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

Danc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本地舞者踏上Tanzmesse舞台 展現香港獨有的當代舞姿

文:梁蔚澄 | 圖: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 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號(vol 84)《△志》

一位舞者可以跳得多遠,不純是關乎個人的技藝,即使極具天分與能力,然而若欠缺平台,也難被看見,甚至跳出國際。兩年一度的杜塞爾多夫舞蹈博覽會(Tanzmesse)為目前全世界規模最大的現代舞蹈盛事,為期四日,即將於八月底在德國進行,除了來自全球舞者的攤位展示外,還有講座、舞蹈演出等。這次,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與香港藝術發展局帶領由超過50人組成的香港代表團參加博覽會。當中,兩位本地編舞家楊春江及黎德威的作品《舞・師》(暫名)及《So Low》在多個作品中脫穎而出,分別於博覽會的「示範展演」及「舞台演出」中展示作品。他們將如何展現香港當代舞蹈的躍動力?

遠赴國際平台 建立緊密舞蹈網絡

Tanzmesse匯聚來自歐美、非洲和亞洲逾50個國家,並超過1,900名藝術家和業界代表出席,藝發局於2016年首次率領代表團參與,這次則以「Dance in Hong Kong」為題,與西九合作為本地舞者提供交流,西九表演藝術主管(舞蹈)陳頌瑛女士表示:「藝發局有資源、計劃與願景;而西九有資源、人材外,亦有網絡。這次兩者合作,可以發揮更大的力量。我希望這次只是起步,兩個機構未來可有更多的合作,讓香港藝術家向外走。」

舞者不只是需要一個舞台,更需要一個國際平台,從而拓闊視野及增加對藝術的想像之餘,亦可建立國際網絡,形成長遠的關係,而非短暫的交流與合作。因此,是次有15位由藝發局資助的本地藝術家及製作人隨團參展,藝發局舞蹈組主席梅卓燕女士希望是次的雙重力量,能在各方面周全地為本地藝術家闖出新天地,促進與國際間的交流。

在表演方面,是次有六百多個本地作品參選,早前由藝發局的舞蹈組成員挑選及推薦十三個本地原創作品予Tanzmesse博覽會遴選,最後兩個獲選的作品中,一個與傳統舞獅表演有關,另一個則以藝術家的個人思考出發,風格大相逕庭,卻恰巧有趣地展現出香港舞蹈的多元。

傳統舞獅藝術的再現

提及舞獅又或「醒獅」,自然令人聯想起功夫、武館、新年節慶、又或恭賀新店開張的情景。然而我們卻時常忽略了「舞」,這個字。楊春江的作品《舞・師》以現代手法演繹中國舞獅藝術,探索現代舞與傳統舞獅藝術融匯的可能性。他說:「這是我兩年來的一個研究,我一直在思考現代舞,不像外國的芭蕾、現代、後現代的練習方法,我覺得我們亦有自己的當代舞蹈,於是我在思索甚麼是由傳統到現代,而又不斷變化、改進的,又與舞蹈有直接關係的文化?這令我想起舞獅,香港亦一直將這種文化傳宗接代,發揚光大。其實有一個『寶』在此,而我們沒有好好利用,於是我尋找香港專業的舞獅師傅合作,開始了解舞獅藝術。」

他與郭氏功夫金龍醒獅團的鄭鑫洲一拍即合,師傅笑言:「舞獅現時已晉身至運動項目,把動作規範了,再編成一套難度動作為比賽之用,像體操發展一樣。既然舞獅可以去到藝術層面,便看看是否可有甚麼火花。」這次的《舞・師》為「示範展演」(Open Studio),將由四位舞者及四名舞獅隊員共同演出。楊春江表示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各國舞者了解由傳統演化出來的當代舞。不過,讓具有不同文化底蘊的觀眾同時理解及欣賞,他們對於如何演出亦有所調整,「Open Studio與觀眾距離十分近,亦可以做很多講解,所以我們不會做一個完整的當代舞作品,反而由師傅先做一些真功夫,然後我們會展示吸收了傳統功夫後的當代舞演出,再講解當中怎樣由傳統走到當代。」無論是「醒獅」,抑或舞蹈,每個年代也有其詮釋,這個年代的舞蹈可以有多少演繹空間與可能性?

捉不住的時間與流逝中的我

在「舞台演出」的環節中有黎德威的《So Low》,而作品亦獲取香港舞蹈年獎2018「傑出編舞」。《So Low》,讀音很像Solo吧,而這確實是Solo(獨舞)的意思,創作源自2013年的短篇作品《一霎》,其後黎德威繼續探索「我」與「時間」的關係,於往年形成《So Low》,呈現人與時間的關係與當中的掙扎。這個作品令人印象深刻的,不只是演出內容,當中亦有一個象徵式、長4米半的木條,通過舞者與木頭的互動、旋轉,令人聯想起時針與分針,從而把舞蹈與時間連結起來。

黎德威說:「情緒可以因時間而引發,是因為有時間才有情緒,如『我等人等得好唔耐煩』、還有時間準備,因而開心等。當重新創作時,很想深入地探討時間,如我追時間,時間追我,甚至是:時間是甚麼,最後突然想到,『我』就是『時間』,我的年齡,我的身體就是時間。其實大家的手錶已漸漸沒了那12格吧,但它仍然繼續運轉,所以最後也是回歸自己的身體、感覺、過去與將來。」

