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鏡頭下最珍貴的是靈魂——Irving Penn

文:阿度 . | . 圖:佩斯畫廊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3月號(vol 90)《△志》

蘇珊桑塔格在《論攝影》中說,攝影的出現令人看見以往看不到的事物。這句說話,意旨在遙遠他方、我們只能耳聞不能目睹之事,或是指與一般平凡中產生活中被隱而不見的小眾,又或者是我們平常看不見的表情與神態。在云云攝影類型之中,肖象的幽秘之處往往最巧妙、最難以言喻,因為影像中的主角並非眾人皆懂的山水或城市美態,甚至也不止於相中人美麗臉龐,而是眼神、表情裡隱藏著人的靈魂。Irving Penn,便是肖象攝影大師中的表表者。

肖象中的靈魂

把相中人放在一個狹窄的角落裡拍照,這是Irving Penn肖象中最標誌性的畫面。這次在Pace Gallery舉行的Irving Penn個展,也沒有漏掉這一部份作品,選出六幅這個主題的肖象來展出。在他的鏡頭下,曾出現的有寫下《珠光寶氣》(Breakfast at Tiffany)原著和以《冷血》(In Cold Blood)開創罪案紀實文學先河的Truman Capote。這位紐約文學界天之驕子身穿著過大的風衣,聳著肩跪坐在椅子上,還帶著點稚氣的臉看起來竟脆弱又疲累。

被拍攝肖象的人,大抵都希望留下完美的形象。沒有人希望把自己失儀不堪的一面被鏡頭捕捉、印在菲林上,甚至被沖晒、放大在相紙上,被錶在相框中流存後世。但攝影家用盡辦法想呈現的真實,卻是剛好相反——把這些明星、名人身上精心打造的完美保護殼一層層敲碎,一邊廂想盡辦法令氣氛變得輕鬆自在,希望拍攝對象放下戒備、流露真我,另一邊廂卻猶如狙擊手般專注,捕捉在那千份之一秒間出現的真實。

形形式式的肖象照

攝影機把眼睛看不到、稍縱即逝的瞬間記錄下來,於是那些容易被忽視的情感與細節,才可以被定格保留、被仔細檢視。這次展出的其中一組照片,是兩張吸完再沒有用途的煙頭。吸煙危害健康,留下的末端也不過是垃圾,但攝影家卻在其中看到複雜迷人的細節:刺鼻的煙絲、燒過的灰燼、被捏皺的紙管……每個煙頭也是一個人留下的痕跡:他用甚麼手勢點火?用哪隻手拿煙?慣常怎麼捏熄煙頭?Irving Penn藉著拍攝這些被遺棄的物件,捕捉了人曾經存在的證據。縱使人已經消失不見,他或她活過的時間也會繼續藉著不同的痕跡留下來。

曾經有一段時間,Irving Penn帶著他的相棚走到不同地方拍攝肖象,甚至曾遠赴摩洛哥拍攝當地人。展覽中播放了兩條短片,其中之一便紀錄了他在摩洛哥用這個「流動」攝影棚工作的八米厘菲林錄像,而當時他拍攝的照片,在這次相展之中亦有展出。遮蓋著臉孔的穆斯林女性,重重掩蓋在頭紗背後,她們的特色、情緒、感覺,是否就看不到?看不到是否就不存在?我相信並不是。在Irving Penn的鏡頭下,雖然看不見這四位女性的臉孔與表情,但卻讓人明確感受到她們是四個不同的人。不只是因為身型、高度、穿戴,更是因為姿態與氣質流露出的個人特質各有不同。

肖象,捕捉的不只皮相,更是內裡的靈魂。Irving Penn的肖象,除了時尚又美麗,更直達人心深處,捉到那稍縱即逝的真實。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Irving Penn(1917-2009) 出生於新澤西州 Plainfield 市。1934 年至 1938 年,他在費城博物館 工業藝術學院(Philadelphia Museum School of Industrial Art) 專攻設計,師從阿列克謝‧布魯多維奇 (Alexey Brodovitch)。

蘇珊·桑塔格(英語:Susan Sontag,1933年1月16日-2004年12月28日)生卒於紐約,美國著名的作家和評論家,以及著名的女權主義者,她被認為是近代西方最引人注目;且最有爭議性的女作家及評論家。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