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這一刻,你最關心的是……

文、攝:阿度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1+2月號(vol 89)《△志》

在剛過去的12月舉行的《「最」大展》,是C & G藝術單位為慶祝成立第十一週年舉行的展覽,邀請了近40位過往曾合作的藝術家,在全無前設、規則、框架下,以「最」為名創作一件作品。有人選擇「最近」、「最長氣」,有人想講「最綠」,有人帶來「最療癒的作品」……因為自由,這些藝術家心中之「最」,往往反映了他們當下的想法及最關心的題目。在這一刻,如果我們甚麼都可以談,你會談甚麼呢?《「最」大展》開展的,正是藝術家與觀眾之間一場無拘無束的對話。

最多人談論:政治

有歌手曾聲明:「我討厭政治。」大概不多人會出於興趣關心政治,但政治確實關係到我們生活的每一個層面,從住屋到食水,從交通到交稅,從選舉自由到言論自由——尤其是後者更與藝術家的工作息息相關。2018年香港持續政治低氣壓,難怪一眾藝術家無論是有心或無意都創作了與政治或社會有關的作品。按筆者粗略估計,政治是《「最」大展》中最常被觸碰到的主題。

楊秀卓的《最恐怖的日子將會到臨》,開宗名義說的是中國政府對人民無遠弗屆到可怕的監察。在整面牆般的紅黑巨型壁面上,寫上「大阿哥佢[目及]實你」七字,呼應在George Orwell的反烏托邦小說《1984》裡,極權政府透過電視監察人民一舉一動,由行為到思想,以保障全民忠誠。書中有一句說話「思想就是犯罪」,這會否是香港人需要面對的未來?楊秀卓的答案非常消極,但看到這一年來香港的各種新聞,不得不承認這樣的可能性可真不少。杜躍與黎振寧的《最化學》,則以化工原料侵蝕手電筒、豆鼓鯪魚、大聲公等日常用品,探討香港人近年被「侵蝕」的日常。當我們逐漸對自身的權利、生活、自由、公義、寧靜等遭受破壞入侵以為常,我們剩下的東西只會愈來愈少。

張嘉莉的《最想去未來問兩個女:「有無怪我無帶你離開香港?」》則透露出藝術家對當下的憂慮與恐懼,自身的安危和熱血儘管可義無反顧地付出,下一代的未來才叫人最忐忑不安,作為目睹香港近十年愈來愈封閉人治的一代人,最憂心永遠是子女將來面對的社會,也自然成為藝術家當下最關心的主題。正如黃慧妍的作品《最無法直視的圖像》,把花朵、星星、蝴蝶、圓圈等形狀貼在兩面旗幟的黑白圖像前——兩面旗正分別是中國國旗和香港區旗。今天在香港社會發生的種種,令人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與這個國家和城市的關係。

 

最息息相關:「我」

當然,《「最」大展》並不是以政治為題,除了關心社會時事的作品外,亦有很多藝術家善用這無限制的自由度,創作了不少非常個人的作品。

例如勞麗麗的《最自得其樂日常希望遊戲》,則把日常的事物與場景化為一個紙牌遊戲的一部份,把自己生活中的碎片化為藝術創作的一部份。唐景峰以《最邊緣的日落》做題目,展示了兩幅以菲林邊緣拍成的照片。兩幅照片也是在其他拍攝中途攝下來的,地點不同,顏色、光線也不一樣,卻反映了藝術家當下不同的心理狀況。

至於周俊輝的《唐伯虎KTV(最諳熟這段數白欖的人)》,就完全從個人出發,抽取港產片《唐伯虎點秋香》一段周星馳數白欖,配上KTV字幕,誠邀觀眾與周星馳(及藝術家)一同唱此段數白欖。這件作品完全個人,但同時非常有趣,突顯了是次展覽的特色——做甚麼都可以,只要以最為題。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C&G 藝術單位 C&G Artpartment

C & G藝術單位是由兩位香港藝術家:張嘉莉及鄭怡敏在2007年創立的藝術空間,分別以視覺藝術教育 及 展覽空間雙線發展,目標是關注本地的藝術生態,回應社會時事,善用現址環境及空間,集中發展本地新晉藝術,協助培育本地藝術工作者,拓展觀眾,以填充本地藝術圈的灰色地帶和罅隙,期望成為具本地特色的藝術交流中心。,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