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極權圖書館——「智海漫畫展:圖書館與六樓地下室」

文、攝:苦瓜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9月號(vol 96)《△志》

圖書館,彷彿從來都是知識、歷史的象徵;但同時,它亦意味著一種體制,擁有將各種類的知識分類、排列、定義甚麼書籍值得納入為館藏、甚麼書籍可被市民閱讀接觸的權力。這份權力看似溫和至極,然而書籍的傳播從來都是當權者關心的議題,因為知識的傳授、歷史的話語權、人們各種巧思與創意,都一一紀錄在書本之中,那意味著思想的自由與歷史版本的流傳,市民亦能通過知識的傳授來往得更大的力量,令政權更難操縱。由於書本蘊藏著奇妙的力量,故愛書者往往產生對書本的感情及依附,而當權者亦會極為關注。

今次於富德樓六樓舉辦的「智海漫畫展:圖書館與六樓地下室」,就展出了智海多份有關於「書」為主題的漫畫手稿,當中包括〈圖書館〉、〈借來的書〉及新作〈公園裡〉、〈書地獄〉及〈七姊妹〉,圖畫間探討權力、歷史、香港傳說等不同議題。現場另有一六樓地下室,唯需付$10入場費,才可解鎖這神秘內容。

重建文明的可能

先說新作〈公園裡〉、〈書地獄〉及〈七姊妹〉。三篇是可分開閱讀但亦可連接的漫畫作品,主角是一班中學生,他們因校外旅行,分別到以書為主題的公園、類似虎豹別墅的書地獄主題樂園及圖書館三個地方的故事。氣氛與較嚴肅的〈圖書館〉截然不同,當中既有寓言色彩,還穿插著中學生情竇初開的純情、以及香港光怪陸離的都市傳說,讀來著實饒有趣味、教人回味無窮。

當中印象甚深的是〈公園裡〉:此故事記述了主角阿釗一行人穿越一以書為主題的公園之歷程。這公園教人聯想起九龍公園,除了花草樹木、園境,就是雕像和迷宮。阿釗首先從象徵命運的三女神為開始,進入了公園,看到了造書的雕像,彷彿回顧著書的誕生;及後他走到了一個猶似象徵著極權的雕像旁:那雕像正呈納粹禮手勢,腳下是一本書,書裡壓著了很多死去了的人。

這部分意味深長,似乎訴說著出版自由、閱讀自由被極權箝制的時代,這份自由的失去,總與屠殺相關。納粹黨在執行惡名昭彰的猶太人大屠殺之前,其實亦曾大規模焚毀對納粹黨不利的書籍,是對某種文化的殲滅,是消滅反抗者的話語權。同時,它又藉拉攏知識分子和學者,來重新編造書本,製造一些有利於他的學說和意識形態,以作為有利於其施政及戰爭的工具。在那年代,書的價值與意義被大大扭曲。幸而德國戰敗,極權政府不再,人們透過書寫紀錄歷史、從中反省,於是文明與自由終可降臨。就像當主角從極權雕像走過,書像骨牌般排列著,終由倒下的姿態,慢慢終能一本本站穩;而雕像的姿態亦從死者,慢慢演變到受傷、掙扎、抵抗,以致終於可以悠然自得的閱讀——這小小的細節,訴說了蘊藏於書籍之中的複雜歷史。

主角一直走,看見人們用書本互相打架,既像是不同立場的學說與知識互相衝突、爭辯的過程;而當他走到最後,發現迷宮的盡處是一面像書頁般的鏡子,在那鏡子裡他看見長滿青春痘的自己,彷彿看過多少書籍,終究都是來到自己;閱讀終究是為了擴闊眼界,從而反省到自己的不足。彷彿唯有通過這過程,才有重建文明或進步的可能。

 

極權圖書館

如果剛才一部分訴說了藉書本重拾文明的過程,〈圖書館〉卻恰恰是另一個反面。主角進入一圖書館,是為了找尋他祖母留下的一本書裡,所提及的另一本書。圖書管理員本想不理,惟該書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口頭上稱「現在沒有人在乎它」,卻以沒收其書的條件,借予鑰匙讓主角內進圖書館的「特別館藏」位置。

待主角進去後,卻把提及特別藏書的關鍵書頁撕去,然後把那書籍隨意指到流動書車,意圖把那僅餘的線索消滅;另一方面,主角則發現特別館藏區中,雖然有很多人都在翻查書頁,卻有共識不吭一聲,就像在政權下了解真相的人往往意識到作聲的危險;當他鑽到下一層,發現人們都餓透了,幾乎要用書頁來餵自己,猶似象徵著堅持發掘真相的人,也許會被政權所排擠,未能在社會中找到生存的空間。而更傷感的是,當他鑽到最深處,在一堆白骨之中,他終於找到他想要的那本書——《The Tales of Lost City》。他於是在一堆白骨之中讀了起來,卻禁不住淚流滿面。而他不會原路離開,因為知道真相的人再也回不去了,而那堆白骨彷彿意味著他的下場只有死。

尚存有希望

那是一個關於極權圖書館的故事。在讀完這篇故事後,心裡只剩下空洞的絕望。幸而發現還未看〈地下室〉,於是急急付了十元解鎖神秘內容。才發現〈地下室〉觀者必須將手提電話、相機及隨身物品放進保險箱內,然後用職員借予的鑰匙打開鎖著的門,並彎腰進入、開燈,才能閱讀到沒有收錄到書中的〈地下室〉。整個過程與另一篇有在展覽中展出的〈圖書館〉互為呼應,也是該篇的延續。在此不作劇透,但是看畢之後,覺得那是載有希望的篇章。

政權控制書本冀箝制人的自由,固然令人感覺絕望;但同時這亦正正意味著書本力量之巨大,通過廣泛閱讀、打破極權下的禁制,或終可找到出路。就像地下室門上所寫的:有燈就有人;有人就有書、就有文字、就有訊息的傳遞,只要尚有人存在,就始終有無法被消滅的文字和聲音。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智海 Chihoi

1977 年生於香港。大學主修食品及營養科學,同期開始創作並發表漫畫作品,刊登於香港報章雜誌及多部海外漫畫選集。著有漫畫集 "The Writer and Her Story"、"Piece of Mind"、《默示錄》、《灰掐》(鴻鴻合著)、《大騎劫——漫畫香港文學》(江康泉合著)、《花花世界》系列、《土製香港》,編著《路漫漫——香港獨立漫畫25年》(歐陽應霽合編)。作品獲翻譯成意文及法文版。曾參與「上面有樹木」、台北詩歌節「詩漫同盟」、「漫畫工地——漫有引力新加坡版」等聯展。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