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Review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睹物思人:也斯詩現舞台街影

文:時惠文 . | . 攝:張志偉 . | . 本文轉載自2020年1+2月號(vol 100)《△志》 . | . 此文由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協助統籌,該會由專業藝評人組成,網址:www.iatc.com.hk

也斯,詩人、小說家、散文家、學者、老師,由少年時代起筆耕不輟,一生致力於文學研究和創作,影響了幾代香港人。毫不誇張地說,如果沒有也斯的推動,「香港文學」和「香港文化」並不會被當作嚴肅的研究課題,存在於學界。也斯已然是一個文化符號:他的創作既寄情本土又有世界眼光,這在香港作家中,並不多見。多產的也斯最動人的作品,始終還是他的詩歌。漢學家顧彬就曾盛讚其「宋朝詩歌美學」,因為任何日常點滴、微小的事物都逃不過他的觀察和記憶。也斯的詩歌紀錄的雖然是過去,但叩問的卻是當下和未來,這一點,令他的詩至今讀來都不覺得過時。我們常常跟著他的詩歌叩問:香港究竟是甚麼樣的存在?她又將何去何從?

進劇場在2019年年尾,詩人去世七週年之際,以舞台祭詩歌,其手法獨特,構思大膽。雖然,用也斯的詩歌做跨界藝術,這並非第一次(前有梅卓燕的當代舞蹈),但持續半年的社會運動,巧妙地變成了《島物詩游》的背景故事,觀眾和演員都是帶著濃烈的情緒走入劇場:懷舊、憂鬱、疑惑、膠著、憤怒、恐懼,這些複雜的情感在舞台上舞台下交織互動,有時會令人分不清究竟是演員的表現力,還是觀眾的內心戲,令這個沒有情節的真故事如此動人。值得一提的是,進劇場沒有止步於「詩歌朗誦加舞蹈」,我們看到的是極具個人風格又多元化的表現方式:現代舞、粵曲、舞台劇、默劇、自述、多媒體、多語言。如此多樣的呈現方式,使舞台意象豐富,而文字和詩歌的引用也在肢體和影像的烘托下,更具哲理和美感。

首先,製作團隊為演出起的名字已經極具文學性:《島物詩游》與「睹物思人」諧音相近,作品更是請「也斯進劇場」(Hong Kong Poetica),一語雙關,妙哉妙哉!一開場,觀眾就被邀請從後台進入劇場,走過了道具,梳妝的演員,從舞台正中央穿下台去,這當然也是表演的一部分,強烈暗示著觀眾是《島物詩游》的參與者、同「游」者。站在舞台上,我最初注意到的,是三架形態各異的鋼琴:在舞台左側偏後,是一架演奏級的三角鋼琴,光鮮亮麗、氣勢逼人;舞台的右側偏前,是一般家庭可見的竪式鋼琴,雖不起眼,但大方實用;舞台右側偏中,則是一架廢棄的鋼琴,木已垮弦已斷;這讓人不禁浮想聯翩——鋼琴的三種狀態是何寓意?

演出大部分的文本取材來自於也斯70年代中的詩歌作品,如〈廢墟中的對話〉、〈新蒲崗的雨天〉、〈中午在鰂魚涌〉、〈拆建中的嚤囉街〉等等。回讀這些四十多年前的詩文,我們竟然還是可以嗅到熟悉的氣味,看到熟悉的市井生活,找到熟悉的人物;感同身受那份香港人對身分的焦慮,對過去的懷念,和對被邊緣化的絕望。

