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藝術不藝術,重要嗎?——小克「Affordable Art Like」

文 / 圖:若水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1+2月號(vol 89)《△志》

藝術是甚麼?這問題很難答:為甚麼畢加索的作品一定是藝術,多啦A夢的漫畫稿卻不是?為何新晉藝術家掛在畫廊裡的作品是,但在公開考試裡拿5**的作品卻稱不上?為何小朋友在課堂上畫的畫從未被稱作藝術,但一名畫家筆下廖廖數筆的成品卻從未被懷疑?

明明都是畫、都是用畫筆繪塗出來的成品,評價卻可以差天共地,關鍵之一在於是否媚俗。有人認為「藝術」與「媚俗」之間在於「品味」、「原創性」、「討好大眾」等元素,但品味可以主觀、原創性難以稽考、「討好大眾」與否的創作動機也難由受眾判斷——甚麼是藝術、甚麼是媚俗,未必有絕對的答案,有時僅能憑直覺或經驗斷定。特別是近年有「Affordable Art Fair」等讓大眾以相對便宜的價格購得藝術品的場合,更引發思考:藝術價值與金錢是否真的掛勾?而大眾能負擔、受大眾所喜愛的,是否也能稱作藝術?這好像總與我們過往對藝術的刻板印象相反:總覺得放在畫廊裡、有著高昂價格、高原創性、只有少部分人能夠去膜拜的,才是「入流」的藝術品。

刻意的二創與媚俗

小克也許對這個議題很感興趣,今次的「Affordable Art Like」也許可稱作一個實驗吧?大家會稱小克為插畫家、填詞人,也未必有很多人稱他為「藝術家」;而他過往的作品連載於流行雜誌《東Touch》,畫筆下的角色聾貓受大眾歡迎屬毋庸置疑——這樣流行的作品,可以被稱為藝術品嗎?

以此為起點,小克在創作上更著意反轉人們對「藝術」的要求:人們總認為藝術品必須原創,除了概念夠新,每一筆每一畫都不能假手於人——小克偏反其道而行。他首先在深圳大芬村購來多幅工廠式大量生產的山水名勝畫,然後在上面加工,畫上旗下的人物聾貓及維港巨星系列。於是觀眾會看到聾貓就穿梭在每一幅作品上,他都那麼明目張膽的寫明:Anonymous x siuhak,是坦白表露:「這幅畫好明顯不完全是由我自己畫的啦,你介意嗎?」的態度。

另一種也許對傳統藝術觀的挑戰,就在於「媚俗」是討好大眾的動機。他也許看清楚了一點:平時明示在社交媒體上「呃Like」,其實就是希望尋求愈多人的認同,也就是媚俗的行為;於是「呃Like」這個元素,就不停貫穿在整個展覽中:由展覽名稱「Affordable Art Like」,到在《羅聾巴特》裡聾貓自拍時說的一句「Say Kitsch!」,然後還要upload上instagram「呃Like」,都是「擺到明」要突顯作品的媚俗。

 

充滿玩味的實驗

而將這些刻意媚俗的作品,放到一個畫廊的空間裡,加上作品名稱與說明,是給了這批作品一種「藝術品」的設置和外觀。這彷彿是一種充滿玩味的實驗:這些作品能否賣出,似在試探著觀眾對「藝術」的定義:你可以接受一幅畫不完全是由畫家繪製嗎?你可以接受我那種明顯想要呃Like的媚俗嗎?還是,其實刻意想要突顯媚俗、挑戰藝術觀念的想法,賦予了這些二創作品獨特的原創性,於是它們就成為了真正的藝術品?

大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但無論它是否藝術,其實都不影響到觀眾看畫時的趣味。對於在這些畫中,能夠看到聾貓及熟悉的維港巨星在維港景色裡縱橫、甚至在城市裡打交,或是渡輪撞向灣仔的超現實情節,每幅畫裡面似乎都有故事,令人可以仔細的觀賞其中的海量細節。其餘不少作品都令人莞薾一笑,像《畫壇清泉》裡畫聾貓小便刻意破壞原畫清麗優雅的氣氛,或者《交尾季節》畫上bitbit在草叢裡交配亦蓄意搞垮畫裡原有的高雅氣氛——只是,這種惡搞令人看得很愉快。

說到底,對於藝術就是畫廊展品的刻板印象其實終究已過時,而是否媚俗、價值高與低,也許不是關鍵;作品夠貼地、觀眾能看得興致勃勃並投入其中,其實也是難得的結果吧!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蔣子軒(1974年10月10日-),筆名小克(英文:Siu Hak),香港畫家、填詞人、編劇。

小克生於香港,籍貫廣東番禺。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