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文:林琬娸 | 圖:白立方畫廊 | 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號(vol 84)《△志》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展品擠擁在一起,搶著吸引觀眾的眼球,勢要使人定睛細看。白立方展場橫跨兩層,劃分了四個展區。地下有「時間和神話」和「精神世界」,而樓上則有「社會記憶」與「個人記憶」。展品並沒有按時序擺設,然而設置在上下兩層的「記憶膠囊」則是按白立方成立及隨之成長的歷史過程策展。藉著炎炎夏日去白立方遊走一圈認識的可不只是畫廊一路走來的演變歷程,更是西方當代藝術在過去二十五年來的歷史縮影,尤如上了當代藝術暑期補習班的一課。

上面的一層為「社會記憶」與「個人記憶」,先有巴西藝術家達米安·奧爾特加(Damian Ortega)的《Genealogy of anything》以消費品內的包裝為模,鑄造一系列由硬如混凝土到軟如矽膠的作品,一共用上四種不同物料,當中還有玻璃纖維和塗了漆的硬紙板。它們一直線地擺放在地板上,看起來正如同時間軸以物質形式凍結而顯現,也如橫空出世或魔術般用正經八八的材料展現令人意想不到的一面。轉角雅克·雷納(Jac Leirner)的《綻放》 同樣用上日常工業產品,再加工轉製。他仔細挑選並收集水平尺,這二十二條尺透過深思熟慮的擺放,在展牆角落展現抽象之美,誠如一幅充滿幽默感的抽象畫。還有莫娜·哈透姆(Mona Hatoum)於2009年創作的《布哈拉-紅至粉》,同樣藉由熟悉的地方與物件探究記憶。她運用童年生活中常見的手工編織古地毯,製作了目前尚在進行創作的一系列淺浮雕世界地圖,大陸地塊如縫隙或被蛾嚙咬的裂口般,自表層的堆砌中被切下。 轉入大廳很容易被英國知名雙人藝術組合「吉爾伯特和喬治」(Gilbert & George)的作品吸引,然而新銳中國當代藝術家何翔宇的《Lemon Pickers》就是那樣席地擺在隔鄰,要不是仔細打量還真以為是有一箱檸檬擱置在地。看似是木箱的實則用銅造,而銀光閃閃的檸檬則是用不鏽鋼打造。這作品是出自十九世紀後期,美國曾於1882年頒布法令禁止大量中國人湧入美國作採摘水果的農民,尤其是檸檬,這可謂是最早期的種族隔離政策,放諸今天可笑是仍適用貼題。

穿過中間的「記憶膠囊」有喬治·巴塞利茲(Georg Baselitz)作於去年那黑暗深沉、近乎單色的畫作《下坡》,呈現他上下顛倒的肢體與雙腿,強化了重力之牽引,並藉由身體的物質衰退表現出某種墜落和崩潰的感受。畫作從炭黑色的陰影裏隱約看見了梯級,正好用來顯示正在走下坡的身體,而他本人是多為此感到無能為力而萬分沮喪。和巴塞利茲一樣特意突顯更為個人的記憶與主題的翠西·艾敏(Tracey Emin)帶來其著名的霓虹燈扭成搶眼奪目的紅色小鳥《My Favourite Little Bird》。小鳥是其作品中反復出現的素材,象徵著她自由不羈的一面。近來她創作的小鳥銅鑄標杆昂然䇄立在澳洲悉尼歌劇院海港沿岸,在其頂端按真實的尺寸鑄造了駐足的小鳥,要不是走近細看,還以為是真的小鳥在停靠休息呢!這正是藝術令人著迷的地方,當雕塑未被特意關注時,它猶如融入在周遭環境當中,彷如變色龍般隱了身,隱蔽地站在一角靜待觀眾留意。
 
在「時間和神話」展區裏,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和達倫·艾蒙(Darren Almond)尤其演譯了空間及時間的關連。葛姆雷透過雕塑《臀》連接這實體與想像的空間,鼓勵觀眾重新思索,引領大家以一個更廣泛的角度去思考人性及我們身處的地方。他認為空間除了是一個實在和有形的外,更可以是每個人的身體,甚至內心一片未知的風景。這就和艾蒙的《Timescape 23:22》不謀而合,浩瀚無際的太空宇宙不正是警世地闡述時間分秒的流逝。他多年來以「時間和存在」為命題,藉此對個人和歷史作出反思。他著名的電子鐘提醒大眾數字對於人類日常生活的重要,並且刻劃著我們的人生歷程。而至於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的雕塑《達芙妮》則哀悼著希臘神話所傳唱的達芙妮幻化成一顆樹的場面,所展現的時間較為神話及虛構。最後美國藝術家弗雷德·托馬塞利(Fred Tomaselli)藉著繪畫捕捉的瞬間《Thursday, January 7, 2016》是在《紐約時報》頭版上進行干預創作,添加抽象但世界共通的圖像,藉以嘲諷北韓擁有的核武,在現今全球政治局勢來看,無不顯得荒謬絕倫。
 
穿過「記憶膠囊」來到「精神世界」這展區有來自墨西哥加布里埃爾·奧羅斯科(Gabriel Orozco)的《Suisai XXXIX》,他曾在東京生活長達十年之久,故以在傳統文具店隨處可見的金色紙板為底,並用上日本傳統古畫及書法的筆觸著墨來繪畫的精緻水彩。另外白立方再次帶來於去年六月在香港首次舉行個展的英國藝術家瑞秋·尼布(Rachel Kneebone),其瓷雕《Salmacis》藴合了她探索自身內在的心理狀態。同尼布一樣,弗吉尼亞·奧弗頓(Virginia Overton)把現成物料轉換,例如在《Untitled》將一面刮磨過的金鏡背板照亮,創造出發光般的繪畫表層質感,藉以暗示記憶經由使用而被銘刻。另一邊的約西亞·邁克爾赫尼(Josiah McElheny)三件手工玻璃品《The Futurist Body(after Balla)》,將文化形式強勢轉化為玻璃,這充滿詩意又極具觸感的物質。在香港舉行過個展的美國藝術家麗莎·露(Liza Lou)也善於運用玻璃作為主要創作媒介,尤其是手工彩珠,今次帶來的《Citrine/Solid》以沉實低調、簡約的玻璃珠條紋為畫布增添深度和光澤動感。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英國藝術家,於 1950 年生於倫敦,作品多為雕塑及裝置藝術。

A Palestinian multimedia and installation artist who lives in London, United Kingdom.

The first of White Cube's galleries to be located outside of the UK, White Cube Hong Kong is situated at 50 Connaught Road, in the heart of Hong Kong's Central district.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