詩歌本身的型態和屬性決定了表演的非連貫性和跳躍性,但這並不影響我們與表演者產生共情。我特別想提到的,是三個片段:「彭朵拉」、「翻譯月亮」和「鴛鴦.炒飯」。

其中「彭朵拉」和「鴛鴦.炒飯」,戲劇性地用了粵劇的方式來唱念詩歌,極具感染力。現當代詩歌,居然可以用來做粵曲的唱詞,唱出來還極具音韻美,真是令人驚喜。「彭朵拉」是潘朵拉女神的中文名字吧,而她出場時竟然是個刀馬旦的形象,全身黑白,一股肅殺之氣。「鴛鴦.炒飯」則是全劇較為輕鬆的段落,用奶茶咖啡熱鴛鴦、揚州炒飯等香港特色的飲食,引起共鳴。講到奶茶的沖法時,用的是粵劇念白,第一次知道原來考究的奶茶要用五種茶葉泡製而成,也可算是香港特有的匠人精神了。此處念白比粵曲更加通俗易懂,也在最平凡的茶餐廳奶茶中,折射出強烈的文化認同。「翻譯月亮」則恰恰相反,用多種語言(如果沒聽錯的話,有英文、法文和中文)提出了一連串形而上的問題:「Could I translate the moon of Hong Kong?」「在海上,是誰最早看見月亮?」「下一個海浪是甚麼形狀?」事實上,當我們把目光聚焦在月亮上的時候,執著於辨認香港的月亮還是他處的月亮就變成了一種迂腐:月亮就是月亮,它不是香港的,也不是他處的。佔有月亮的慾望,是否和佔有某種話語權的慾望一樣,是徒勞的呢?文字是否只是話術,是否最終只能走向虛無呢?

還有反覆出現的一幕,叫人念念不忘:女士要在機場過境,嚴密的安檢再三發出警報聲,於是她耐心地打開行李,脫下衣服,脫下鞋履,對所有可疑物品向官員一一解釋,最終順利過關。第二次,同一位女士,同樣的情境,她不再解釋,逆來順受,只圖快快通過。創作者通過前後的反差,解釋人們為甚麼往往選擇沈默、選擇方便,從而一步步放棄了自己該有的聲音。

也斯1993年出版的《記憶的城市.虛構的城市》裡有著這樣一段話:「我發現這座城市也像我一樣患上健忘症,到處是拆了一半的樓宇、丟失的地盤、擱置的計畫、塵封了的玫瑰園。大街上的大廈換了名字。今天的廣告忘記了昨天的廣告,幾年前發生的事,說過的話,大家都記不起來了。」在也斯的作品中,我們會看到一種對香港近乎偏執的愛,想要為她做些甚麼的急迫感,以及字裡行間想要留住在眼前逝去的城市的願望。也斯先生,今日的香港已經不再是你詩中的樣子,今日的香港還是你詩中的樣子,她一直都是你口中「殞落與新生的福地」。

我看過進劇場的《樓城》、《黑鳥》和《安蒂崗妮》,雖然都是意圖深刻的作品,但是沒有一次像《島物詩游》一樣真正觸動到我。如果說進劇場想要通過詩歌這樣相對無情節、無故事、無衝突的方式來幫助觀眾記憶香港、構建香港、虛擬香港的話,這次他們做到了。因為時間的流動,我們無法有一個統一的答案,但是至少,我們捕捉到了這個城市幾個真實的瞬間,用此來抵抗遺忘,足矣。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香港重要詩人、作家、學者、文化人,生於1949,於2013年辭世。美國加州大學比較文學博士畢業,六、七十年代開始創作,寫詩、小說、散文,亦致力於跨媒體創作。曾與朋友合辦雜誌,曾任文藝刊物編輯,從事翻譯工作,包括法國、拉丁美洲小說及美國地下文學,亦撰寫評論。1998年起任職香港嶺南大學中文系比較文學講座教授,後兼任人文學科研究中心主任。著有《蔬菜的政治》、《東西》、《博物館》等多本詩集,被譯作多種語言。又著有《越界的行程》、《後殖民食物與愛情》、《布拉格的明信片》等多部小說。

梅卓燕 MUI Cheuk Yin

1973年起在香港隨劉素琴老師學習中國古典民間舞及東南亞舞蹈。81年加入香港舞蹈團,曾擔任舞劇《黃土地》、《胭脂扣》、《玉卿嫂》女主角。85年於香港青年編舞大賽中獲中國舞組冠軍,獲獎學金到紐約學習現代舞。回港後開始投入創作,包括獨舞作品《遊園驚夢》、《狂草》等,並創作舞蹈劇場《日記》系列,及活躍於詩、畫、裝置等跨媒介創作。

進劇場 Theatre du Pif

進劇場 以其跨文化的傳統、創作英、粵語的原創劇場作品,成為香港重要的劇團之一。劇團的作品主要以工作坊、編作排練和與戲劇家和不同範疇的藝術家合作的形式來創作。進劇場的製作揉合形體、文本和視象,當中的詩意和戲劇力量令人激節讚賞。除了劇場創作,進劇場還在英國和香港舉行題材廣泛的教育與社區外展計劃及演出。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