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訪編舞家伍宇烈:《梁祝的繼承者們》

藝頻:吳天悅 | 圖:非常林奕華

舞蹈與音樂劇存在微妙多變的關係,於 80 年代,音樂和舞蹈已經受到同等重視,舞蹈成為劇情的組成部分,在創作的路上,導演與編舞也互相影響著。今次訪問《梁祝的繼承者們》的編舞伍宇烈,他跟導演林奕華已合作多次,曾為音樂劇《賈寶玉》和《三國》編舞,今年他們共同創作《梁祝的繼承者們》。訪問之時,劇目還是剛剛萌芽,尚未開始綵排,就讓我們進入編舞伍宇烈的世界,與他經歷這次創作旅途上的點點滴滴。

甚麼是藝術、藝術學校和音樂劇?

《梁祝的繼承者們》採用了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淒美愛情故事作切入點:「最初林奕華想做 Art School Musical(藝術學校音樂劇),過了一段時間他說不如用《梁祝》的故事來承載這個概念,探討藝術、藝術學校和音樂劇三者的關連、意思或者重新定義它們。」編舞伍宇烈表示自己也對這些觀點好奇,希望透過這套劇集思廣益,探討何謂藝術。一般人認知的音樂劇大概就是百老匯音樂劇,如《仙樂飄飄處處聞》、《歌聲魅影》等,娛樂性豐富且適合大眾口味,「粵劇、崑曲......我們現在做的算不算是音樂劇?這些是我所理解跟好奇的事物,所以想探討和重新定義這三樣東西。」

「也許林奕華追求每一個演員都是藝術家,都是在追求藝術。」創作團隊中每個人都各有觀點,他們透過討論,將大家都覺得有影響力的元素呈現於舞台,借助《梁祝》的人物將觀眾帶入這個抽象的題目。探討梁山伯在追尋甚麼,他為甚麼而死?他的生命或許可以比喻做一個藝術家的生命,梁山伯得不到他想要的,就心痛死了,其實有些藝術家亦然,他們排除萬難都要讀藝術,並視它為生命的全部。

發掘舞蹈可能性

舞蹈作為探討藝術的其中一個範疇,伍宇烈覺得舞蹈可以是無以名狀的:「對我來說很多東西都是舞蹈,定義比較闊,例如,這是一個身體,他知道自己做甚麼,他可以控制,形態又好、距離又好、幅度和情感,全部自己可以控制的,這些應該都叫舞蹈......」他謂在特定情景、特定情緒做出來的動作都是舞蹈。

「我們重新幫這班演員、這個故事、導演的視野、這些情節、他想探索的問題,重新給予一個新的語言,適合這個探索、這個經驗、這個情節和質感去設計。」他舉例說,可能有一段情節講學生撕破一張畫紙,要間接影射「十八相送」梁山伯與祝英台難捨難離的一幕,怎樣將撕畫紙這個動作與他們拉扯的情感連結?可能是用 30 分鐘來撕一張畫紙,用一隻歌的時間去將紙撕完,或者要單腳企……他認為,設計動作的根本是來自概念,故在排練前跟演員進行一些「工作坊」,拋一些意念出來讓演員去嘗試不同動作,看他們身體怎樣互動,並互相衝擊。「如果一個人請求我幫他排舞,我會看他怎樣問我,用一個小時觀察他究竟郁幾多,觀察那人的可能性,我很享受這些過程。」即使演員沒有舞蹈底子,他也會根據觀察和溝通替他們排舞。

突破來自限制

之前《三國》的演出只是圍繞一件道具,伍宇烈選擇用網球來貫穿全劇,用各種方法去使用它。但今次導演要求完全捨棄道具,就得靠演員肢體動作來表達。「許多時候,突破是來自限制。」

上兩次都是先有劇本,導演有想法,然後編舞再去排動作,今次他們各自都會提出一些意見再一起討論。他要重新思考怎樣利用身體去表達各種意象,例如要將身體賦予一種顏色,「想像演員是顏料,沒有穿衣服,而身體狀態是紅色,要呈現紅色給觀眾看,可能不是舒展,而是熱的東西,會抽象一點。」演員要用各種感官,去體會顏色在身體、脈膊裡流動。

何謂藝術?你未必能在字裡行間得到答案,可能要入劇場看,或者放開一些原有的價值觀去重新感受,至少伍宇烈仍在探索中:「我不想只得到一個答案,作為創作的人,我希望我在答你問題時同時問自己問題。」創作就是不斷向前,可能到了新的階段,他又受衝擊而另有新體會了。

非常林奕華《梁祝的繼承者們》

日期:17-18, 21-24/5/2014

時間:19:45

地點:葵青劇院演藝廳(新界興寧路 12 號)

票價:$360, $280, $200, $120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伍宇烈 Yuri Ng

伍宇烈六歲起隨王仁曼女士學習古典芭蕾舞,其後獲奬學金前往加拿大及英國深造。1983年赢取英國 Adeline Genée芭蕾舞比賽金奬,同年加入加拿大國家芭蕾舞團為職業舞蹈員。1993年回港後,伍宇烈專注編舞,曾先後跟多個藝術團體及組織合作,2011-2013年出任香港小交響樂團駐團藝術家,期間為樂團創作及演出了兩套《芭蕾音樂知多少》、《如夢逝水年華》和《拉威爾1875 vs拉威爾2012》等,為古典音樂會帶來種種視覺驚喜。

林奕華 Edward Lam

林奕華,香港出生,中學畢業前曾在前麗的電視及電視廣播有限公司擔任編劇。畢業後與友人組成前衛劇團「進念.二十面體」。1989至95年在倫敦居住,期間組成「非常林奕華舞蹈劇場」,先後在倫敦、布魯塞爾、巴黎與香港發表舞台創作。94年憑電影《紅玫瑰白玫瑰》(關錦鵬導演)獲台灣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95年回港後致力推動舞台創作,編導超過五十齣作品,並與不同媒體、不同城市的藝術家及團體合作。2010年與2012年兩獲上海現代戲劇谷「壹戲劇大賞」年度最佳導演獎。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