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蘇柏軒 以指揮棒說故事

蘇柏軒擁有很多人夢寐以求的東西:未到30 歲巳是香港管弦樂團的副指揮;26 歲巳得到世界知名的「國際浦羅哥菲夫指揮大賽」冠軍。耶魯大學比較文學系畢業,是文學理論家Holquist(霍奎斯特)之徒,後來回歸讀音樂碩士。他外型討好,活活脫是從《交響情人夢》走出來的「千秋王子」。不過最難得,是他有心以音樂做好事,如早前到克羅地亞指揮一場音樂會,為一個血癌機構籌款。

 

學音樂 好快樂

蘇柏軒說,他真心喜歡音樂。對比今天的「怪獸家長與港孩」,他在學音樂的過程中,從來沒有人對他說:「如果你今天不去練七個半鐘頭琴,你就曳」這一類話。他不算生於一個音樂世家,但他的父母都喜愛音樂,他在教會也接觸到音樂,加上中學老師悉心栽培,年僅十三歲巳在高考音樂科奪A…就是這些加在一起燃點他的音樂夢。不過他坦言,「我並不是從小立志當指揮,當中也經歷了一段尋找自我的過程。」

 

出色的指揮:要對作曲家的作品有責任心

今天的路巳選定了。外面也愈來愈多人說:蘇柏軒的前途無可限量。「我真的很幸運,大家都對我很好,不過我知道藝術家的路很漫長,打個比方,就像跑長跑或馬拉松,就算在初段跑得比人快,不等於你可以跑到尾。尤其作為一個演繹他人作品的藝術家,你必需很有耐性。」他解釋這不同於一個畫家或作曲家定下創作方向,「做音樂家 ,最終我們的作品就是對作曲家留下的筆跡有責任心,要演繹到最好。」

回想大約在7、8 歲,蘇媽媽便帶蘇柏軒聽香港管弦樂團。當日他以26 歲之齡首次站在指揮台上,在這班樂手前面,「我覺得,嘩,我可以在多年之後,站在這裡。」提及挑戰,他坦言對每一個年輕指揮家也相同的,便是站在一班經驗老到的樂手前,去贏取他們的信任與尊重,「這要靠很多年月的累積,和樂手們經歷很多場不同的音樂會,他們才慢慢對你產生一個想法:我們可以信他的,他站上去的時候,我們可以奏得不錯。」

 

音樂是甚麼?

蘇柏軒說,音樂在原始社會裡,屬於人的一種表達方法,「比如媽媽唱歌給孩子聽,這並不是一個我們所想像的今天的藝術,它卻能說出這是人類之間,很基本的一種關係。」他覺得,今天無論是古典或流行樂,都是想說一些東西。界限本不是從藝術自己畫出來,是人們自己想出來。「如果沒有這個音樂之間的關係,我覺得音樂其實甚麼也沒有。自己坐在一間房,練八個鐘頭琴,我覺得這並不是音樂,要做到能與人分享,才算是藝術。」

 

音樂路上的人和事

在耶魯唸書時,他曾成立過一個交響樂團,不過當中的樂手都不是讀音樂系的學生。因為搞得太好,令教授以為他們在搞對抗。

「這是耶魯的傳統來的,他們會鼓勵學生去發起一些東西。當時我們看到一個空缺,發覺校內其實有很多出色的音樂家,可能因愛好、就業或其他,沒有主修音樂。」當時創立樂團是因為喜歡音樂,不過也因為當時其他樂團真的做得不太好,「我看見一件事做得不太好,我會否不說出來?」

「很多偉大的音樂家或藝術家,他們有一個相同的地方,就是對自己的藝術有很高的要求,並覺得這是打從心裡的責任。如果我們沒有這個先決條件,我們做不了藝術。」

蘇在畢業後,曾試過帶樂團去上海、安徽和長沙,在一些環境較差、比如是民工子女的學校,為貧童演奏。

「做樂團有一個獨特的意義。在今天的社會,很少見到100 人坐在一起做同一件事,而這100 個同時是造詣很高的樂手。我們的社會可能受美國文化影響,每個人也很個人體系,為了自己的利益去做事,我們有時真的忘記了我們是生活在一個社會裡,我們每一個人無論成功或失敗,對我們身邊或其他人也可以是息息相關的。」

 

藝術 用白紙引發的創意

他說用一張白紙來創作,與填一張報稅表的心態是完全不同。「如果我們教到一班填報稅表好叻的人,整個社會便會朝這個方向走。但如果我們七百萬人,每人的白紙也可想像一點東西出來,社會上的風氣便有一種很重要的改變。」

「你說創意是甚麼?創意其實教不來,只可以挑戰。比如當一班三歲的小朋友進入幼稚園,不是今天要去學寫貓、狗這個字,而是給他們一張白紙,叫他們把腦海中的貓、狗畫出來。你挑戰他們用的大腦部位是完全不同的。寫字可以用一本字典跟住寫,但是錯過了啟發孩子的思維,便難以回頭。」


蘇柏軒二三事

欣賞的指揮:
20 世紀初的德國指揮Wilhelm Furtwangler,因為他可以在一些嚴肅的音樂裡找到自由。另一位是Carlos Kleiber (04 年去世),若以他比作中國詩人,Kleiber 就是我們的李白。
 
近期閱讀:
電子書,因為可以隨身帶好多本。最近重看Gustave Flaubert(古斯塔夫.福樓拜)的Madame Bovary (包法利夫人),不過是新英文繹本。這幾年他給自己一個project,就是要加深對法國文學的理解。有時也重Dante(但丁)的散文。也在看一本有關核武的書。
 
音樂:
聽的或多或少和工作有關。最近對Bartok(巴托)很有興趣,開始把巴托六套四重奏研究,作為準備演奏的音樂。閒時也會聽爵士樂。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蘇柏軒 Perry So

蘇柏軒於2017/2018樂季與西班牙阿斯圖里亞斯交響樂團再度合作,出任樂團的藝術夥伴。他將首度於歐洲指揮歌劇(丹麥皇家歌劇院《魔笛》),並指揮西班牙特納里夫島交響樂團的開季音樂會。他亦會與波蘭斯塞新愛樂首演,並首次與德國紐倫堡交響樂團在米蘭巡演。其他重點演出包括再度指揮溫哥華交響樂團及與開普敦愛樂於音樂節演出。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