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指頭見功夫 — 李聰揚「指尖上的大千乾坤」

一隻手,對你來說是甚麼?你用它在鍵盤上打字,在琴鍵上飛舞,在鏡前刷牙——可你有想過用來畫圖嗎?中國指墨畫家李聰揚,在20歲時看到畫家潘天壽的指墨集,被這種作畫方式迷倒,便忘我地一頭栽進去。除繼承傳統指墨風範,其獨創風格更使他聲名大噪。看他靈活運用一隻右手,用指尖接觸雨後的葉子、用手背輕撫山上的青蔥、用手掌輕捧小鳥的身軀;轉過頭來,蘸了墨水後就在紙上使它們重生,實令人嘖嘖稱奇。今趟他來港,便在a gallery展出他指尖下那栩栩如生、獨樹一幟的空靈世界。

與眾不同的「手墨」風格

畫家李聰揚指出,傳統的手指畫,畫的效果與一般筆畫沒有不同:「只是一個用筆、一個用手,而他們用手畫的,不可能比那些用筆的漂亮。我認為,何必要那麼不容易的去弄呢?還不如筆呢!」於是,李就認為,指墨畫的效果一定要與筆畫的有差別,才可突出其特色——於是,他創出了自己的個人風格,僅用乾墨、焦墨作畫:「不需要任何的了,不用加水、不用工具,就可以畫成各種的效果來了。」即便是彩色的畫,李亦與眾不同:「畫彩色的雲海、雲湖啊,都是大部分手指畫的畫家,不可能完成的方面。」

大範圍而均勻的塗色效果,若只用手指頭是難以做到的。而中國大部分手指畫家,都只用一、兩個指頭而已。但李卻別樹一格:「我的手掌、手背……這些全方位都是筆頭。」他認為,若能隨機應變,靈活地運用整隻手,他便能比一般的指墨畫家造出更豐富多變的效果。嚴格來說,他不是「指墨」畫家,而是「手墨」畫家吧!

描繪不同的物象,則善用手上不同的部分:「指甲把線拉出來,能像頭髮絲那樣細。而粗筆、大筆的,就用手掌、手背,推、拉還有點。」李指,點的技法像彈琴一樣,速度卻要更快。

無法仿製的指墨畫

僅用五個指頭,已能畫出群峰羅列、浩淼汪洋、柳絮飛舞,著實不容易。李認為,用焦墨、乾墨比利用水墨要難。因為水墨只要調校加水量,便能造出不同濃淡度。但用手指乾墨,要營造層次、立體感和光度,則要純熟掌握三件事:速度、力度、蘸墨的量——速度若太快,則難控制;但若太慢,墨便會完全乾掉。如果力度太重,便會把紙弄破;但若太輕,則難在紙上留痕跡。蘸墨的量若掌握得不夠精準,也會把構圖弄垮。所以李便把自己的手訓練得相當敏感:「現在即便我眼睛不看,也知道手指頭、手掌、手背還有多少墨。」

要達到這樣的境界,須經多年苦練,李坦言:「這是功夫,功夫不是一百二百遍就可以練成的——不可能的,要練無數遍。我練了幾千遍、幾萬遍,才可獲得這樣的功夫。」

問到李為何對指墨著迷,他說:「如果是筆畫,現在中國和其他地區的書畫市場上,仿製名畫的作品出現許多。但我這個手指畫呢,畫上都有指紋、手掌紋——這令它變得無法被仿製。」如此,每一張指墨畫,都是獨一無二的畫作;即使畫家自己再畫,每一次的技巧與心境亦已不一樣了。

李聰揚「指尖上的大千乾坤」

日期:9-29/1/2014

時間:13:00 - 18:00(星期三至星期六;如欲於其餘時間造訪請以電話預約)

地點:a gallery(香港中環美輪街2-4號)

電話:2868-0776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李聰揚 Li Congyang

中國指墨畫家。1958年出生於浙江麗水縉雲,自幼習畫,潛心指墨30年。其作品廣受收藏家、博物館、藝術機構收藏。其作品《浙江仙都》由中國全國民大會堂永久收藏,而《麗水風光》一圖獲美國「國際名家藝術作品展」最高榮譽鑽石獎。

潘天壽精於寫意、花鳥和山水畫,偶而畫人物畫,並對書法、詩詞、篆刻等都有很高的造詣。他又善於畫鷹、八哥、松樹、梅竹、蔬果、山石、野花等題材。他作畫時,對於每一筆畫,都會先精心推敲,故落筆大膽潑辣,細心收拾。其作品的構圖,清新蒼秀,筆墨色彩縱橫交錯,氣勢磅礡,趣韻橫生。這種勇於創新的精神,是他效法李叔同的結果,正如李叔同所說的:「應使文藝以人傳,不可人以文藝傳。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