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內發佈

Industry-Releas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逆境之下,何以自處?《〇》的回應——訪邢亮 x 又一山人

文:梁蔚澄 . | . 圖:城市當代舞蹈團 . | . 本文轉載自2020年4+5月號(vol 101)《△志》

去年六月開始的社會運動,加上今年爆發以致全球「大流行」的新冠肺炎,從各方面來說,可謂雪上加霜。在這窘局中,藝術家怎樣以創作回應時代?甚至如何立身自處?城市當代舞蹈團邀得舞蹈哲思藝術家邢亮及跨界視覺藝術家又一山人作聯合導演,以「〇」這個圓形符號為題,與CCDC舞者及創作團隊由自身出發,編織一場結合舞蹈、宗教、哲學元素於一身的眾生相。經歷一場如剝洋蔥般的自我解剖後,在五月的舞台上將會映照出怎樣的畫面及體驗?

緣起:三年前的種子

邢亮與又一山人這個組合,令我立即想起三年前的舞蹈影像《冇照跳》,與資深舞者邢亮、梅卓燕及伍宇烈進行一場沒有觀眾、不設形式界限的舞蹈實驗,由舞者出發,探索舞蹈、生命本質,及與香港的人、物、空間的關係。又一山人表示,電影是由社會運動這議題出發,再探討該怎樣走出來,三個舞者有各自的背景、經驗、價值觀等,而邢亮的分享就是加重宗教哲學及生命的部份。

三年前,二人首次合作;這次則由CCDC行政總監黃國威(Raymond)牽起二人再次合作的契機,由去年六月開始,香港經歷不安動盪的時刻,以「搞藝術的,能為香港做些甚麼?」為邀請的起點。邢亮思考了許久,認為當中涉及的東西太多,經Raymond提出可與又一山人合作時,或許會有更多的可能性,於是成了現時的創作組合。他們答應,是基於這個意願出發,自上次電影拍攝,亦加深了與對方的認知及默契。因此,二人明白這不只是一個單純的舞蹈或藝術創作,而是一些意識形態或抽象的表達,如何讓舞蹈,及至整個團隊,與這個城市的關連,作出回應。

但如何實行呢?舞者或香港於此刻最需要甚麼?又一山人表示,電影是由社會、空間,帶到生命,這次是:生命就是生命。「你知道電影最後,邢亮的對白是甚麼嗎?我們沒有做任何創作,只是將本來的、本質呈現出來。」邢亮接着說,「就是做他們自己。」

回到舞蹈最本質的東西

做自己,談何容易,更遑論在這局勢中。心若不安,何以立身?他們會怎樣立身自處,進而以舞蹈回應社會?又一山人認為,「在這件事情、這個課題上,回到本質、內心,才可以回應自己、回應城市。」因此,他們以佛學作是次創作的基底,與團隊及14位舞者溝通、對話成為創作的起點。那麼,為何用一個圓形的符號為題呢?邢亮說:「為何非得要用文字,為何不可用符號?其實在文字出現前,各種現像都是符號。我再想這個作品最初的目的,就是見到生命本質,既然是最初,我就想到一個符號,用一個圓形來表示。」

圓形在佛學角度中,也有循環、輪迴等意思。不過在筆者眼中,這個符號用得正好,當你了解創作背後的構思及理念,根本難以用一個名目來表達,沒有文字,可自行解讀,符號更可讓人有無限想像。不過,舞者們沒有宗教背景,因此在過程中,邢亮亦謹慎地安排各項課題:如開始時與舞者談談甚麼是「正見」(據星雲大師的解釋可為「正當的見解、正確的觀念;正見因緣果報,才能明因識果,由迷入悟。」,甚麼是痛苦、無常等;每個舞者更獲得三本書 ──《西藏生死書》、《近乎佛教徒》及《人間是劇場》以加深某些概念;一同前往又一山人的展覽、觀看蔡明亮電影等。