這個長達一小時的表演,亦保留五年前的深刻畫面,如慢慢地像時鐘移動,結尾讓整個沉重且巨大的木條垂直,尖的一方放在地上時,放手亦不會倒下的場面等。他憶述第一次在香港演出時,大家的反應是驚訝的,像是看到不可能成為可能一樣,「但對我來說,這支木,或是這時間,都是無法控制。2013年的一次,木條最後升上去,就好像有種空洞,無以名狀的東西或感覺。」作品呈現出「我」——這個體在時間的洪流中,會構成怎樣的狀態及情緒?這支引發觀眾對自身經驗思考的作品,讓人重新審視「我」的存在。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編舞, 舞者
楊春江 (Daniel Yeung)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 後自習舞蹈並獲獎學金到荷蘭及英國修讀編舞。曾獲六度香港「舞蹈年獎」(2000、2005、2009、2012、2013、2014) 、兩度獲南華早報《全年五大最佳編舞》、香港藝術發展局舞蹈新晉藝術家年獎(2002)、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家年獎(舞蹈)(2013)等。 楊亦曾被歐洲芭蕾舞蹈雜誌Ballet Tanz年刊提名為「備受注目編舞家」。

......
藝術類型: 編舞, 舞者
黎德威 (Lai Tak-wai)

黎德威2002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主修現代舞系。黎氏多次代表香港演藝學院遠赴澳門、新加坡、柏林、巴黎、維也納、布魯塞爾等作海外演出。多年來積極投身舞蹈教育,其任教項目包括任教地廣東舞蹈學院現代舞大專班、CCDC舞蹈中心晚間課程及現代舞培訓計劃。2014年黎更憑《尋找大觀園》獲頒香港舞蹈年獎「最值得表揚男舞蹈員」。

......
藝術類型: 藝術行政
陳頌瑛 (Anna Chan CY)

陳頌瑛現為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表演藝術主管(舞蹈),負責制定文化區舞蹈發展的藝術方向及具體策略。

......
藝術類型: 編舞, 舞者
梅卓燕 (MUI Cheuk Yin)

1973年起在香港隨劉素琴老師學習中國古典民間舞及東南亞舞蹈。81年加入香港舞蹈團,曾擔任舞劇《黃土地》、《胭脂扣》、《玉卿嫂》女主角。85年於香港青年編舞大賽中獲中國舞組冠軍,獲獎學金到紐約學習現代舞。回港後開始投入創作,包括獨舞作品《遊園驚夢》、《狂草》等,並創作舞蹈劇場《日記》系列,及活躍於詩、畫、裝置等跨媒介創作。

......
西九文化區管理局 (West Kowloon Cultural District Authority)

我們的願景,是為香港創造一個充滿活力的文化區,致力凝聚本地與國際的藝術家和觀眾,為他們帶來各種欣賞和展示藝術的機會,從中得到啟發。

......
香港藝術發展局 (Hong Kong Arts Development Council)

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於1995年成立,是政府指定全方位發展香港藝術的法定機構。藝發局的使命為策劃、推廣及支持包括文學、表演、視覺藝術、電影及媒體藝術之發展,促進和改善藝術的參與和教育、鼓勵藝術評論、提升藝術行政之水平及加強政策研究工作,務求藉藝術發展提高社會的生活質素。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Nov 12, 2018

舞蹈與劇場的自我尋探——黃大徽《觀/照系列》

甫進文化中心劇場外,只有一個身型筆挺的男士靜靜地坐着,臉龐瘦削,膚色略暗,卻不知怎的予人一種如鋼鐵般強韌的生命力,這就是且舞亦編的黃大徽。我...
Oct 15, 2018

創意與能量的無限延展 《幻之森》的舞台奇觀

漆黑一片的舞台令人充滿懸念:隨後台上的舞者四肢發出閃亮如星的白光,他們的肢體躍動,恍如夜空上的星座圖,在萬花筒般的鏡子裝置下,舞動的投影與反...
Oct 12, 2018

和美麗浪漫無關的《癲鵝湖》

愛爾蘭編舞家Michael Keegan-Dolan 今次為新視野藝術節帶來一部Swan Lake,你以為這又是另一部經典新編?不,它不是一...
Sep 26, 2018

心之窘── 桑吉加編舞新作《茫然先生》專訪

世間之大,視線所及卻只剩餘灰濛的密室,一人獨自困惑,不斷膨脹的無助感充斥整個空間……你曾有這種茫然嗎?「茫然是一個狀態,有些人可以很長,也可...
Sep 07, 2018

走進世界角落的藝壇新力量

藝術只可在劇場內發生嗎?只要細心留意,便會發現不少藝術活動現正向社區及校園延伸,泛起陣陣漣漪。由今年九月開始至明年一月,香港大型藝術活動「賽...
Aug 21, 2018

本地舞者踏上Tanzmesse舞台 展現香港獨有的當代舞姿

一位舞者可以跳得多遠,不純是關乎個人的技藝,即使極具天分與能力,然而若欠缺平台,也難被看見,甚至跳出國際。兩年一度的杜塞爾多夫舞蹈博覽會(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