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沒明言的日落——楊沛鏗「上個夏天的日落」

文:翠玉瓜 | 圖:翠玉瓜、Blindspot Gallery | 本文轉載自十一月號(vol 65)《△志》

失戀是可怕的。記憶難忘,致使失戀以後人即倉皇,戀情已故,感情卻長久牽繫心內,久久未竭。然而感情、關係,訴諸文字或許準確,豈可能用具體事物呈現出來?楊沛鏗卻以一系列的植物及園藝、水裡生態、攝影、裝置,以隱喻來描寫關係,抒發對逝去愛情的追憶與遺憾。用物件去書寫感情,使一段私密的感情、記憶,當中蘊含的複雜情感立體化,呈現予觀眾眼前。當中不明說又富含詩意,藝術家自有其意,觀者自有其想——楊沛鏗呈獻的「上個夏天的日落」,沒有明說,意旨模糊,亦因此能引起迥異想像。這日落於每個人心中,似乎都不一樣。

甫入展覽,即見3張名為 The Saddest Sunset的攝影作品。觀賞不同地方燦爛美麗的日落景色﹐是戀人們最愛的玩意。在相戀時觀看,自是甜蜜回憶;但失戀以後,再美好的風景都只會令人悲傷。日落之美,在於其絢麗,但其往往消逝得很快,可以在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就彷如愛情一樣虛幻而難以掌握。這些照片令人聯想到,乃是將與舊愛一同觀看的日落掛在展場中,像是對美好往昔的懷緬,但同時顯得冰冷而陌生︰將之裱起並封印在畫框中,像是靜止了不再流動,但同時缺乏了生命,宛如已逝去的愛情。

Pineapple Sea是以兩組模仿菠蘿組成的裝置。菠蘿的特性乃能夠存聚水份,在窗邊,水龍頭的水不斷緩緩流下,菠蘿狀的海綿吸收了水份,猶如人面對情感與關係的變化,只能默默承受,收藏起自身的情緒,那種無法宣洩與難以快樂起來的進退維谷,是失戀以後常有的感覺吧。走進左面的黑房,可見到Last Summer Sunset,是一個被蠟所包圍的蠟燭,蠟成厚而高的牆,重重裹著棕櫚樹,似乎美好的日落記憶已被凝固,難忘卻又變得死寂冰冷,猶似感情留下來的記憶總令人矛盾。旁邊的Sunset Light,則邀請觀眾來點火,親身感受那火光如日落與愛情的瞬即幻滅。

轉左向前行,即見到大型裝置 The Cave,作品由3張不同高度的桌子組成,其中一張上放著一些已漸凋零的花瓣,還有高腳酒杯。昏暗環境、酒杯與暗色桌布營造了一種浪漫的氛圍,但花瓣的頹敗與酒杯的空洞似乎意味著戀情不再,已經過時。用桌布搭砌的裝置,貌似神秘而深不可測,但鑽進去一看卻是空無一物,猶似美好感情在消逝過後,彷彿甚麼都不曾留下。

向前走,即見3件由貝殼標本組成的雕塑裝置Born with Two Hearts、Three to Tango、Wiped off the face of the earth,構成了愛情三部曲。貝殼的形狀令人想起性,它們糾纏的姿態就如人們相擁或痴纏。作品的名稱似乎暗示了這段關係甚複雜,乃是一種叫人懊惱的相處與接觸。用玻璃盒罩起這幾個作品,又予人侷促難以逃離之感。

稍為向左往前走,可見另一組大型裝置Music Box (bedroom),那由7個魚缸組成,當中一些魚缸內有釋出氣泡,或有流水牽起漣漪,燈光於充滿動態的水裡閃爍,靜中有動,既是美麗,又隱約予人不安感。紅藍色的交錯變換,於氣泡裡浮動,猶如人心於關係和愛情裡的憂慮。這種焦躁不安難以言說,難以坦白披露,藏於心底卻蠢蠢欲動彷如暗湧,那是一個如睡房一樣私密的空間,蘊藏著秘密但無處宣洩。

在展覽的最後,則放置了一系列的作品Cacti。那些仙人掌狀的雕塑,其實是河豚標本。實質是動物標本,外表卻是植物,似乎表達了一種表裡不一︰人的內心與外表並不完全吻合。就像在失戀過後,人的內心總是一觸即碎、仍抱持著傷感,但在外表仍須顯得堅強,唯有學習麻木及與他人保持距離,才可能不讓脆弱的心崩潰。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楊沛鏗 Trevor Yeung

楊沛鏗 (生於 1988 年,廣東省東莞市) 於 2010 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學院,現居於香港。楊採用植物生態,園藝,攝影和裝置來隱喻對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而得到舒懷。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