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由藝術打破性別的沉重枷鎖——「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群展

文:Lam Chan . | . 圖:大館當代美術館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3月號(vol 90)《△志》

大館當代美術館最新展覽探討近年熾熱的性別議題——「表演社會:性別的暴力」,這群展的策展人法蘭克福現代美術館館長Susanne Pfeffer苦笑著說「不知是幸運或是不幸,剛好主題切合並回應近年來引起激烈爭論的性別議題。暴力可不單單指動手的拳打腳踢,日常生活中隱藏著各種形形式式的限制,構建這些規限的許是成長環境、文化歸屬、現有權力結構、社會規範、宗教傳統和生理表現等。這些結構上的暴力剝削無疑大大地規範了世人的身體、性向、身份和行為等,是次展覽試圖藉由藝術打破這些建基於性別的繁重枷鎖。藝術家通過創作反映社會上一直以來對人類的姿勢動作、語氣音域、行為儀態及潛藏欲望的規範,並嘗試揭開隱藏在各式框架下建構成暴力的面紗,試圖借由作品跨越以性別之名的界限。」

在參展的十一位藝術家當中,本地年輕的媒體藝術家黃炳就通過其創作的單頻道動畫《你要熱烈地親親爹哋》,發展出一個反敍事論述來抗衡傳統家庭及以異性戀為中心的社會體制。從故事選材、籌組內容至畫風皆由他一人創作,作品滿是個人色彩,其動畫角色彷彿標誌著自此一家。觀者或認為畫面的場景設計,許是霓虹燈或受狹窄的生活空間佈置所影響,背景都顯而易見是香港。他為電腦動畫旁白配上地道廣東話,展示出獨特濃厚的地區特色。旁述的色情劇本往往火辣激情,卻配上正經八百平淡無味的聲調,所帶出的喜劇效果好比周星馳式獨有的無厘頭,用上最正經的語氣神情平靜地說著最該令人熱血沸騰激動的情節。黃炳分享說「曾有人建議我該考慮用英文作敘述,以便作海外展覽之用。可是我往往表達的不是從朋友們聆聽回來,便是自身的經歷,當然當中也有些是憑空幻想出來,但畢竟都是在香港這個城市發生。要是轉換成英文劇本和獨白,那片中所散發的文化背景和地區的社會政治氣氛也得被改變。舉例說我英國的朋友對脫歐之事感到氣憤,說到像是世界末日似的,可是我卻認為當前香港的政治氣候更令人懊惱。所以我想每個人對自家都有著不一樣的偏心,亦因此我甚少能於旅行當中取得靈感,反而踏實的生活才能刺激到我創作,並表達出對現世的不滿。」

例如此動畫作品,其實是源於他女友在分手後說已懷孕,他固然感覺突然,卻也已作出心理準備一起承擔。怎料到最後只是一場大話,令他感覺世事的兒戲,不知究竟若是前女友真的懷孕,然後自己決定把他生下來,再於多年後告訴他已有後代的荒誕,還是現在這樣告知他只是戲弄一場。「作為男性,我感到徬徨無助,最後能作出決定的只有擁有子宮的女性,不要說是主導權,男性彷彿連參與權也沒有。我更是不明白有些老來得子意外地發現自己有私生子女的人何來喜悅感,我覺得萬分恐怖因為這橫空出來的後代有如活生生的罪證,指證當年未能一盡父親的責任。」

黃炳的作品備受批評充滿父權式的表述,然而聽他說完以上的一番自白,不由得訝異這活脫脫就是女權主義。提到其動畫被評為第三級,他平淡地回應說「雖然說只有在香港生活才能激發我的藝術創作,可是藝術是沒有邊界的,過往在外國作獨立放映時,好些家庭是扶老攜幼般參與,影片完結後還舉家在熱烈討論片中的三級情節。」於他眼中,最重要是劇本的撰寫,反正是單聲道旁白,配上翻譯字幕也就足夠。情色只是他用來講故事的手法,並不是內容本身。「而從一開始我也並無多想便用色情來包裝故事,因為性愛是件愉悅的事,並發覺一般觀眾都是以正面的態度來面對,可是他們就是不敢多談,卻又看得出他們希望看到更多,這內心的矛盾抗爭很是明顯的。」

