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烏蒂.蘭普—— 來自柏林的媚惑嗓音

每當說起烏蒂.蘭普,別人總是如此形容她:德國跨界歌后、聲色藝俱全的千面女伶。但這還不足以說出她在音樂上的變化多姿和巨大引力。她的實力橫跨古典與流行樂,唱腔裡盡是譏誚、性感和憂鬱,同時充滿戲劇力。今次在藝術節中夥拍皮亞蘇拉原班樂隊演出,對愛樂者來說絕對是難得的盛事。

你對音樂有何看法?你想借你的音樂/你的歌來表達甚麼?

烏:其實我想以音樂來說一個故事。一個關於歷史和生命的故事。你們也知我原來的演唱曲目是來自作曲家柯特.懷特 (Kurt Weill) 與劇作家布萊希特 (Bert Brecht) 的作品,以及魏瑪共和國(Weimar Republic) 的音樂, 這種音樂後來被納粹黨禁止。對我來說,去復興這些作品、重新開展一個德國與自己過去歷史以及可怖罪行的對話是非常重要的。

在這個音樂旅程上,我對法國 Chanson ( 法語情歌)也有深刻的體會,這對我來說是極其寶貴的音樂文獻。還有我的一些創作,以及演繹極受歡迎的現代探戈大師﹣皮亞蘇拉 (Astor Piazzolla) 和赫拉蕭.費雷爾 (Horacio Ferrer) 的作品。總之,我非常享受帶著觀眾走到一個可觸及內心的音樂世界裡。

我實在喜歡唱歌,無論唱的是熱情、希望、絕望、失去、愛、欲望、逃避、或生活上足以拴住人的種種情感。

 

你在《迷失探戈》中會表演甚麼歌曲?當中會否有任何即興演出?

烏:我們演出的是11 首皮亞蘇拉、費雷爾的作品,加上我向來有演唱的法語和德語曲目。當然會有一些即興演唱,總之務求令大家深深感受到令人讚嘆的探戈舞曲。

 

為何你會有與皮亞蘇拉老樂師們合作的念頭?

烏:這次演出對我來說實感到萬分榮幸,可以和皮亞蘇拉的經典音樂配合,而這些樂曲背後蘊蓄著這麼悠久的歷史。鑑於樂手們很多巳年紀很大,也沒法將每一個都帶到表演台上演出,不過當大家聽到演出中的樂音,絕對是皮亞蘇拉原裝正版的樂音與技藝。我在皮亞蘇拉的音樂和費雷爾的歌詞面前,就好像一個小粉絲,我喜歡緩緩地沉浸在他們的故事裡,感受他們的血脈,和他們的探戈作品中那份熱情和感傷。這一份情感對我來說實在非常強烈,縱使我並不是生於阿根廷的文化裡。當中的劇場魅力和靈魂的觸碰,都令我產生一種在家的熟悉感。他們的音樂教了我如何用內心直接感受到探戈的奧妙。

 

你的音樂文本實在非常廣闊,橫跨古典與流行樂壇:由德國的抗爭歌、音樂劇大師戡德與艾布 (Kander & Ebb) 、桑德海姆 (Sondheim) ,到當代流行作家兼歌手尼克.凱夫 (Nick Cave)、湯姆.威茲 (Tom Waits) 以及埃爾維斯.科斯特洛的作品(Elvis Costello)…你是如何做到的?

烏:我經歷了一個很長的音樂旅程。在這三十年的演唱生涯裡,尤其在最初,我特別叫自己嘗試多點不同的音樂類型。不過近年我較喜歡做個人演唱會。我享受著自由和即興演繹,在懷特作品、法國chanson 的基礎上發展出我自己的音樂,作為一個演唱者的同時也感到自己變成了樂器一般發出了樂音!

 

你在過去也演出了不少歌劇角色。現在看來,你最喜歡哪一個?

烏:我喜歡《酒館》(Cabaret) 中Sally Bowles 的角色,還有在《藍天使》(Blue Angel) 中的Lola。不過我永遠不會喜歡一週演出八場,實在太多了…。我喜歡在表演中能帶出生命的脈動。最近我喜歡自己創作的、注入了查理.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ki) 詩作的音樂作品。

 

你在空閒時喜歡做甚麼?

烏:我最喜歡和我的三個孩子共享悠閑的時刻。他們對我非常重要,我會花很多時間在他們身上。我也喜歡打網球、騎馬和溜冰,雖然平日也很少這樣做了。嗯,總之我喜歡和我的家人一起做一些有趣的事,例如一起入廚、看電影、跳舞、購物之類。

 

你如何獲取靈感?

烏:我對每一件事物會抱持好奇心和敏感度,無論是政治與生活、關於世界或社會上的不公。對於上述的混亂狀況也足以啓發我把當中的悲痛灌注在歌曲中。我也會面對一些唱腔技巧上的挑戰,不斷嘗試開拓自己的局限和視野。

 

談談你最近的工作好嗎?

烏:除了《迷失探戈》的演出,我即將和Wynton Marsalis 在紐約林肯中心演出。屆時我會演出我的新作﹣融入了查理.布考斯基 (Charles Bukowski) 詩作的音樂。這對大家來說將會是一個嶄新、前衛又大胆的作品!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