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誰是布萊希特?

【圖: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網絡圖片】

布萊希特——二十世紀西方戲劇史中其中一位最重要的戲劇家。你發現近年在香港愈來愈多人談論他,以及搬演他的劇作嗎?透過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陳恆輝的介紹,你或許便會了解當中玄機。

布萊希特 Bertolt Brecht,1898-1956,德國戲劇家、劇作家及詩人。二次大戰前因逃避納粹黨而流亡歐洲多國及美國,其間一直創作劇本及研究其戲劇理論。戰後回到東德成立柏林人劇團(Berliner Ensemble) 實踐其戲劇理念。布萊希特的經典劇本包括《三便士歌劇》、《第三帝國的恐懼和苦難》、《伽利略傳》及《四川好人》等。其戲劇論述見於《戲劇小工具篇》(A Short Organum for the Theatre)及《現代劇場即是敘述劇場》(The Modern Theatre is the Epic Theatre) 等著作。

 「沒有英雄的年代是悲哀的,需要英雄的年代就更加悲哀」 
「我們就從這句來自《伽利略傳》的台詞開始理解布萊希特吧。在沒有英雄的年代,群眾因沒有人帶領所以顯得悲哀。而『需要英雄的年代更悲哀』,側有很多不同解讀。我想以這兩句台詞帶出布萊希特的成長背景,他的一生碰上兩次世界大戰,二戰時更被納粹黨排在通緝名單上的前十名。他曾經在廣場上聽過希特拉演講,他發現四周的人都聽得如癡如醉,很入迷。他對此感到非常不妥,於是寫文章及詩去反極權。1933年納粹黨抬頭,他逃離德國,在逃亡時寫下了很多精彩劇本。

布萊希特本身很喜歡唱歌,會在小歌廳(Cabaret)彈結他演唱。他亦喜歡寫詩,是個詩人。但他認為戲劇是一個有力的媒體直接去傳遞思想,所以更喜歡戲劇,並熱愛莎士比亞和蕭伯納的劇作。他初期的劇本接近表現主義,到二十多歲接觸了馬克思的《資本論》,於是將其思想,包括唯物辯證法放入戲中。

辯證  
「布萊希特的劇場美學自上世紀三十至五十年代開始發展,當中的元素在今日已經被很多劇場採用。然而,布萊希特劇場中最核心,而且必需出現的元素是辯證,他的劇場就是一個辯證。用最簡單的方法去解釋辯證法,就是當 “A” (正)出現了,自然會出現 “B” (反)去跟 “A” 抗爭,兩者互相抗爭到某階段就會促使 “C” (合)的出現。而『合』亦會成為一個新的 “A”。布萊希特將哲學家馬克思和黑格爾的理論投放到他的戲劇之中,因此在戲中會出現很多不同思想的人互相碰撞。《伽利略傳》就是當中一個很明顯的例子。」

史詩劇場 (Epic Theatre)
「布萊希特認為,有一種戲劇像回轉木馬,由木馬帶著參加者沈迷在一個人工世界之中。傳統戲劇就像回轉木馬,希望令觀眾感動,產生移情(Empathy)。演員在台上傷心哭泣,台下觀眾會被感染和催淚,因為觀眾會投入到角色的心態和故事。情況就如我們現今觀看韓劇一樣。另一種戲劇像地球儀,觀眾可以從地球儀看真這個世界,可以學到新事物。布萊希特相信新時代的戲劇應該要像地球儀。當觀眾抽離和客觀地批判戲中角色時,情況就可能會變成台上的人哭,台下的人可能會笑。觀眾變成觀察者去研究台上發生的事,會能夠發現問題,而不是跟台上的感情一致。布萊希特稱這種戲劇為史詩劇場(Epic Theatre)。史詩的意思就是將過去的事,以詩的手法來敘述甚至歌頌。在德文有另一說法,稱之為敘述性戲劇。

「進一步解說,傳統戲劇著重故事線,具起承轉合,時間、地點、人物及感情環環緊扣。但布萊希特都放棄了這些,他的戲劇像一個一個段落,場與場之間可能跳了十年的時間,不太連貫。觀眾逐件事件去看,像『案件重演』般去批判。傳統戲劇要求像真,觀眾彷彿從劇場中的第四面牆去偷窺別人的生活。而布萊希特的劇場則沒有了第四面牆,開宗明義地告訴觀眾這是一個戲劇表演,演員在演一個故事。」