之後兩位導演再觀察舞者的狀態,進程是怎樣,他們明白與領受多少是因人而異,但現在大家是在一個好的狀態,願意尋找及思考。簡單而言,這次的創作就是回歸每個獨立個體,了解自己最關心甚麼,赤裸地面對自己,先觀照自己,再觀看自己與他人、物質,甚至與社會的關係。又一山人笑言:「那怕到最後一日,也不是表演的終結,他們是帶着種子繼續生活。」

14舞者所呈現的眾生相

這次的創作,既然從舞者出發,主要內容都是他們想表達的故事,自己發酵,因此邢亮及又一山人給予他們有很大的自由度及尊重。過程中,舞者的反應不一,其中一位資深舞者,本身希望藉此一展身手及在技巧上更上一層樓,但當邢亮說甚麼也不要時,這樣的落差不禁令對方無所適從,怎料那位舞者從家庭、生活中最微細、最不著意,卻原來最重視的部份發揮,慢慢進入狀態,知道為何而跳,知道作為一個藝術家所表達的價值和不同的追求,自自然然不做超然的動作,純粹以肢體動作表達自己。

由構思開始、再以佛學貫穿整個創作,到如何呈現予觀眾,可說是一個宏大的項目,對舞者而言,可能是一個了解及重新發現自己的過程,對兩位導演而言,他們認為能與舞團合作,能有空間藉此打開這個課題已經很難得,觀眾理解與否,皆是緣份。「無論是具象和抽象,理解與不理解。這一剎那,就算是一剎那的一個動作、一道光、音樂,若因此與自己有所聯繫,觀眾已經有所參與。」雖說是各有所悟,但他們亦希望舞台能像一面鏡,不只是看到舞者在躍動,最終能讓觀眾有所聯想及思考,最終能看到自己。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邢亮 Xing Liang

邢亮生於北京。

著名藝術家及設計師,從事創作及廣告行業超過30年;熱衷於藝術及攝影,專注社會狀況之題材,作品多次於香港及海外展出及獲獎。他將「紅白藍」應用於藝術創作,表揚香港正面積極精神,人稱「紅白藍之父」,其中許多作品已成為本地及世界各地博物館的永久收藏品。

城市當代舞蹈團 City Contemporary Dance Company

城市當代舞蹈團是香港首個全職專業現代舞團,於1979年由曹誠淵創立,以體現香港當代文化及推動現代舞蹈發展為宗旨。三十二年來,舞團保留了超過二百齣本土編舞家的完整舞碼,每年演出六十多場,參與人數超過五萬人次。自一九八零年以來,舞團開展頻密的國際文化交流活動,先後代表香港在美洲、歐洲、澳洲及亞洲共三十多個主要城市進行了共一百九十九場海外演出,備受國際藝壇重視。

......
梅卓燕 MUI Cheuk Yin

1973年起在香港隨劉素琴老師學習中國古典民間舞及東南亞舞蹈。81年加入香港舞蹈團,曾擔任舞劇《黃土地》、《胭脂扣》、《玉卿嫂》女主角。85年於香港青年編舞大賽中獲中國舞組冠軍,獲獎學金到紐約學習現代舞。回港後開始投入創作,包括獨舞作品《遊園驚夢》、《狂草》等,並創作舞蹈劇場《日記》系列,及活躍於詩、畫、裝置等跨媒介創作。

伍宇烈 Yuri Ng

伍宇烈六歲起隨王仁曼女士學習古典芭蕾舞,其後獲奬學金前往加拿大及英國深造。1983年赢取英國 Adeline Genée芭蕾舞比賽金奬,同年加入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團為職業舞蹈員。1993年回港後,伍宇烈專注編舞,曾先後跟多個藝術團體及組織合作,2011-2013年出任香港小交響樂團駐團藝術家,期間為樂團創作及演出了兩套《芭蕾音樂知多少》、《如夢逝水年華》和《拉威爾1875 vs拉威爾2012》等,為古典音樂會帶來種種視覺驚喜。

黃國威 Raymond Wong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