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締造東方神韻絕美體驗 譚盾親述《慈悲頌》創作因緣

文:林琬娸 | 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0月號(vol 86)《△志》

敦煌莫高窟集繪畫、雕塑和建築藝術於一體,它象徵了人類輝煌的絲路文明,一如古代藝術的編年史。中國著名作曲家譚盾近五年來陸續拜訪莫高窟,更破天荒以敦煌史詩形式創作《慈悲頌》,用中文、梵文演唱莫高窟壁畫記載的佛陀故事,並將於11月2-3日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亮相。筆者有幸訪問譚盾談創作此曲的經過,在此與一眾讀者分享。

譚老師坦言「我起初只是貪玩,陪著朋友一起去。可是一年下來,我已決定要創作全新的樂曲,自此以後,我就費盡心思在世界各地找尋一切關於敦煌的資料。你知道嗎?我託的朋友們,他們都是世界級博物館的贊助人,給這些文化機構寫介紹信,讓我得以一窺藏館內的稀世珍品,如大英博物館內唐代《心經》的樂譜和舞蹈動作指導。我也往返敦煌多次,進出紛暗幽黑的洞穴,期盼能取得第一手珍貴資料,如實地還原歷史的真相。可是說實話啊,我在沙田博物館透過數碼影像看到的石窟藝術,比我過去在敦煌看到的清楚多了。」

他娓娓道來的可不只是創作新曲的因由,他更分享著怎麼找到德國呂貝克國際合唱學院。「每一幕的曲子都以合唱作為總結,以交代每一幕的主題;如第一幕《菩提樹》是說平等;第二幕《九色鹿》則是慈悲和因果;第三幕《千手千眼》說的是奉獻。一開始找到捷克合唱團,可是他們要先看曲子啊,最後就拉倒了。最終找著的這幫合唱團,全都是來自全球十九個國家的年輕人,他們二話不說馬上接下了委託,都說只要是我的曲子,他們都不用先聽。我可真是感動,你知道他們有來自以色列、南美、俄羅斯等,他們可都不會說中文,更不要說是原文的梵音了。我們得到當地大使館的協助找來在那裏的中國留學生,請他們教合唱團發音。他們滿腔熱血每天都綵排至深夜,字正腔圓地演繹,令我們驚喜萬分。再說他們大部分信奉基督教,當然也有東正教等,然而他們卻聽懂了《慈悲頌》,可見此曲和敦煌石窟藝術一樣能超越地域限制,和文化、語言和宗教等分野。你可知道遠古時期,巫師可是用唱歌來治病的。醫藥的「藥」不就是來自音樂的「樂」嗎?可見自古此兩字已相通,內外夾攻方有成效。我以音樂為初衷,透過探尋精神的需要,創作出治癒心靈的藥,並以謙卑修行的角度來探索東方神韻。」

譚老師更談了在重現古敦煌樂器時的心路歷程,「你知道現在的琵琶都比古時重,因為古代用的可是葫蘆。可是要在偌大的演奏廳裏呈獻那麼碩大響亮的琵琶,我可花上一年時間種植葫蘆才有此收成。另外反彈琵琶是結合了敦煌舞蹈,我們最終找到一個既會彈琵琶,也自小受古敦煌舞訓練的女生。我曾開著玩笑對她說『你可知你便是佛祖派下凡間打救我的。』這樂器製作之旅可謂跑遍東西南北。北面有來自北京和上海的師傅,南邊則是全州,西至烏魯木齊,東面就是日本京都了。這家京都人世世代代都是做唐弦,要知道此弦線堅挺無比,發聲洪量又不容易折斷。這弦啊是奪目耀眼的黃色!我就想把它調為低調一點,白色也就沒有那麼浮華吧。可是這幫京都師傅皆說琵琶彈出來是代表佛祖的聲音,這顏色不能改啊!他們說其先祖皆為中國人,能把傳統保留下來及持續地製作唐弦,他們很是自豪和感恩。」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譚盾 Tan Dun

湖南長沙人,當代古典音樂作曲家、指揮家。他創作的著名作品包括電影配樂《臥虎藏龍》、《英雄》、2008年北京奧運會頒獎儀式音樂等等。譚盾的作品視聽元素多樣,常借鑑中國傳統音樂風格,並運用非常規樂器等進行實驗音樂的探索。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