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朱宗慶專訪:從「台灣製造」到世界之聲

「台灣月」朱宗慶打擊樂團 《擊匯風華》

在香港,說起打擊樂你會想起甚麼?可能你還在思索中。但在台灣,說起打擊樂,大家可能會脫口而出——朱宗慶。1986年,這位從奧地利留學歸來的打擊樂音樂家成立了台灣第一支專業打擊樂團——朱宗慶打擊樂團,之後更陸續創辦了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朱宗慶打擊樂團2、躍動打擊樂團、傑優青少年打擊樂團、「TIPC臺灣國際打擊樂節」、「TIPSC台北國際打擊樂夏令營」……有人問他還有多少花樣,但他說他沒有花樣,只是打擊樂太好玩了,分享不完。

「打擊樂太好玩了!」

1992年成立的朱宗慶打擊樂教學系統已有約13萬學生,現在每個禮拜台北都有一萬人在敲敲打打。香港也有許多小朋友學習音樂,但一般都不會從打擊樂開始,這可能在全世界都一樣,因為生活中我們有太多機會可以敲打,它太基本以致於大家都覺得它不需要學習。但對朱而言,這恰是打擊樂的魅力所在:「打擊樂是人的本能,每個人在媽媽肚子裡面就會打,我們身邊任何物品都可以當打擊樂器,它跟人的關係是密切的。當我拿一個東西一打,就有聲音了,這是激勵小朋友的,因為獲得了回應。」他堅持學習音樂的過程應該是「接觸、感受、喜歡、學習、訓練」,要用孩子的敲打本能,通過遊戲、身體律動、歌唱、說故事、演奏、音樂欣賞等活動,讓孩子在自然情境下感受音樂。不過「華人學音樂是還沒學就訓練,十個學音樂的有八個討厭音樂。因為學音樂是非常挫折的,錯了再來錯了再來,沒有快樂就先有痛苦。學音樂不是學技巧,要先接觸體驗才會有喜歡。不要把學音樂看得太嚴重,學音樂跟當音樂家是兩件事情,把它當成遊戲來看,你會發現對小孩子的幫助是一輩子的,他們會開始聽,開始玩,開始喜歡,進音樂廳,開始學習,然後變成專家,或者變成生活的一部分,這樣不是很好嗎?」朱在台灣推廣打擊樂已有30年,從最初自己一個人開著車跑遍台灣去教,到如今台灣、北京、上海、澳洲都有教學中心。2006年和2013年台灣曾做過調查,全台灣學習人數最多的樂器是鋼琴,其次便是打擊樂。朱剛推廣打擊樂器時,很多音樂老師擔心會搶他們的飯碗,後來發現,學了打擊樂器之後更多人開始學鋼琴、小提琴、長笛了。「1000個人學打擊樂,可能有100個人成為打擊樂家,900個人去學了其他樂器。一般我們以為對小朋友耳朵的訓練都是  Do Re Mi Fa So,是音高,音高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訓練小朋友耳朵的敏感度,讓他們的耳朵能感受、辨別不同的聲音。同時,打擊樂給人的挫折是比較少的,它是激勵人的,所以很多人喜歡,這也是創意的來源。」

推廣全民藝術,堅持中西、傳統與現代相結合

不久前的「台灣月」,打擊樂團在文化中心露天廣場上演了兩場野台演出,有用中西打擊樂器演繹的多首經典作品,也有用生活物品製成的有趣的打擊樂器演奏的兒童音樂會。朱想介紹好的打擊樂作品,也想把打擊樂的活潑、親民跟大家分享:「藝術可以高高在上,也可以很平民,可以做精緻藝術、做意念的表達,但更重要的是跟民眾的接觸。」他是一個來自三峽廟口的孩子,「我常常覺得台灣的文化中心就是一個廟口,很多人在那裡聊天喝茶,我認為它是最古老的文化中心,這次來香港,我們很開心是做這樣的事情。」20幾年前,他們就去廟會、公園、兩廳院門口、社區等不同地方演出,那些小朋友聽眾如今已經30多歲,成為了忠實觀眾,而打擊樂團也發展出十分細緻的演出類型,如經典、推廣、親子、節慶、校園、實驗性作品等。

「傳統與現代融合,西方與本土並進」聽起來像是口號,卻可在他們的演出中真切體會到。朱學西洋音樂出身,但傳統於他而言十分重要。他初回台灣時,就說要將中西、傳統與現代結合,那時,大家都覺得怪怪的,甚至有人譏笑,現在卻成為顯學。他第一次將京劇鑼鼓加入演出時,請了著名的京劇鼓師侯佑宗先生坐在首排,大家便不敢冷言冷語。在他麾下,所有團員都要學習傳統樂器,演出也嘗試與傳統跨界合作。之前在台灣、大陸巡演的《木蘭》就是將打擊樂與京劇融合,演員要學習京劇十三響、十八棍,用身體、棍法打節奏,打音色。一開始團員經常會問朱:「我是打鼓的,為甚麼要來打木棍,拍打身體?」「但當他們在舞台上演出時,也就明白了這個打法是傳統京劇的基本功,也是現代音樂的特色,無論是中是西,都已經變成完全內化的東西。」朱也曾是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校長,學校藝術科系的學生都要學習傳統文化,音樂系的學生必須學兩年的傳統音樂,從第一任校長已是如此,「以前在華人的領域中,中西是分開的,我們將他們結合。」

朱宗慶還有甚麼角色?還做了甚麼事?

