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花開花落之間的流行曲—— 黃馨 X 林一峰

也許是前衛摩登的詩詞歌賦、也許是典雅雋永的Pop Music:一切源於林一峰想做「古典嘢」的欲望,於是找來當代藝術才女黃馨,加上劇場工作者林澤群、音樂監製馮翰銘,為舊日情懷披上現代音樂的新衣。集合了音樂、文字、劇場和視覺元素,借物抒情、憑歌寄意,炮製出《花訣》﹣一個與別不同的音樂體驗。

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構思?

峰:我覺得一個音樂會,它的歌詞等等其實是一個劇本,如果這個劇本有適當處理的話,會是一個很入心的一晚「one night stand」。現在這個世代,容易入到心或引起人留意的東西,一定是視覺主導的,所以表演藝術在所難免要跟視覺元素結合。加上這些年來我跟劇場朋友的合作,基本上我九成的朋友是劇場界的,於是我想,既然這麼多咁叻的人,不如一起成就這件事吧。

馨:對於我來說,這是一個很新的嘗試。 There is everything,所有東西都是度出來,並不是一個嘉年華式的音樂會,我們想完整地將我們的概念和觀眾溝通。其實這也是我好幾年沒有再出流行專輯的原因,我想我唱的東西是有意義的,但很多時樂壇時間上不會容許你這樣做。而這次合作是將我們這幾年的經驗和膽量,一次過發放出來。

 

可以介紹一下《花訣》的概念嗎?

馨:我只可以說是「正」,因為你在香港差不多沒可能去做一個純概念的東西。今次我們視覺上嘗試將一些舊的中國情懷,融合大都會、很現代的元素:例如將旗袍的布料換上PVC 透明膠,或者一個透視的配襯,就立即變得時尚了、2011 了。我做這個項目的時候,是有種中國情懷的精粹在裏面,不過我需要告訴大家這同時是一個當代的事。

峰:還有兩個在這個《花訣》入面很重要的人物,其中一個便是馮翰銘Alex Fung,他在音樂上就做了剛剛黃馨說的那些東西。我們不可能重覆一些舊時代的東西,那沒有意思,藝術是要去服務現在的人。Alex Fung 有一種很現代的觸覺,會令到音樂上有這種「仍是旗袍,不過換了不同質料」的感覺。另一位朋友就是林澤群,他有多方面的才華:導演、演員,每一方面都是最好的。我跟他認識了幾年,一直都想找機會合作。他處理一些劇場上,特別是概念性的東西,是很厲害的!所以這次我覺得真的頗「夢幻組合」。

去年黃馨以自由音樂人的身份,重新推出了一張概念大碟《犬之歌》,同時她也是當代藝術畫廊Madhouse Gallery 的主腦及策展人。而林一峰除了一直以音樂和文字創作之外,也積極投入劇界,曾與W 創作社合作《一期一會》、《戀愛總是平靜地意外身亡》等舞台劇。可以說,他們的生活與創作、藝術、音樂一直分不開, 那他們對此又有何看法?

你現在最想做的作品是怎樣的?

峰:其實一直以來,做音樂這件事在我心中只是排第三。第一,我永遠追求的是思考:「點解、點樣和點算」。第二就是文字,文字永遠是我創作的中心,然後由音樂去表達出來。所以音樂上,永遠都是配合文字和思想為主。而思想、文字、音樂背後也有一個很重要的助力,就是Artist Integrity( 藝術家的誠實性)。作為一個藝術工作者,我覺得現在的藝術最重要是「看法」,從你如何去看這個社會、看人,你現在與社會、與人的關係。

馨: 有一點我和一峰很相似, 就是Artist Integrity。每次唱一首歌、做一隻碟的時候,我相信每一個Artist 都會有一個原則在裏面。我大膽說,我跟一峰都是真正的Artist,我對藝術審美的能力,在藝術界有一個定位;而一峰的音樂在樂壇和劇界,以及他的文字亦都有他的定位。我們兩個亦很執着將自己的作品分享或者令它進步,所以這次演出和唱片的合作,實在是難能可貴。

 

你會如何界定「Indie Music」( 獨立音樂) ?

