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進化或退化,都是為了甚麼?──訪《完全變態》導演盧智燊

文:梁蔚澄 . | . 圖:中英劇團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5月號(vol 92)《△志》

「變態」,是昆蟲由幼蟲到成蟲脫胎換骨的過程,這個在形態上的轉變,我們稱之為「變態」(Metamorphosis),當中亦細分為完全變態或不完全變態。但如果不是從生物學的角度去解讀,這個字又可怎樣演繹?

「我設定這個名字,是有雙重意思,當然本身就觸及生物由幼蟲,再掙扎、破繭而出到成蟲的過程,即為完全變態,亦可以叫做成長或一個進化過程。而我們提及的,就是這個世界或人類的進化過程。進化經歷了不同的環境及世代,而當中只有一個目的,就是為了生存。昆蟲為了生存,然後一代繁衍一代;社會不斷向前,但其實是否真的再進化?」中英劇團助理藝術總監盧智燊為將於六月上演的《完全變態》任導演,以編作劇場(Devising Theatre)的方式,帶領中英劇團演員編創這個全新作品,同時作為第四十劇季「零與無限大」的首個劇目,嘗試為劇場觀眾帶來一次嶄新體驗。

盧: 盧智燊

△: 三角志

 

△: 編作劇場的創作方式可說是與劇季主題「零與無限大」有相似之處,由零開始創作,當中的過程是怎樣?

盧: 編作劇場作為開始是一個很好的起點。一切都是由演員的想法出發,是靠演員的創作力,創意及想與觀眾、世界分享的訊息。我一開始只是問演員,如果有一個機會,你會想講甚麼,想表達甚麼?早在大約上年十月左右開始構思,得出幾個想法後,篩選,做Research,再篩選,再做Research……經過三至四次這樣的程序,好像滴漏咖啡一樣,然後成為現時見到的《完全變態》。我的任務就是要把看法貫穿、篩選,集而為一,甚至挑戰他們過於偏激或過於主觀的想法,可以說是一個引導者。

 

△: 導演擔當一個重要的角色,由引導開始,再從零亂的想法中整合出成品。創作由演員自身及生活出發,《完全變態》訴說的是甚麼?

盧: 我想作品不只限於香港,要擴大一點。我們關心的事,也許在世界各地亦正在發生,其實不只香港,整個世界也在改變。世界、社會不斷向前行之時,我會想:其實真的在進化?簡單舉一個例子,網絡世界好像拉近我們的距離,但人與人的關係是否拉近了?在facebook、whatsapp留下關心的句子,他們真的是在溝通嗎?現在還會打電話了解嗎?是疏離還是拉近了?世界是進化了,但人最基本的生活、關係、信任,卻似乎因為「進化」而不知不覺間退化了。

 

我們面對種種問題,會否選擇視而不理?譬如我們明知全球暖化的問題,但我相信你我仍然會開冷氣,這就是最無奈的地方,我們沒有辦法去對抗大世界的轉變。我們作為一個小人物看來是不能對抗世界的運行,這議題表面上是進化,實際上不言自明。

 

當你身處在世界,已沒辦法改變時,你要怎樣生活下去?我們是否需要適應這個世界的「退化」,並一起退化?因為這樣我們才可以生存下去?否則會被這個世界淘汰?在劇中亦有探討被這世界淘汰的一群人,他們怎樣生活下去?這個作品其實在探討人如何努力地生存。

 

△: 雖然中英不是第一次進行編作劇場,亦不斷強調這是演員的作品。你認為編作劇場的重要性何在?對你有特別的意義?

盧: 我常說這個作品並不是我的作品,是演員的作品,因為這是個很好的機會讓他們成長,培養自己對世界的諗法。作為一個藝術工作者,想法十分重要,是創作的泉源,他們需要培養自己獨特的看法。其實這也是我積存已久的想法,無論是編作劇場或是與演員一同進渡假營排戲、思考。我自己也是演員出身,後來想做導演、去讀書進修,因為我經歷十年的演員生涯後,發現自己開始dry,亦累積了很多對世界、社會的看法,有很多東西想講,但作為一個演員很難去表達,唯一的方法就是我自己去做導演。我很清楚,演員一路成長的時候,同時亦想表達,但只是處於被動的狀態。所以我想每一年,有沒有這樣的機會能夠讓演員去表達自己呢?

 

 

△: 這次你與演員於渡假營進行一星期的訓練或排戲,讓構思發酵,在香港應該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吧。

盧: 對,我們有一個奢侈的空間去大嶼山渡假屋去構思,我用不同的方法去刺激思考。當然有玩的成分,但很多時間都是去沙灘排練、做一些形體動作,望著大海思考,在這樣的安排後,在大自然的能量去衝擊下,演員之後給予的感覺是十分不同。其實外國也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可能是困在一個地方排練一年至兩年,但香港真的是十分奢侈,我可以說(中英)是未試過這樣的安排,但這個計劃放在我心入面已經很久了,今次是機緣巧合下,有時間及機會做這樣的體驗,演員也覺得很好,我希望下年仍然有這樣的活動。

 

我覺得香港劇場需要做這些東西。當然有編劇寫出一個很好的劇本是十分理想的,但怎樣能夠有更多衝擊,令香港的戲劇藝術可以向前行多一點?除了去外國讀書、交流,感性上的衝擊是十分重要的。我們太忙了,沒時間靜下來,面對自己的內心或靈魂。我覺得起碼演員需要這樣的空間去淨化、吸收或衝擊感性。我們在這有限的空間,有這樣的資源也不去改善、稍為奢侈一下的話,我們不做,誰人去做呢?

 

△: 這次劇場設計好像是在一個純粹的狀態感受內容,也不以語言為重要的表達方式,對你來說是一個突破嗎?

盧: 你說得對就是很純粹,我希望這個作品就是一個純粹的感覺及狀態去帶出這個訊息,裡面亦不存有教訓的意義,或教人們如何生存下去。我們想帶出問題、無奈,然後要怎樣生存下去就交給觀眾思考。這次沒有富麗堂皇的佈景,會看見一些熟悉的日常生活物件,再配搭看似高科技的東西,如光纖、電視機。其實我想表達的就是,我們的生活是很簡單,很raw,但卻有科技等衝擊。這套戲不像過往的作品般有那麼多台詞,當然是有語言,但是我想嘗試放棄語言,反而有很多動作、不同的畫面及音樂去構成作品。

與其說是突破,我更視它為一個挑戰。黑盒劇場可以有一些空間去做實驗,我沒有太多包袱,我想藉這機會與演員一起嘗試新的東西、新的講故事方法。我對這個作品是有期望的,我希望觀眾認為這套戲很有趣,多過只說好睇。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盧智燊 Edmond Lo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獲藝術學士(榮譽)學位,主修表演。在校期間屢獲「傑出演員獎」與獎學金,98年加入中英劇團任全職演員,他擅長飾演喜劇角色,往往令觀眾捧腹大笑。03年,憑《花樣獠牙》獲第十二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配角(喜/鬧劇),06年,他憑《頭注香》的陸雲廷,盡顯其笑匠的本色,更奪得第十六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鬧劇)。

中英劇團 Chung Ying Theatre Company

中英劇團成立於1979年,為本地最資深的職業劇團之一,現任藝術總監為古天農先生。中英初為英國文化協會附屬組織,1982年註冊成為非牟利獨立團體,目前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資助,並接受私人及商業機構贊助,共同推動戲劇藝術、戲劇教育與外展活動。中英自2008年起為葵青劇院場地伙伴,曾於2009至2012年度同時為元朗劇院場地伙伴。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