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最脆弱的語言——巨年藝廊「初.仨」

文/圖:木瓜 | 本文轉載自七月號(vol 61)《△志》

大抵,大多白盒子裡的藝術品都是脆弱的,經不起太多的觸碰。只是要說最脆弱的藝術媒介,應以陶瓷莫屬。創作的過程裡,藝術家要透過雙手,用心輕輕觸摸及塑造那敏感的造型;放到窯房裡燒的時候,總是難以掌握出來的效果,有時它會破碎、有時會出現裂痕、有時不。陶瓷脆弱,一不小心,一觸即碎,卻難以復元和挽回,碎裂過後必留痕跡︰像關係、像記憶、像自我,或者像潛伏在人心裡的所有秘密——縱是脆弱,就更值得細心保護。

巨年藝廊專展覽陶瓷作品,縱然運輸難、市場不大,卻偏愛這種最脆弱的語言,展現藝術家內心所想、所感。最近它們舉辦了「初.仨」劉逸偉、陳艮珊、許俊傑聯展,展出三位新晉藝術家的陶瓷作品,試圖以這種最脆弱的語言,細細透露內心秘密與想法。

記憶的脆弱零碎

曾有的經歷,雖已過去,但卻會一直儲存在腦海裡,偶而拉開抽屜拿出來回味,頓覺五味雜陳。儲物櫃一般只放在家裡,若非親密的人,鮮少發現櫃底深處藏著甚麼秘密,它們不見天日,卻長駐心中,從不遠離。

劉逸偉於是次展覽中,親手製作了很多尤如儲物櫃的陶瓷作品,將內心這些儲存記憶的私密具體化。它們看似封閉,卻通了點點的洞,彷彿唯有有心人才能稍稍窺見其記憶的一部分。陶瓷一樣的櫃,要拉開時總是小心翼翼,要不就會破裂;像重溫往昔時候稍一不留神,又會徘徊在掙扎與崩潰的邊緣。有趣的是,這些櫃子內裡大多是空洞的,當中沒太多物件,似乎櫃子比其中內容更像主角——彷彿過去發生何事都不再重要,更重要的是回憶的過程。

回憶時間的朦朧

相較起劉逸偉,許俊傑的作品雖同以記憶入題,但是他所講的不是有意識的銘記,而是涉獵一種忘與未忘間的灰色地帶。手錶曾是他不可或缺的隨身物,只是隨年月流逝,他已沒有戴手錶的習慣。今次的作品,卻將以往所有的手錶都重新找出來,以很薄、很薄的白瓷板壓在不同手錶上面,用瓷印下其輪廓,似是希望烙下那一秒。

然而那印於瓷板上的痕跡,實在太淡太薄,教人難以看得清楚,尤如似有若無。時間的流逝,記憶的替換,讓舊事舊物都顯得輕巧;脆薄的瓷片,似乎一觸即碎,不留下任何痕跡,就像往昔事情畢竟已過去,即將消磨,只能苟苟殘存於記憶長河一隅,一切輕描淡寫。

自我之檢示

與劉逸偉和許俊傑的作品不同,陳艮珊的作品雖關及記憶,更多是一種自我的檢示。她的作品裡,有不少身體部位的造型,但從其凹凸不平的表面與輪廓,或當中蘊藏著無數細小的刺,為人帶來不安感,彷彿意味著痛苦的感受與記憶。那些刺處於隱藏與暴露之間,猶似意味著那存在攻擊性的自我,在現實裡縱在尋求發洩的出口,但同時須深藏於心中,不能完全赤裸呈現予人前。

要坦露自身並不容易。藝術家將這些內心充滿痛楚的矛盾,透過用心捏成無數泥條,意味著她願意直面自身的誠實與勇敢,而那仔細重複造陶的過程,就更像是給予自己思考、抒發、修行的機會。而陶脆弱易碎的材質,更顯示這原是充滿攻擊性的造型,加了一層深意——在看似憤怒、痛苦的外表之下,畢竟只是顆脆弱的心。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許俊傑 Ryan Hui Chun Kit

2015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 

陳艮珊 Alice Chan Kan Shan

陳艮珊(1989年出生) 2015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獲學士學位。在2015年的畢業展獲得巨年藝廊獎在陶瓷藝術表現卓越。她曾參與在杭州舉辨的“2015亞洲現代陶藝交流展”及作品在2015年入選展示香港新晉藝術家作品的三十年香港大學美術學會慈善展“而立”。陳氏作品以陶瓷藝術作為媒介多以細小的刺狀泥條和身體倒模形式探索自我及暴露與隱藏的矛盾狀態。她的作品常展示出脆弱、重複和攻擊性。

劉逸偉 Jack Lau Yat Wai

劉逸偉(1985年出生) 2011年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獲學士學位。2015年於日本滋賀縣信樂陶瓷文化公園作駐場藝術家,2016年於香港茶具文物館的「陶瓷茶具創作比賽展」展出及2017年於南韓京畿陶瓷博物館「京畿世界陶瓷雙年展主題展-敘事‧歌頌人生」展出。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