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無聲仿有聲 —《星光夢裡人》

文:阿角 | 圖:安樂影片 | 本文轉載自2012年2月號(vol 11)《△志》

相信大家看過的默片少之又少,有人視之為電影演變的其中一個階段,有人更會把它與「悶」、「舊」等等詞語連上關係。事實上,無聲電影的確在有聲電影出現後瞬即被淘汰,甚至連差利.卓別靈在堅持數年後,也開始轉拍有聲片。不過,今年奧斯卡大熱電影《星光夢裡人》(The Artists)卻證明了,說故事,無聲可以比有聲動聽。

現代默片

1927 年,第一部有聲電影《The Jazz Singer》面世,從此電影業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有聲電影的出現,讓觀眾能夠聽到演員講對白、唱歌,除了帶來新鮮感之外,相對以動作和字幕交代劇情的默片,它也為電影開拓了另一種更貼近真實的敍事方式。縱使無聲電影有其獨特美學,但面對有聲電影的種種優勢,它在十年間便完全被取代了。

《星光夢裡人》便以這個年代為背景,藉著荷里活默片巨星George Valentine 及寂寂無名的新人Peppy Miller 截然不同的命運,講述「有聲化」為當時明星帶來的衝擊:George 才華洋溢,對開口演戲卻顯得不屑甚至恐懼,以致被視為過時;Peppy 充滿熱誠,以有聲電影的風潮作為踏腳石,搖身一變成為萬人迷。二人迴異的際遇,令他們縱使互相吸引,距離反而愈來愈遠……

以「藝高人膽大」來形容這部電影絕不為過。在默片已經絕跡的今天,導演卻以現代的手法,配合無聲電影的元素如音樂、字幕、形體動作,拍出一部「類默片」。片中雖然( 差不多) 沒有對白,但觀眾亦不難理解故事中的情節和感情,足見導演對每個場景、每個鏡頭的巧思,可謂一次電影語言運用的完美示範。這令此片不單在康城影展大放異彩,更成為奧斯卡的頂頭大熱,最重要的是漂亮地為默片平反:沒有對白,觀眾也可以很投入!

走進有聲時代

大家可能會想,無聲變有聲不過是「開口講對白」這麼簡單,但其實當時有很多當紅的演員,就是因為聲線難聽、鄉音濃重而被片商遺棄。1952 年的《萬花嬉春》(Singin’in The Rain) 便以此為題材,片中的「歹角」正是一個聲音刺耳、性格差勁的女明星。當然大家也著眼於片中亮麗的歌舞和歡快的劇情,對她遭遇自然不感同情,不過比起成功過渡的男主角,事實上她才是當年大多數明星的代表。

而1950 年的《日落大道》(Sunset Boulevard) 則以悲劇的角度,透過一個年華老去的過氣女明星,正面講述這些默片明星的可憐下場。比《星光夢裡人》的George 幸運,女主角Norma 一直過著富裕的生活,然而金錢卻填補不了她的空虛。每天計劃著如何復出、說著當年在片場迷倒眾生的往事,她也陷入了愈來愈瘋狂的境地。片末她殺人後,面對傳媒追訪的鏡頭,一句「I'm ready for my close-up」,驚悚之餘也帶一點唏噓。

最後也不免要提到差利.卓別靈。作為一代默片大師,卓別靈到1936 年的《摩登時代》(Modern Times) 才開金口:流浪漢為了打工唱歌娛賓,卻忘記歌詞亂唱一通。此後卓別靈正式擁抱有聲電影 ﹣相信這段「情節」,也許是大師心聲的自白吧。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