馨:我很想糾正一個想法:有很多人說「Indie Music 就是低質素音樂,沒錢的人就是Indie Music。」但是我想告訴大家Indie Music 的價值是甚麼,真正「聽歌」的人, 其實聽的都是Indie Music。它不過是一個單位,我覺得有態度的Artist,都可以叫Indie Artist,因為他們服務的對像不是大老闆,而是樂迷。其實我做的所有歌都是很流行的,只是因為我是個自資的Artist,外面的人才幫我換了個稱號。

峰:對於香港人來說,「邊個做老闆,邊個話事」,Indie Music 就是自己做老闆,所以自己話事。另外,一個成熟的市場,有它的觀眾和收入去支持它的體系,然後觀眾有能力去知道如何選擇、怎樣選擇,以及有選擇。外國的Indie Music 其實是在一個已經成熟的體系之下衍生出來,Indie Artist也會和大公司合作,但創作上的自由和版權都是歸於自己,然後才交由唱片公司發行。看流行音樂的歷史,其實有很多今天影響文化的主流單位都是由Indie 出發。

 

影響你最深的Artist 是誰?

峰:Björk,我喜歡她的Soundscape (音景)、她對冰島本身的感情,這令她對所有東西都很誠實,直情是「赤裸裸的誠實」、還有她的聲音 ﹣其實每個音樂人都要找到他自己的聲音,不是說「我要成為誰、我要做得像誰」,而是要將自己最真的那部份放大到每一個人都感受到。這是一些真正的、成功的Artist 的共同點,這反而與他們的形式或音樂類型無關。

馨:對我影響頗大的其中一個Artist是Portishead。在大學讀Fine Art 的時候,這些很迷的音樂是創作時候的良藥 ——雖然有很多人說讀藝術是夢遊、不切實際,但其實藝術本來就充滿在生活之中,所有你看見覺得美麗的東西,都是因為藝術。還有,最近我很迷許冠傑,七、八年前我是不懂得廣東話的,到今天我聽回他的歌,就覺得「嘩,原來他很勁!」發現他以前的編排比現在的一些音樂更好。

 

你覺得藝術是甚麼?

峰:Inspire and to be inspired. (賦予靈感與被賦予靈感)

馨: 我覺得它也是個人對事物的態度。有人說Art is the only way to run away without leaving home. (藝術是唯一可以出走而不用離家的方法),這點我也同意。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林一峰 Chet Lam

香港創意工業工作者,音樂人,作者,旅行者。

林澤群 Pichead Amornsomboon

2014年加入香港話劇團為全職演員。是本地劇場的中堅份子、一位表現力豐富的資深演員。曾與多個劇團合作,至今已演出超過八十齣劇場作品,更多次獲香港舞台劇獎項。除舞台外,亦涉獵不同的電子媒介,集演員、編劇、導演、配音員、電視、電台主持及戲劇導師於一身。近期演出有香港話劇團《俏紅娘》飾Horace Vandergelder、《盲女驚魂》飾Croker 及《如此長江》飾孔祥熙;拉闊劇團《莫扎特之死》飾薩里埃利及唯獨舞台的DOGS。

馮翰銘 Alex Fung

馮翰銘(1980年3月1日-),香港音樂人,於2003年成立TheInvisibleMen,為華語樂壇創作數百首金曲,總播放率超過十億次。。曾就讀高主教書院小學部,並後畢業於美國著名音樂學院 Berklee College of Music,並於2001年起成為音樂創作人,主要負責流行曲之作曲、編曲、監製,亦有填詞。2013年成為環球唱片旗下歌手,推出其首張個人專輯。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