間離法/陌生化效果 (Verfremdungseffekt) 
「布萊希特運用了一種稱為間離法或陌生化效果(Verfremdungseffekt / V-effect) 的手法去實現其劇場理念。當中包括運用字幕清楚交待每場戲的內容,令觀眾從故事情節之中抽離。有時會播放影片,供觀眾聯想和思考。另外,演員的演出有別於史氏體系,演員不是要投入成為角色,而是要將角色表現給觀眾看,而演員亦會批判他演的角色。布萊希特亦會在戲中運用歌曲,但跟傳統百老匯音樂劇的手法有所不同。布萊希特劇作中的歌曲是用來敘述或批判故事,而不是感情宣洩。有時甚至會像卡拉OK一樣將歌詞投映出來,令觀眾了解內容。舞台設計偏向簡約及象徵,有部份導演會在戲中的討論情節中加上紙牌和標語,令觀眾明白討論內容及角色的立場,以致反思當下社會的狀況。」

「布萊希特在他的著作《現代劇場即是敘述劇場》中,列出了史詩劇場或敘述劇場跟傳統戲劇之間的分別:

戲劇性劇場 (Dramatic Theatre) 敘述劇場 (Episches Theatre)
1.   舞台體現一個事件, 1.   舞台敘述一個事件,
2.   把觀眾捲入事件之中,
      消磨他們的行動意志,
2.   把觀眾變為觀察家,
      喚起他們的行動意志,
3.   觸動觀眾的感情, 3.   促使觀眾作出抉擇,
4.   向觀眾傳授個人經歷, 4.   向觀眾傳授人生知識,
5.   讓觀眾置身於劇情之中, 5.   讓觀眾面對劇情,
6.   用暗示手法起作用, 6.   用辯論手法起作用,
7.   保持觀眾各種感受, 7.   把感受變為認識,
8.   把人當作已知的對象, 8.   把人當作研究的對象,
9.   人是不變的,     9.   人是可變的,而且正在變,
10. 讓觀眾緊張地注視戲的結局, 10. 讓觀眾緊張地注視戲的進行,
11. 前場戲為下場戲而存在, 11. 每場戲可單獨存在,
12. 事件發展過程是直線的, 12. 事件發展過程是曲線的,
13. 自然界是不會發生突變的, 13. 自然界是會發生突變的,
14. 戲展示世界現在的面貌, 14. 戲展示世界將來的面貌,
15. 表現人應當怎樣, 15. 表現人必須怎樣,
16. 強調人的本能,     16. 強調人的動機,
17. 思想決定存在。 17. 社會存在決定思想。

 

啟發-論壇劇場     
「傳統戲劇試圖令觀眾感動,但布萊希特認為感動觀眾是徒勞無功的。觀眾離開劇場之後就會回到自己的生活,沒了回事。布萊希特從事劇場是為了改變社會,他希望觀眾看演出時腦中不斷批判,到場外仍然會跟朋友討論,真正思考如何改變世界。

「布萊希特對劇場的看法影響了好一些人,很多劇場藝術家都繼承了他的理念。以Augusto Boal的論壇劇場(Forum Theatre) 為例,在他的劇場中,當大家在討論一件事或將事件重現時,參加者可以舉手要求調換角色,嘗試去解決事件。這是受布萊希特劇場理念所啟發的,也比布萊希特走前了一步,令觀眾不再只是觀眾,而可以即場嘗試解決一些事。布萊希特的整個理念就是希望培養觀眾的理性、理智及多角度思考,從而可以令生活以致社會出現改變。」

 

 陳恆輝接上布萊希特 
「我在八、九十年代成長,當時市面比較多文化雜誌,而且涵蓋很多不同主題。我在一本叫《越界》的雜誌中,讀到盧偉力博士一篇介紹布萊希特的文章。文章開首引述了「沒有英雄的年代是悲哀的,需要英雄的年代就更加悲哀」。由於我當時主修歷史,就更覺得兩句話很『精警』。我就是從那時開始接觸布萊希特。在演藝學院期間雖然是以學習史氏體系為主,但當時反叛性強,課餘就會在圖書館找更多不同體系的資料來充實自己。到自己當導演,也會運用他的手法。」

 排演布萊希特作品的感受 
「從《伽利略傳》中我可以看到這世界、社會、人之間是如何運作,當中包含了對科學和人性的堅持,權力如何阻礙他們的追求,社會中不同階層的人如何看待,甚麼是真理,它是一個社會的縮影。這亦是我喜歡布萊希特的原因,每當我閱讀布萊希特的劇本,我便進入社會,而不是某單一作者的世界之中。他的劇作不單單是諷刺時弊,而是揭示社會的真相。排演《伽利略傳》時,每一場戲我都會找到跟我成長相關的片段,見到一些似曾相識的人物。再令我深思為甚麼他們會這樣做。因此我要搬演布萊希特不單是滿足戲劇發燒友,而是要特別令年輕人理解社會中到底存在著甚麼。

