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梁基爵 x 蔡明亮《一零》 ——讓觀眾主動體驗的劇場空間

文:Yung Sin Ting | 圖:康樂及文化事務署 | 本文轉載自十月號(vol 64)《△志》

今年新視野藝術節的節目精采紛繁,其中一個香港台灣兩地合作項目——《一零》會由由香港音樂人梁基爵(Gaybird) 與台灣知名導演蔡明亮合作。經過一輪訪談,發現兩位性格迥異,風格截然不同,到底最後會衍生一場怎樣的音樂體驗?

這算是甚麼合作關係?

最初梁基爵受邀為新視野藝術節製作一個新作品,單純地只想找一位電影導演合作,黃耀明得知Gaybird的想法便介紹了蔡明亮給他互相認識。Gaybird 去信導演,講解計畫內容,蔡導想了想便答應了。他坦言從來沒想過可以跟蔡導合作,因為大家涉足範圍不盡相同,性質大相徑庭。不過蔡導提出了一個要求︰「你不可以管我,我不要討論,我不想了解你。」蔡導的意思,其實只是想要最大的自由度做創作,他亦很怕溝通,對於現代音樂沒感覺,而且語言包含太多雜質,溝通應該透過作品來表達,以免惹起誤會。

蔡明亮笑說他除了限制了溝通方法,更「恃老賣老」來威脅Gaybird。他常說︰「我老了,接受能力低,對新音樂沒感覺。你要跟我的,我不要跟你。哈哈!其實就是『我做得慢,你要等我』的意思。」蔡導的心思雖似難以觸摸,但其實道理很簡單,他就是幻想自己是種素材,作品終究是Gaybird 負責,將自己最好的作品獻上,而最終的結果就有待Gaybird 來完成。蔡導說:「只要有機會創作,給我錢,給我自由就好。」言語上的溝通可免則免,就算有酒廠找他錄製廣告,他都以創作一件作品的心態來製作︰「你要廣告,但我要作品,我用做作品的心態完成,然後說服他接受廣告就是一件作品。」

似無還有

聽起來,這似是單向模式作溝通,不過Gaybird 卻很適應,更說蔡導其實會間中逐少逐少地滲透過來。蔡導開宗名義︰「如果看完我的影片你覺得沒感覺,就直接說,我們就停止合作。」又說自己不可能改變,從來都害怕溝通,但同時亦怕會將Gaybird 嚇倒,一開初可能很不客氣,Gaybird怎麼問,他都不會給答案,但隔天就會回訊息說︰「其實……」Gaybird 在這種交流下,卻自己找到了答案。他會重看導演以前的作品,蔡導用可移動的錄影機拍攝一個又一個定鏡,每個畫面都似是靜態,但當中又好像有些微動態,重新定義了各種媒體。從這一點啟發到Gaybird 思考時間,他為此演出所寫的音樂都是由導演的畫面以生。蔡導雖說不喜歡給意見,但他的創作理念已然影響深遠。

創作怎會有框架?

做創作要有靈感,靈感又怎會跟時間表而來?蔡明亮透露他在台灣時,邊做其他事,邊做這個計畫,偶爾問助理deadline是何時。搬到廢墟,沒有鄰居,只有十幾座後山,甚少出門,亦甚少看電視電影。每天就只看到他的朋友李康生,但每天山景都不一樣。他將目前生活的全部,拍攝成這個演出裡其中三個主題︰廢墟、小康、牆。  

今次演出的結構有別於日常,顛覆了文化中心劇場表演形式,一個劇場分設多個部分,設立多個裝置。觀眾將要在場館行走,觀眾會因個人選擇而得到不一樣的音樂體驗, 不同位置有不同的內容和呈現方法,到最後亦會有音樂演出,是一場將裝置、演唱會、劇場重新演繹的表演模式。這段音樂旅程,會隨各人選擇的路徑而變,觀眾會與環境、舞台設計和演出者有所互動。

音樂現場變化可以很多,連蔡導都好奇Gaybird 會把他的影像變成甚麼樣。劇場每天都有新面貌,觀眾的反應亦難預計,不過今次Gaybird 說對他而言是個大挑戰,因為沒有先例可循,加上除了過程常用的電子音樂外,亦會有大提琴及其他傳統樂器現場演奏,可見跟以往作品已經大有不同。截至訪問時,所有裝置、錄像、設計等等一律未有定案,仍然在演變,最終作品仍有待各位入場探究。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梁基爵 (Gaybird Leung)

梁基爵,出生於香港,於香港演藝學院畢業,2008 年獲音樂碩士 (作曲及電子音樂)。2011 年於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取得哲學碩士,其間研究有關介面控制設計、新媒體藝術,與現場互動音樂的種種可能。1996 年起,以音樂總監、作曲、編曲及監製身分參與過百個不同種類的音樂會、唱片製作及廣告等。基爵為「人山人海」的主要成員。2011 年,聯同一眾媒體藝術家創作了新媒體音樂演出《電紫兔/克》,並推出音樂專集《Digital Hug》。憑此作品獲得多個獎項,並於多個藝術節巡迴演出。

......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蔡明亮 (Tsai Ming-liang)

出生於馬來西亞古晉市,為臺灣最著名的獨立電影導演,1993年蔡明亮以李康生為藍本,寫了首部電影作品《青少年哪吒》並親自執導,開展了他們長達二十多年的合作,第二作《愛情萬歲》獲得威尼斯影展金獅獎,其後作品都獲得柏林康城金馬獎等多個國際獎項,2009年的《臉》更成為羅浮宮第一部收藏電影。2013年拍攝《郊遊》後宣布不再拍攝長篇劇情片。《無無眠》為他最新的短片作品。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15, 2017

《禁式極樂園》迷失在現實與擬真中間的科技匱乏

當人把虛擬世界的事件視為真正的罪惡,那科技就接近了信仰。一如《美國眾神》(American Gods)所描述的新神,科技成為一種神話性崇拜,...
Dec 14, 2017

《不是女僕》 紀錄劇場搖擺於紀實與概念之間

《不是女僕》是一個誠意可嘉的作品,從四語字幕(中英加上印尼語和菲律賓語)便可見一斑。摒棄單向的線性敘事,角色扮演與疏離效果結合,呈現訪談所得...
Dec 07, 2017

「用120﹪的力量去演好每個角色」——林澤群專訪

臨近聖誕,總令人想重温經典的聖誕故事,狄更斯筆下的A Christmas Carol當然是其中之一。香港話劇團將於12月重演音樂劇《奇幻聖誕...
Dec 06, 2017

「企硬」、「不認命」的真.香港精神——演戲家族《一水南天》音樂劇圍讀演出

三位劇場人,同時是三位爸爸;四年前一次家庭聚會,由「湊仔經」談到各自心目中的夢想音樂劇,幾個創作人走在一起,彷彿注定會有事發生!音樂劇《一水...
Dec 04, 2017

建構跨文化交流網絡《香港_帶_路文化交流會議2017》——榮念曾、進念・二十面體

提起一帶一路,便讓人聯想起中國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然而除了與不同城市談經濟之外,中國的一帶一路在文化及藝術的層面...
Dec 04, 2017

「成長就是不斷地打碎又重組自己」——訪《培爾.金特》導演鍾肇熙

天邊外劇場請來鍾肇熙參與其舉辦的「新導演運動」計劃——在一個三四百人的中型劇場,執導這齣享負盛名的《培爾.金特》,他對此深感興奮。鍾肇熙自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