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每人心中的香巴拉

香巴拉(ShamBhaLa),意指世外桃源、極樂世界,像西方的天堂。不論你是否有宗教信仰,每個人心中大概也有一個理想的世界,只是在營營役役的生活中,談這些也太虛無飄渺了。萬瑪舞蹈劇團藝術總監萬瑪尖措,是今次香港舞蹈團荃灣大會堂場地伙伴計劃精選節目《香巴拉》的編導,他並沒有要展現一個遙遠的國度,令觀眾憧憬過後又再回到磨人的現實裡;而是為每一位觀眾開一道門,讓他們感悟而覓得自己的一片天地。

《香巴拉》於10月17、18日上演了兩場,談的是生死輪迴,這個課題對香港人來說,似乎有點太沉重。然而,它並沒有道出甚麼佛教教義或佛偈,或者說教式的要「點化」你。編導萬瑪尖措刻意不去安插個人的主觀意圖,給予觀眾更大的空間:「香巴拉在藏文化裡本身不那麼具象,不完全歸屬於精神或物質世界的,而是在中間的位置,像一扇門的入口……這個劇不是戲劇性或歷史性的舞劇,不是說故事,而更多用象徵性的手法、符號化的概念,給觀眾更大的空間,每個人的心目中都會有不同的理解。我不認同導演該很傲慢的賦加一些東西給觀眾。」

在形式上,《香巴拉》亦糅合西藏古典舞、土風舞、金剛舞及現代舞等多種舞蹈風格,與其開放的概念相輔相承。萬瑪尖措說:「今次的舞蹈劇場,跟傳統不一樣,相對自由、多元,主題可表達得更豐富立體。」觀眾不單跟隨演員的舞蹈形體動作,徐徐進入思潮起伏的精神世界,編導亦加以運用現場聲音,例如演員動態所發出的聲音,營造跌宕的氛圍;舞者最後以現場繪畫行為藝術,拼湊曼荼羅的巨型圖案,成就震撼人心的畫面。

萬瑪尖措不拘一格,他形容自己建基於學院派的創作方式,同時受外來文化影響,而成今天融匯東西文化的風格。然而,他最著重的,是如何跟觀眾真誠地溝通:「我的舞蹈講求真正的內在表達、跟觀眾溝通。我從小在藏文化中成長,整個作品就來源於我的家庭教育、信仰、生活細節、所思所想,而不是模擬著甚麼。例如我自己親身見證過天葬,劇中的那一幕是我的原始感覺的真誠表達。」

怎樣的觀眾,構成怎樣的作品

香港人去西藏旅行,喜歡帶著獵奇式的心態觀光,追著當地的人民來拍照,卻未必真正(有興趣)看到西藏的真面貌。《香巴拉》則撇棄一般西藏民族演出那華麗愉快的形象,為要表現更深層次的文化底蘊,表達藏傳佛教的價值觀和生命觀。即便如此,萬瑪深信,不同年紀、文化背景的人,仍可有不同感覺。

「《香巴拉》到美國上演時,我曾擔心過美國觀眾的反應,始終美國比較上是天主教、基督教為主導,文化背景不一樣。出乎意料,芝加哥有許多觀眾跟我們交流,反映他們的劇場教育的感知已成熟,對藝術都很寬容。」而因著這種異地文化的交流,作品亦會有所改動:「版本一直隨著時間、感覺、新的想法而改變,例如在當地遇到美國的華人,啟發我將一些有關人性的面向加進作品裡去……當然整體框架沒有改變。」

今次萬瑪尖措帶著他的萬瑪舞蹈劇團來港上演《香巴拉》,當中還有香港舞蹈團外展及教育部的舞者參與演出,他盛讚香港舞蹈員的水平頗高:「香港的舞蹈員很投入、開放、自由。因為劇目較象徵性,內地的演員對於一些大概念較難掌握,或許要嘗試四、五次,但香港演員一、兩次已做到了,能力水平比較高。」

萬瑪對香港的舞蹈作品亦印象深刻:「香港的作品很真實、單純,給我強烈的感受。我相信,純粹的作品是由觀眾而來,因為觀眾有這樣的態度,才能滋生出這樣的作品。」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萬瑪尖措 Wanma Jiancuo

萬瑪舞蹈劇團創始人及藝術總監,中國舞蹈家協會會員、中國文化促進委員會委員、西北民族大學客座教授。生於藏地,12歲時進入中央民族大學研習芭蕾、民族舞蹈和現代舞等不同形式的舞蹈,第一位獲得文化部文華大獎的藏族舞者。多次受邀與國內外舞團及舞蹈家合作,創作舞蹈作品二十餘部,曾獲得專業舞蹈賽事如桃李杯、荷花杯、全國舞蹈大賽及CCTV舞蹈大賽等各個獎項。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