「今次製作《伽利略傳》當然不會一字不改,布萊希特寫這個劇本時其實亦是經過多次修改的。我會認為重要首先是要令觀眾明白內容,始終四、五十年代的德文劇本,另外又經過英文的翻譯,必需要透過演員及導演去變化和補足,但當然不是改變意思。在戲中我會加入自己的想法及角度,愛麗絲劇場實驗室時常搬演經典劇本,事實上都不是『原汁原味』,而是經歷一個辯證:一個《伽利略傳》劇本,一個陳恆輝去排,兩者爭持過後催化出一個新的舞台演出版本。」

 『思考,真是一件賞心樂事』 
「我不會在戲中加入一些所謂的香港元素,我跟伽利略一樣相信人的理性,我相信透過布萊希特的文字,以及舞台的處理,觀眾有能力將戲中的角色及事件跟香港現今社會拉上關係。而且要觀眾透過思考去解讀戲中的密碼也是一種趣味,以及不會引起情緒化的反彈。戲中一句台詞說『思考,真是一件賞心樂事』。布萊希特的戲充滿思考性,但同樣充滿娛樂性,這亦解釋了為何多年來仍有那麼多人搬演布萊希特的劇本。」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1898-1956,德國戲劇家、劇作家及詩人。二次大戰前因逃避納粹黨而流亡歐洲多國及美國,其間一直創作劇本及研究其戲劇理論。戰後回到東德成立柏林人劇團(Berliner Ensemble) 實踐其戲劇理念。布萊希特的經典劇本包括《三便士歌劇》、《第三帝國的恐懼和苦難》、《伽利略傳》及《四川好人》等。

......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陳恆輝 (Andrew Chan)

愛麗絲劇場實驗室藝術總監。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主修導演,獲頒藝術學士(榮譽)學位,憑畢業作品《浮石傳》獲校內傑出導演獎。2009年憑《卡夫卡的七個箱子》獲得「第十八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導演獎(悲劇∕正劇)及「第一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2011年憑《巴索里尼的一千零一個夜晚》提名「第三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2013年憑《終局》獲「第五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導演獎。

......
藝術類型: 藝術教育
盧偉力 (LO Wai Luk)

盧偉力是一名電影教育工作者、戲劇人、藝評人兼詩人,現任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副教授及電影電視與數碼媒體(製作)藝術碩士課程主任,以及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評論藝術組別主席,致力於劇本創作、電影及劇場美學及舞台製作等工作。曾出版兩本舞蹈評論及相關理論的書藉。《尋》是盧偉力的第二本著作,結集了他在2007年至2014年期間有關現代舞的舞評文章,評論超過十位主要舞蹈藝術家的作品,其中包括黎海寧及梅卓燕。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04, 2018

《好人不義》公義與憐憫,你會點揀?

若公義與憐憫不能並存,你會怎樣選擇?牧師張宇海外歸來後,遇上駝背的陳喜婆婆,他懷著善意,扶起她並送至醫院,怎料一個屈尾十,婆婆控告他用車撞倒...
Nov 12, 2018

舞蹈與劇場的自我尋探——黃大徽《觀/照系列》

甫進文化中心劇場外,只有一個身型筆挺的男士靜靜地坐着,臉龐瘦削,膚色略暗,卻不知怎的予人一種如鋼鐵般強韌的生命力,這就是且舞亦編的黃大徽。我...
Nov 08, 2018

《原則》引起的校園風暴 擇善固執下的花火

「著體育服先可以去操場打波。」看似簡單的一個新校規卻暗藏危機?新人事,新作風,新校長帶着連串新校規來上任,由不准著校服去打波的規條開始,為這...
Nov 07, 2018

100種生活,100種可能——前進進戲劇工作坊《會客室》

「你覺得香港還有希望嗎?」一個填海計劃,加上民間特首作旁白的廣告搞得滿城風雨,片段伊始的這句話,好像再無出路,將所謂的「希望」和「未來」寄托...
Oct 23, 2018

百年後的寓言故事——綠葉劇團《狂人》

一百年前,魯迅筆下的狂人在日記本子上,留下粗糙的五四式白話文,大聲疾呼他看見的中國文化千百年來無法改變的根本問題。人吃人的社會在不同時代上演...
Oct 16, 2018

室內歌劇《天使之骨》 直搗人性黑暗腐朽

「藝術並不能解決問題,卻可為人們帶來激發和暗示的作用。」2017年普立茲音樂獎得主、現年39歲美籍華裔作曲家杜韻,在當代室內歌劇《天使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