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沒有答案的關懷——楊海美個展「給蘇珊」

文/攝:若水 | 本文轉載自2018年9月號(vol 85)《△志》

看這個展覽,不知怎地飄來一陣懷舊又遙遠的氣息。這樣想大抵也是合情合理,因為這裡的展覽品,一部分是相片、一部分是旅行用品、還有一部分是教人聯想起兒時回憶的物件,這些看來就像屬於某個陌生的人的物件及回憶。在這潔白舒適的空間裡,看到從窗外透射而來的光線,還有玻璃外頭點點綠草點綴,整個空間裡彌漫著一種溫暖卻又神秘的色彩。當發現場刊上、門口上寫著「給蘇珊」——於是令人好奇:「蘇珊,你是誰呢?」

也許,我問了藝術家楊海美也想問的問題。

充滿謎底的距離

有的展覽的目的,是為呈現對某議題的認識與立場、有的是為呈現出某種觀點、有的有特定訊息想傳達——可是,「給蘇珊」不是以上提及的類型,它更像是提出問題及抒發情感。在展場走完一圈後,予人覺得,藝術家未必很熟悉這位蘇珊,展覽表現了很多謎團,但毋庸置疑當中展露著想要了解她的強烈渴望。

甫走進展場,便看見《817》(圖a),那是一段很短的影片,影片裡的手想要打開某個舊行李箱,但怎麼去調校那箱子,卻總打不開。旁邊附有一張相片(圖b),似乎是一個化妝箱,內裡裝著各種顏色胭脂或是眼影,卻教人不太肯定。這大概是「蘇珊」遠行時帶著的箱子,但是他人無法打開,猶似只屬於她的秘密,即使藝術家試著解開那謎底,卻苦無要訣。

多重的身份

走進深入一點的地方,就看見《蟲蟲》(圖c)。那由兩件裝置組成,一是搖籃上的陶瓷攬枕,另一是架上一條有著異國風情的花布裙(圖d),旁邊還亮著一盞盞有著燈,燈上透視不是印尼的紙幣花色,就是香港的身份證紋樣,彷彿訴說著「蘇珊」身份之謎:哪個國境在她心中才有如光之希望呢。

攬枕本是小孩的慰藉物,且是母親的代替品,但本來柔軟溫暖的存在,卻用堅硬冰冷的陶瓷製成,似乎透露著一種距離。然而布花裙的線條卻用釉藥以高溫鏤嵌在攬枕上,即使有些變形,卻訴說著兩物件之間的關係——布花裙的主人,是否即攬枕的替代品,是否意味著蘇珊未適應母親的身份,及從印尼來到中國/香港的生活?

 

蘇珊的抉擇

在一扇放在地上的窗裡(圖e),左面寫著LEFT,右面寫著RIGHT,似是很理所當然;惟LEFT有「離開」的意味,而RIGHT亦有「正確」之意。似在暗示著:窗有逃出或對外的嚮往,然而不知這種離開是否正確?這彷彿在想像、演繹蘇珊從印尼來到香港時的猶豫。只是這其實是藝術家的想像,那終究是久遠之事了。這種帶有想像的回溯,帶出的是對過去的疑問,不是對現實的呈現,但無疑透露著對蘇珊的關懷。

來到空間的轉角處,那裡擺了一張桌子(圖f),桌子玻璃下(圖g)是一張張寫著印尼文的卡片,上款寫著「Buat Suance」(給蘇珊),上面該是訴說著越洋寄來的思念與祝福;於玻璃上有藝術家為那些印尼語逐一翻譯成英語的筆跡,當中滲透著想要理解蘇珊的意志。旁邊的耳筒播放著充滿異國風情的歌,在桌子下面有用平板電腦放映著無邊的海,還有放在窗前隔著一層窗簾、由信紙摺成的小船——都籠罩著鄉愁(圖h)。在窗簾上印有彷似詩的美麗句子:「一直流入海洋/你的歷史就像一隻船/商人們乘船遠航/在美麗的河面上……」似是想要肯定蘇珊決定離開的勇氣、及走過的長路。

 

沒有指稱因此更美麗

蘇珊的故事終究只有疑問、好奇、想像,卻沒有答案。展覽是刻劃了一個故事,縱然故事裡滿是謎團,可是啊,無論故事是真是假,也許重要的是想要關懷、好奇的心思。而且,是作為一個熟悉卻又陌生的存在的關心。蘇珊,也許是藝術家的母親,而身處於母女關係,女兒一般自然而然會將「母親」身份視為蘇珊的一切;但展覽卻是關注蘇珊身為母親前的心境、過去,她嘗試將蘇珊視為一個人、而不單是母親,故此展覽的名稱是「給蘇珊」——它強調是這位女性獨立的存在,而非她所有的社會身份或責任。難得亦在於坦承:自己並不熟知她的過去,亦意味著她肯定她擁有豐厚複雜的歷史,她有她美麗的秘密,這些都不會因其離開故鄉、或為新生活犧牲而褪色。

謎團教人有點不明確,反是空間與想像豐富了展覽。沒有明言和蘇珊的關係,還有一暗示:蘇珊的故事不只是她認識的某個人的故事,而是一眾從故鄉前往異國的女子之故事。她們可能只帶著一個行李箱,彷似一無所有,但展覽卻是想說:不是的,她們擁有秘密與歷史。每一個勇敢的女子都值得別人的好奇,亦值得去關心她們獨特的經歷與故事。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