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當創作成為逃離的路徑——鄭虹個展「讓一切靜止,成為永恆的地方 」

文/攝:若水 | 本文轉載自2018年9月號(vol 85)《△志》

鄭虹曾自白說過,她喜歡從城市裡逃離。可是,大概每個香港人想像到亦知悉,要逃離一個城市不是容易的。你需要一本護照、巨額金錢、敢於告別熟悉的一切的膽量。如果切實而言不可行,那還有甚麼其他辦法呢?

大概創作是鄭虹逃離的路徑。如果瞬息萬變的城市可厭複雜、熙來攘往,何妨用畫筆將之簡化重塑,把它轉化為寧靜烏托邦的可能。鄭虹今次在am space的個展「讓一切靜止,成為永恆的地方 」,展出了一系列以炭筆布本畫作,以及一些強調光影的裝置作品,呈現著她心裡嚮往的地方。

鄭虹的畫確是靜謐的。平順的炭筆,塗繪出均勻的陰影。數塊不同暗度的陰影尤似堆砌著幾何圖案,於是畫裡有了立體與場景,於是才認得了那是城市的一隅。構圖是簡單的,卻有明晰層次的光與影,像《在到天台前的頂樓》,明明是繁忙城市的一角,卻竟在內裡看到了令人感覺安靜的光,還有淺淺的灰;或像《在車窗外的大樓》,在整片漆黑之中,透出了一線光管的光。但奇妙的是,如果沒有那樣龐大的黑,大概也就意識不到光的存在;正如不曾在煩吵城市裡待過,就不會明瞭寧靜的重要吧。

除了畫作,裝置彷彿流露著一些小趣味:似是日常裡的小習作與小遊戲,令人暫時忘卻繁囂城市一會兒,或者能從縫隙裡透過專注尋得寧靜。像《在盒子裡》,透過鏡像折射了光,木箱裡出現了一個比較淺色的平行四邊形,構圖與她的畫作同出一轍,只是那非由炭筆所畫,卻是由光與鏡所製造,當中不像畫那樣需要漫長的創作過程,卻來自於每一剎那當下光的閃爍與鏡的反映,但是同樣耐看。旁邊的《在雨天的天台》,馬達會促使綁著繩懸垂著的小石觸碰水面,於是水面就牽起了漣漪,用瞬間、用動態描繪起浮光掠影,很適合駐足然後看著發呆。這些裝置作品似乎是訴說著:要逃離,其實可以是一瞬間,只要讓腦子放空,不需太久。

在整個展覽裡,也許比較看不出逃離空間的,其實是《在某些重複的晚上》,那是藝術家在筆記本上,用炭枝、鉛筆畫的一些簡圖,或者草稿,上面另外有一些打上去的字跡。看的時候,忽發奇想:與其說用畫筆去創造出一個空間讓自己能夠逃離城市,不如說在鄭虹筆下,創作、畫圖本就已經是一種逃離。

鄭虹用「逃離」這字彙,似乎有其意味。逃離這個字眼,彷彿有點負面的意思,帶有怯懦、逃避的意味;同時喻意著活在「城市」之中,,才是最「正路」、最正當的選擇。不免令人覺得:創作或放空對於一般人來說,是有點奢侈的事。因為每個人都要繳房租、要供樓、要交家用、要承擔自己或他人的日常開支,很少人有逃離的條件或本錢。在城市裡不斷工作,彷彿才是不逃避、勇敢承擔生命的表現。

但當看鄭虹這展覽,有另一個想法竄進了腦海裡:如果當現實煩囂、痛苦到難以忍受,偶爾逃離放空一下,將熱情灌注在自己想要的領域,或者透過創造自己的世界,無論是創作、或者是其他的途徑,讓自己重獲平靜、從世界裡重新看得見光,其實不應是一種奢侈,而是一種生活裡必須的練習。因為唯有通過適時的逃出,才可能得到面對繁囂都市的勇氣與耐性。

而所謂的逃離,其實目的地是在哪裡呢?與其說是畫裡的世界,我想,更像是逃往內心的地方,讓自己平靜下來——而這原是沒有甚麼可恥的。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鄭虹 CHENG Hung

鄭虹生於1993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文學士),主修藝術。作品於高雄藝博2017展出。2017年獲得出爐藝術新秀獎和嘉圖創作獎。2018年參與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駐留計劃。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