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也存在於北韓——《場面朝鮮:蕭惠姬藏品的二十世紀宣傳海報》

文:阿度 | 圖: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月號(vol 78)《△志》

朝鮮——或其更廣泛流行的名字「北韓」,對我們來說永遠是一個封閉、神秘又令人恐懼的國度,只能從新聞的片言隻語、電視的探秘式節目,或脫北者的描述中,嘗試重組一個國家的完整面貌。北韓人的生活是怎樣的?他們的日常真的如我們想像般刻板嗎?凡此種種,我們大概永不知曉,但透過一些面向民眾政治宣傳海報,至少或能明白他們眼中的世界,或者說政府想要他們相信的世界,呈現出怎樣的風景。

藝術作為政治宣傳

Propaganda,是藝術的一種實用形態,為政權塗脂抹粉、宣傳理念,就像我們現在常說的「主旋律」創作。雖然說藝術給予人類表達的自由,但會被當成政治宣傳工具,也好像無可避免。這次展出的一系列朝鮮宣傳海報,便是藝術作為政治宣傳手法的最佳例子。海報上的人物個個臉圓圓,面上展現滿足快樂的表情,一面在推銷各種政策:「讓我們飼養更多食草動物」、「更多棉花」、「讓我們積極推廣我們的傳統體育」、「讓我們再接再厲發展我國的民間傳統」、「讓我們加快輕工業生產現代化,全面生產優質的人民消費品」……

這些充滿正能量的海報,反映出朝鮮政府對人民的期許與方向。為了解決糧食短缺、饑荒等問題,他們鼓勵人民飼養食草動物、飼養繁殖迅速的肉兔,又推動輕工業發展以改善國內經濟,並致力推廣傳統文化,也許是為了加強民族認同感吧。這些作品,反映了朝鮮在不同時期推動的發展方向,如農業、畜牧業、輕工業、大米種植等等,同時亦不約而同地塑造一種正面、向上的形象,顯示了政府透過藝術嘗試建立怎樣的社會意識形態。

反映社會的藝術

史丹福大學的朝鮮研究學者蕭惠姬,在過去曾到訪朝鮮多達50次,探訪不同地區進行人道工作。她在2006至2011年間隨Swiss Agency for Development and Cooperation (SDC) 住在朝鮮首都平壤長達五年,期間購入為數不少的手繪政治宣傳海報,對當地政治民情作出深入觀察。

這次展出之海報,大多以農業發展與食品工業相關題目為主,除了是因為蕭惠姬本人喜好外,也許亦與朝鮮對內的政策方向有關。由於饑荒於90年代席捲全國,於是政府大力推動人民飼養食草禽畜,如山羊、鴨、鵝,甚至兔子,作為糧食之用。直至2006年,朝鮮政府甚至要求全民養兔,以每戶能出產四塊兔子皮為目標。當年甚至有新聞報道,指朝鮮政府向德國兔農購入巨型肉兔作繁殖之用,以解決糧食短缺問題,事件後來卻不了了之,亦有指這批肉兔最後均成為官員的盤中飧。這則叫人疑惑的新聞,倒呼應了展覽內其中一張海報:海報上繪著一隻正在吃草的大白兔,下方則有不同的食品,並配上一句標語「 讓我們變草為肉!」可見這些政治宣傳海報,多少反映了朝鮮社會政策上的方向與轉變。

藝術在封閉國度

蕭惠姬指出,這批手繪海報收藏均合法從當地藝廊購入。事實上,藝術活動確實存在於朝鮮,而且藝術家的社會地位不低,擁有「人民藝術家」、「宣傳藝術家」等官階。正如策展人所言,朝鮮已故領導人金正日在1992年發表《論藝術》,亦曾指出藝術在倡導「正確」的社會主義中的重要角色。

例如其中一幅海報,畫著一個健康、快樂的朝鮮婦人,背景是一片綠油油的田園風景,標語則寫著「讓我們建設美好的社會主義國家,風景猶如金色掛毯一般美麗!」描繪了一幅單純美好的景緻。然而事實上,因為60年代工業發展與城市過度重建,使環境受到污染與破壞,於是80年代金正日提出要推動環境保育,在90年代起甚至要求全民參與植樹、鋪路等工作。

以上種種,可見藝術亦被容許以某種形式存在於朝鮮之內,然而受困乏的社會環境與高壓政策限制,藝術必須抹去個人色彩,所有藝術生產均由國家領導,創作唯一的功能便是作為宣傳文稿之用。這樣的藝術,我們又該如何評價?是次展出的海報,又是否真的讓我們一窺朝鮮神秘面紗後的情況?當中呈現的理想國度,與我們從新聞得知的種種情況,兩者之間所產生的極大的落差,也許會令我們對於這個國家的真實面貌更加困惑。


場面朝鮮:蕭惠姬藏品的二十世紀宣傳海報

展期: 即日至28/1/2018
地點: 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香港薄扶林般咸道九十號)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4,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3)

我在60’s (1)的文章提到六十年代世界各地掀起一場又一場青年人的反抗運動,就是沒有提及日本,原因是想留待今期集中書寫。 1951年,第二...
Aug 14, 2018

【雕文嵐女】曲終韻未散 布漂漬還在

七月十四日八點,當壽臣劇院再度打開門之時,我已無懼無怕了,輕鬆上陣,一個小時後,收起最後一段絲帶,鋪在交織的線與繩之際,盡量掩蓋不捨之情,告...
Aug 14, 2018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
Aug 13, 2018

荷蘭與佛蘭芒黃金時代

五月尾香港蘇富比在其金鐘藝術空間展出一系列荷蘭與佛蘭芒油畫鉅作,展現了西洋藝術史其中一段重要時期的珍貴作品。十七世紀的荷蘭正值黃金時代,無論...
Aug 04, 2018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
Aug 02, 2018

如果城市可重來——“Post-Industrial Landscapes 5.0: Urban Scan”

那天我走進Osage的白盒子,看見了一個感覺陌生的景色——展場裡有一個個捲成圈圓的圖畫,上面有對內、對外的一幅幅城市景象。彷彿你擁有走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