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誰說路牌不能拿來玩?法國街頭藝術家Clet Abraham

試想像,當你走在街頭,抬頭一看,竟發現十年如一日的「不准駛入」路牌竟然多了個小人,他還要把那個代表禁止通行的橫線搬走!此時你會想到甚麼?第一秒可能是「好過癮呀!」、「這是真的路牌嗎?」,然後或許會懷疑「這是合法的嗎?」合法不合法之間的灰色地帶,永遠叫人疑惑。或許這正是法國街頭藝術家Clet Abraham要問的問題:如果沒有傷害人,為甚麼我們不能破壞一點規距?在路牌加點顏色、加點幽默,倒比悶蛋的標誌有趣多了。反叛,原來可以非常有建設性。

隨處可見的搞怪路牌

走在佛羅倫斯街頭,隨處可見Clet的作品。有「小心學童」化身成的私奔少男少女,亦有躲在禁止紅圈標誌邊邊的害羞小人……街頭就像是藝術家的全天候展覽廳,而路牌就是他的畫布。雖然這些標誌經過貼紙加工,卻無礙本來的功能。它們一邊發揮著指揮交通的作用,一邊戲謔過着營營役役、循規道矩生活的人們。

偶爾經過一個十字路口,你會看見一個小人在「不准駛入」標誌裡,正扛着中間的白色橫條,好像要抬走它似的。旁邊是另一個一模一樣的交通標誌,但這次 則是一個水手正肉緊地抱著白橫條,還親吻它哩。在另一條小巷裡,你又會發現在同一個標誌上,一個小人正在跟一隻不知名生物握手。他的作品,就像街上突然出現的連環圖,充滿故事與幽默感,為這座文藝復興古城添上一點小趣味。

有趣的是,佛羅倫斯市政府看來無意更換這些搞怪路牌,更似要把它們當作特色標誌留下來。要是把這些作品放在視規則如金科玉律的香港,究竟市民以至政府會如何看待這些作品?會一笑置之?還是視之為破壞日常的惡作劇,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破壞市容或點綴街道?

來自法國的Clet,現時定居在佛羅倫斯。我無心插柳下到訪Clet的工作室,才發現他的創作並不只限於意大利,巴黎、柏林、倫敦、巴塞隆拿甚至紐約等城市也有他留下的痕跡。他的拍檔、本身也是藝術家的Mami Urakawa解釋說,就像所有街頭藝術一樣,Clet的作品並沒有得到許可。想來也不需要,畢竟藝術家創作的原點,就是質疑這些標誌所代表的規則與權力。硬梆梆指揮我們出入的交通標誌,遠不如放肆搞怪的街頭小劇場來得叫人會心微笑。反過來問,除了遁規道矩以外,我們生活還有甚麼選擇呢?

當然,走出框框注定面對挑戰。起初經過他加工的標誌也會被政府清走,也試過收到大額罰款,但隨著人們愈來愈喜歡他的作品,當局也隻眼開隻眼閉,讓這些可愛的標誌留在街上點綴市容。Clet的作品,漸漸成為佛羅倫斯的特色之一。後來,其他城市也會特意邀請他去創作,吸引遊客——當然這些作品是合法的了。破壞與建設,原來只是一線之隔。

對藝術寬容,這是歐洲其中一個可愛之處。那放諸其他地方又如何?翻查資料,2015年頭,Clet和Mima曾因為對大阪及京都的路牌進行加工,觸犯了日本交通條例而惹上麻煩,遭到的批評也比在歐洲更為嚴厲。為甚麼會有這樣的分別?當然,你可以說各處鄉村各處例,也可以說街頭藝術本來就是遊走在合法與非法間的灰色地帶。不過,甚麼可以做,甚麼不可以做,到底是由誰決定的呢?而街道,本來又是屬於誰的?也許這正是街頭藝術拋給我們的問題。

那香港的情況又怎樣呢?原來Clet去年年尾曾經在香港舉行展覽(Hide and Seek - Above Second Gallery),除了以香港區旗標誌進行加工創作以外,並在街頭巷尾悄悄留下一些痕跡。據其Facebook專頁所示,其中一件作品就在中環嘉咸街,亦有其他作品散佈在港島各處,大家不妨去尋寶一番!只是,以愛好整頓市容聞名的香港,究竟容不容得下這些「幽默感」,也是一個大問題呢。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