朱成功地在台灣推廣了打擊樂,也讓樂團的足跡遍布世界,有人以為他的成功是因為背後有很大背景,但朱說他只是一個鄉下長大的孩子,是一個打鼓的,但他做了很多事。以前讀其文章,總覺得他是溫和的人,但他說他以前很凶悍,因為管理著這麼大個樂團,但現在越變越慈祥,眼前的他仍然以極快的語速說著,好像有用不完的熱情與分享不完的故事。

他是少有的獲得EMBA文憑的音樂家,他是音樂系的教授,也是藝術行政管理的教授,他為了推廣音樂去做行政工作,但他要團員將演出與行政分開。1989年,他創立「財團法人擊樂文教基金會」,負責樂團的經紀與行政事務,讓樂團的演出與行政分開。「藝術家在舞台上演出需要掌聲,行政人員的成就在於看到藝術家的成功來自他的規劃和推動,我是中間人,我要讓接受掌聲的人做得更好,讓行政工作者覺得有成就感,兩邊要兼顧,所以我比較特別,我心理滿足來自於讓兩邊的力量得到平衡。」

1993年,他覺得有個問題很嚴重,很多人覺得打擊樂就是朱宗慶,朱宗慶就是打擊樂,他覺得很榮幸,卻不健康。於是他創立了「國際打擊樂節」,把世界最好的打擊樂團請來台灣。「對內要扎根做好,但對外要國際,看不到世界不行。」國際化的同時,也必須提升台灣創作的水準,基金會委託作曲家創作了兩百多首作品,「以前,大家說國人作品是票房毒藥,我說是票房保證,鼓勵委託創作才有新的品牌和價值。」1993到2002年,朱甚至要求在「國際打擊樂節」演出的外國打擊樂團演出一首國人作品,將台灣的擊樂作品推向國際舞台,也刺激台灣作曲家的創作強度。

在朱的講座中,西九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說,在香港很難想像一個樂團把演出、教學、推廣、研究做得如此全面,卻完全沒提過政府。但我想問,這麼多年,他是否有遇到挫折?「在樂團中,政府贊助佔百分之十五,政府很重要,不過我不會有太大依賴,因為政府都不可靠,全世界都一樣。我們要自立,不幫,我們就自己來,這是我們喜歡的東西,不要怨東怨西,哪個行業不辛苦,不要以為只有藝術比較辛苦,士農工商都一樣。我的挫折比掌聲多,只是我的習慣或者說中國人的看法——報喜不報憂,你報憂,沒人同情你,反而怕你帶來麻煩。你報喜,他就會鼓勵你。做就對了!」他仍然一直在做,現在的他有三個夢想,一是多陪女兒,二是日後女兒出嫁能嫁到他們家隔壁,三是讓朱宗慶打擊樂團成為沒有朱宗慶的打擊樂團。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朱宗慶打擊樂團 Ju Percussion Group

在國際樂壇被譽為世界五大現代打擊樂團之一的朱宗慶打擊樂團,是國際上少數能融匯中西打擊樂器演出的團體。創立於1986 年,是台灣第一支職業打擊樂團,由創辦人朱宗慶教授擔任藝術總監。走出嚴肅的音樂殿堂,以生動活潑的輕鬆樂曲擁抱民眾,透過舉辦不同型態的音樂會,讓打擊樂更親近民眾的生活,更推出為兒童設計的音樂會,讓打擊樂深入家庭。

......
朱宗慶 Ju Tzong-Ching

畢業於國立臺灣藝術專科學校(現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音樂科,隨後至奧地利國立維也納音樂院深造,師事華特.懷格教授及維也納愛樂前打擊樂首席理查.霍賀萊納教授。1982年獲打擊樂演奏家文憑,為華人世界獲得該項文憑之第一人,後獲國立臺灣大學管理學院EMBA文憑。曾任國立中正文化中心主任暨改制行政法人首任藝術總監、國家交響樂團團長,以及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校長、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音樂系教授兼主任暨研究所所長、藝術行政與管理研究所教授兼所長。

茹國烈 Louis YU Kwok-lit

茹先生於2010年6月加入管理局,負責規劃及發展文化區所有表演藝術設施,並監督其發展策略及營運模式。在他的帶領下,文化區內各項演藝設施的設計工作及建築工程均進度理想,近年亦先後推出一系列涵蓋舞蹈、戲劇、音樂及戲曲的節目。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