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走入物件錯置的迷宮——鄺鎮禧《遠離那些石頭》

用混凝土包裹鋒利鋼齒,讓閉路電視與觀者對視,在室內放著馬路常見的障礙物,在窗口塗抹顏料直至看不見窗外景物……這些景物都在鄺鎮禧個展《遠離那些石頭》中看到的,從生活中抽出不同的物件與影像,抹去它們原來的脈絡並創造出新的意思,將觀者帶進一個洋溢著怪異趣味及物件與其功能錯配的世界。

溫柔的混凝土

走進展廳,視線即被頭上一部投影機吸引——投下的影像是一把不斷來回掃描的掃把頭,這作品名為《Untitled》。錄像中的掃把虛幻不實,失卻了清潔功能,看來熟悉物件卻又迥然不同,為整個展覽定下冷異基調。

裝置作品《獠牙》將十把手鋸掛在牆上,並用混凝土將鋒利的鋸齒包起來,令它失掉原有的功能及威嚇性;俗稱「石屎」的混凝土,平時不為人注意,因它本來就注定被灰水、油漆覆蓋於外,然而在這件作品裡,它反過來把鋸齒包起來,發揮「保護」功能——這種手法一方面顛覆了物件本來功能,彷彿也在探問這狀態下,是否也是一種無用之用?

除《獠牙》外,《路緣石》的圍欄亦是以混凝土塑造而成。欄後是錄像作品《Blink》:播放著鐵板被錘敲打、平滑表面漸漸佈滿錘痕的片段。混凝土磚看似馬路上常見的矮欄,但它不是用來保護你,而是限制你只能從特定位置觀看錄像。除非你跨過這圍欄,否則你只得一種觀看的角度與方式。事實上任何人也可隨意跨過去,但有多少觀眾會這樣做呢?大多數人或許就像我一樣,只順從地沿著圍欄看作品吧。在這件作品裡,混凝土有多堅固並不重要,它出現在這個錯置的環境中,結合我們生活習以為常的經驗,就能以無形之力把觀眾推往某個方向走。

 

物質的錯摸

藝廊內其他作品同樣挑戰物件本來的功能,如在《顛簸的光》中,藝術家在枱上放置數部舊式電視機,播放著從劇集、新聞等不同節目的錄像片段,但畫面卻完全被螢幕玻璃上的裂痕覆蓋、干擾,這些表面上的雕刻和拋光令光線打散,使觀眾無法把焦點放在錄像上,而是放在電視機本身,甚至是「觀看」這件事之上。

《壞透的鏡》展示一塊強化玻璃鏡子被打上釘子,由於鏡面凹凸不平,反映出來的影像變得扭曲奇異。在這兒,鏡子失去了它反映實物的功能,也喪失了它原來的質感。在藝廊一隅,藝術家將向街的一列窗子塗上乳膠漆,這作品名為《Painting》,如果窗戶看起來與牆壁沒有分別,窗還能被稱為窗嗎?當窗的功能是讓人看到外面的景物,那這排讓人完全看不透的窗也許已不再是窗了。

在鄺鎮禧的作品裡,他不斷來回摸索生活中常見物件的外表與內在功能,故意挑戰觀眾的既有觀念。作品《Stuff XI》混合了墨水、紙張和鋼片三種媒介,先以墨水塗在平滑的畫紙上模擬斑駁的質感,看起來既像摺皺了的紙、也像打碎了的玻璃。當你意會這是一張紙的時候,卻留意到作品也是一片彎曲突出的鋼片。一方面以筆觸模仿其他物件的質料,另一方面又打破了紙張平面的界限。這件作品既是一幅畫亦是雕塑,遊走在藝術模糊的界線間。

鄺鎮禧在是次展覽中,既探索了日常物在我們印象中的形態,透過錯置物件的功能、質感與外型,建構出一個趣味橫生的異世界。這些物品表面沒有異樣,細看卻完全與我們習慣中的事物背道而馳,將有用變無用,無用復有用,挑戰常規觀念。藝術家在錯置不同物件的同時,亦賦予它們一種新的意義。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鄺鎮禧 Kong Chun Hei

Kong Chun Hei was born in 1987, and graduated from the Fine Arts Department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in 2009. He currently lives and works in Hong Kong.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