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稿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觀後有感—— 《Indecent》

於剛剛的東尼頒獎禮拿下最佳話劇導演獎的 Rabecca Taichman 所執導的作品 Indecent 延長演出至八月六日,在紐約的朋友們,立刻!立刻!立刻!去買票看 Indecent,這是一部如果你這一生只可以看一部舞台劇,非它莫屬的劇目。在美國的朋友,這是一部絕對值得你特地來紐約看的劇目。

Indecent 的片段

Indecent 故事背景

Indecent 由 Paula Vogel 編劇,Rebecca Taichman 執導和共同創作的話劇。是一部有關 Sholem Asch 創作的話劇 God of Vengeance 發展的故事。Sholem Asch 是一個猶太編劇,他在 1907 年寫了一部有關女同性戀者的作品。一開始的時候,連圍讀的演員們都接受不了露骨的字眼(像是「胸部」 Breasts),但卻在圍讀完結的時候被深深感動。Lemml 是 God of Vengeance 舞台監督,他由一開首圍讀,再跟去了歐洲的巡演,再去紐約。當在百老匯上演的時候,紐約政府以「Indecent(淫穢)」罪名,關了整個演出團隊。那時候,編劇 Sholem Asch 並沒有去為團隊辯護。在二戰時,Lemml 之後帶了劇本去波蘭,在十多人只分一個麵包的情況底下,都堅持要演出 God of Vengeance。由於都是猶太人的關係,整個團隊都死於集中營,只有劇中兩個女主角可以逃脫。Indecent 的最後一幕,發生在 1950 年代,有一個新的製作人拜訪 Sholem Asch 說想要製作 God of Vengeance,故事就結束了。

Indecent 的創作人和演員的訪問

是愛、是愛、是愛*

Indecent 用了很大的篇幅去塑造 God of Vengeance 的其中一幕:兩個女孩在雨中纏綿、擁吻。一開始的時道,演員在圍讀中,覺得女和女的愛情很難令人接受,但在歐洲演出的,兩個女主角就因演出該劇而相愛了。Indecent 裡面,不停的提起這一幕,但每一次只是可以看到一些片段。在話劇的最後,起這一幕以英語演了一次,完場前,舞台上下起雨來,演員以劇本最初的語言希伯來語再演一次。大蕃薯真真切切感受到,是愛和熱誠,讓所有不可能都變成可能。同性戀的重點不是同性,而是「戀」、是愛。是同性也好,異性也好,不重要。話劇動人的原因,不是因為同性,而是因為單純的愛。愛本身就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同性與否。

從文本變為實體

好的劇目,一定有一個目光遠大的導演,Rebecca Taichman 就是這樣的人。導演把文本變成動作,讓情感滲入空氣中,Rebecca Taichman 把 Indecent 切割雕琢成一顆鑽石。以猶太音樂拼湊的過場、用字幕表明語言的交錯、以簡單的道具營做令人心跳的效果, Rebecca Taichman 的想象力把話劇推上了另一個層次。

小故事大道理

Indecent 說了很多人生的哲理。像是是猶太人對自身的認同和歷史,於二戰時的苦困,種種的經歷,何嘗不是每個民族的人都要面對或面對過的問題呢?Indecent 也關於愛;關於平等;關於接納。而且,整個故事,由第一次圍讀到巡演,不就是說對舞台的熱誠嗎?愛、平等、接納、文化傳承和舞台,這是全都是大蕃薯愛上舞台劇的原因。

每一部舞台劇都會教觀眾一些道理,像 Indecent 這樣子的課,大蕃薯一輩子都想要上。感謝 Paula Vogel,感謝 Rebecca Taichman,感謝 Indecent。

*是愛、是愛、是愛 (Is love is love is love) 是饒舌音樂劇 Hamilton 的創作人 Lin-Mauel Miranda 在 2016 年東尼頒獎禮的得獎感言,節錄如下:This show is proof that history remembers We lived through times when hate and fear seemed stronger; We rise and fall and light from dying embers, remembrances that hope and love last longer And love is love is love is love is love is love is love is love cannot be killed or swept aside. I sing Vanessa's symphony, Eliza tells her story, now fill the world with music, love and pride(釋:Hamilton 這個故事是歷史的記認,印證著即使我們生於一個恐懼和仇恨倔起的世代,我們仍會浴火重生,因為愛和希望會戰勝一切。是愛是愛是愛是愛是愛是愛是愛是愛,愛是永不止息的。我奏著我妻子 Vanessa 的交響樂,襯上 Eliza 為 Hamilton 說的故事,讓世界充滿著音樂、愛和尊嚴。)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
Sep 19, 2017

我們也是擱淺了的秋鯨 ——三角關係《秋鯨擱淺》

活在深海中的鯨魚,離開水面擱淺地上,承受自身巨大的重量,費力地呼吸;如同異鄉人,離開故鄉前往異地,承受對故鄉的巨大思念,費力地求存。《秋鯨擱...
Sep 15, 2017

有一種距離叫親密——orleanlaiproject《親密》

四個創作人,各自對劇場有不同的想法與執著,這次走在一起合作,可說是對劇場一次質問和試驗。 這似乎是近年劇場界的走向,再不滿足於講好一個故事,...
Sep 06, 2017

展現舞台上的無限可能——「多媒體無限」系列

跨媒體藝術包攬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不同媒介的互動配合及牽引下亦拼發了出奇不意的創作火花。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多媒體無限」系列,將於9月...
Aug 29, 2017

世界的蜷川:華麗的東方元素下的馬克白

自2007年開始邀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終於在今年為香港觀眾帶來揚名國際的《蜷川馬克白》。不巧,導演蜷川幸雄在一年前離世,這次已是追悼巡演。謝...
Aug 25, 2017

每個地方也是《中轉站》——施標信

每個旅程裏總會有中轉站,即使風景多美好,也不會是遊人的終點,只是個稍為停留,等候啟程往目的地的地方。人生就有如旅程一般,每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