同用上新媒體作為媒介的還有新生代中國藝術家馬秋莎,在她的八分鐘單頻錄像《從平淵里4號到天橋北里4號》,每一秒的自述可謂觸目驚心,皆因她在口裡放了刀片。在自白與父母的關係、重男輕女的家庭背景,以及從小學的藝術經歷和往後的錄影創作時,除了要承受內心深處的掙扎,還要忍受刀片對舌頭的刺痛傷害。伴隨著九十年代個人電腦及新媒體技術的發展,也包括中國的獨立電影運動和實驗電影潮流的影響,使錄影藝術在中國大陸呈現一種不斷擴充套件中的美學實驗。到了今天,日漸發展成影像藝術的主題。影像不僅是一種當代藝術的媒介,更表現為一種強調見證與記錄、具有社會參與和行動力的重要方法論。正如馬秋莎雖然講述的是自己的個人經歷,卻涵蓋同代人共通的成長感受。

Marianna Simnett於2014年創作的高清單頻錄像《乳房》亦為另一驚心動魄之作,據說在倫敦蛇形藝廊展出時,居然令兩位觀眾當場昏厥。站在鏡頭前的是一位樣貌標緻的金髮小女孩,塗上鮮紅色唇膏,散發出成年人的烈艷誘惑,令人焦躁不安。而影片又極其充滿感官刺激,除了有不斷拉扯牛乳頭的特寫又有噴奶,更有奶昔泡沫的近鏡。牛乳頭隱喻為女孩的鼻子,在片尾女孩用刀割去鼻子毀了容,以此彷彿比喻牛沒有了乳頭。最後她們倆皆能自由地活在體制之外,獲得最終的釋放。可見性別框架是藝術家關心的議題,唯她的興趣可不僅限於女性。2016年她創作了《The Needle & The Larynx (針與喉頭) 》,用錄像紀錄醫生在其頸部注射肉毒桿菌入喉嚨。原來在英國有不少年輕男士都會進行此手術,務求令自己的聲音變得更深沉,富有成熟男性魅力。

另一多媒體藝術家Pamela Rosenkranz則帶來於去年創作的《性能量(三幅威而鋼畫)》,她每每恰當地採用了單色畫作為其藝術的語言,使之看似是墨跡的印記或膚色的比喻等。通過直接、坦率地減少那些能夠形成生產的發展與資本主義條件的符號,藝術家無疑替換掉其作品中那些看似主觀的姿態。她的思維顯然是唯物主義,並對主觀這一事抱有強烈的懷疑態度。她認為應該抹除身份和性別的差異,並感覺將自身指認為一個女性的狀態是毫無意義的。她的作品亦多在表述今時今日藝術家和商人的角色無法區辨的情境,全因他們分別為創作者和創新者,隱隱地指出藝術家創作藝術品,抑或是觀眾想要領會作品所需要的能量。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黃炳 Wong Ping

黃炳的動畫作品持續以統制和約束為創作命題。在性的層面上,他就慾望和著迷兩極描述構成個人羞恥的大膽行為或畫面。以《狗仔式的愛》(2015)為例,黃炳闡述一個拘束的男生對一個乳房長在背後的女生的癡迷。動畫圍繞著自身無法駕馭的情慾,直至兩人開始交往後男生終於明瞭真心的意義。反之,《慾望Jungle》(2015)的主角自厭不能滿足妻子的性需求。選擇在家中當性工作者的妻子被警察利用,憂鬱且無助的丈夫因而萌輕生的念頭。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