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我愛,故我畫——「愛動物 愛地球」插畫展

愛動物的人有很多,幫助流浪動物的義工也不少,然而誰會為了愛動物而自己籌備插畫展?Suki,一個普通OL,為著她所愛的各種動物,她用上了她所能付出的一切。

到底有多愛?

Suki自小喜愛動物,不單愛受大眾歡迎的貓兒小狗,而是包括了各種各樣野生動物,所以閒時她也愛遠足,所以南丫島的山算是她半個家吧!因氣管敏感的緣故,家人一直不許她養寵物,直到她搬了出來自己住,寧願吃著抗敏藥,冒著偶爾會呼吸困難的風險,不顧一切地領養了一隻貓回家養,便開始了她與貓為伴的日子。

Suki人生中第一隻貓,更是她思念至今的貓叫卡夫,是一隻白、黃色毛的普通家貓,Suki領養牠時牠已經7歲了,而她在愛護動物協會中初遇卡夫的情境,卻不是我們想像中的溫馨。「牠(卡夫)真的很酷,通常動物們想人領養牠們,便會很高興的跳來跳去,做很多事吸引人領養牠們,牠沒有,牠甚麼都不做,只是很傲慢地坐在那兒望著窗外,心想你要養就養,不養就罷。」原來領養所的動物們都是知道要努力表現自己的,只是卡夫特別冷淡,然而奇怪的是,卡夫前面掛了一塊和牠態度不相符的牌子寫著「急需一個家」,原來當時距離卡夫被人道毀滅的日子就只剩一星期了,雖然牠很健康,職員說因為牠年紀大,脾氣差,會咬人和打人,當Suki試著抱起牠,牠也一直表現得極不友善。「我的性格一向頗為固執倔強,我不信我處理不來!最重要的是,卡夫只剩一個星期就要死了,我覺得牠很可憐。」就這樣,Suki付了五百元,一千元另作卡夫的絕育手術按金,堅持要帶卡夫回家。

最初和卡夫相處的一年,Suki吃了不少虧,平時被卡夫冷待當然少不免,最麻煩的是卡夫極具攻擊性。「例如我和牠一起看電視,我摸摸牠,牠竟突然發脾氣咬我大腿,血已經汨汨在流,我才反應過來大叫。」她又說:「印象真的很深刻,嘩,這是甚麼貓來的?我第一次養動物就被如此襲擊!」那一年來,Suki被卡夫又抓又咬,加上敏感的體質,讓Suki經常滿身傷痕,皮膚又紅又腫的,出入、上班都叫人吃驚,連家人都勸她棄養,卻都被她一口回絕。「我可以用時間來讓牠感覺到我對牠好。」Suki更說卡夫可能曾被人虐待過防衞心才變得如此強,而愛護動物協會卻只告訴她卡夫的前主人是因敏感而棄養,如此藉口在一直吃著抗敏藥的Suki看來是多麼蒼白無力!「後來我學聰明了,穿著長袖衣、長褲才抱卡夫便好一點了!」要決心做一件事,辦法總比問題多。

甜蜜的回應

這艱辛的一年過後,卡夫真如Suki所說,漸漸感受到Suki對牠的好,也就開始信任Suki,甚至用心對Suki好。「有時我不舒服,躺在床上起不來,牠就常睡在我旁邊,像個人一樣睡。」Suki原來也有為牠預備一個枕頭,她和卡夫睡在一起真的親密得跟愛人一樣。「有時牠的手仔還會輕輕碰著我,我不舒服時整天躺著動也不動時,牠間中又會用手仔不斷拍我,看我有沒有事,怎樣整天不起床,我告訴牠我沒事,只是不舒服,牠就會停手,自己起床去洗手間,吃點東西喝點水,之後又回來陪我,我都覺得很窩心。」Suki還說,這就是領養動物的好處。「這些動物可能受過傷,到有個主人願意用心對牠時,牠都會更用心回應。」這不就是關係嗎?動物和人都一樣,關係都是要用愛和耐心維繫,正如我們不會為吵架兩句而放棄朋友,結果Suki的不離不棄為她贏得了一份特別美麗的愛,最窩心甜蜜的回憶。

相信每一個主人或曾經的主人,都有那麼一個難以面對的時刻。到了卡夫12歲時,Suki便嚐到了箇中滋味。「其實到現在還未接受到(卡夫的離去),已經很多年了,畢竟牠太人性,甚至比我的親人和我更親密,真不容易放下。」連同Suki後來幾隻已經離開了的貓,Suki把牠們的和卡夫的骨灰都一一放在家裡的櫃裡,捨不得拿走。

寵吾寵以及人之寵

正因Suki如此愛動物,除了愛自己所養的,更希望別人也能懂得愛動物,尊重生命。於是,Suki重拾畫筆,把她心中動物的可愛形象、人和動物和諧相處的理想世界都畫出來。「近一年,我看很多人辦畫展,我覺得主題都比較空泛,沒甚麼意思,只有美與不美。我希望畫展可以帶出一些訊息給別人的,讓人感受到動物很需要人愛護和幫助,知道要領養動物,不要棄養。」Suki除了強調我們要嚮應領養不棄養,拒絕光顧無良的犬隻繁殖場和寵物店,也在今次的插畫展中加入愛地球的概念,珍惜地球資源,讓動物有容身之所。

Suki提到人和動物共享地球資源的問題,人類不斷破壞地球,叫動物無處容身,於是野生動物為求兩餐溫飽,活動範圍愈來愈接近民居。「牠們不是不想在樹林裡找東西吃,而是裡面已經沒甚麼好吃了啦!連棲身的地方都沒有了,牠們為了子女、為了自己餓了,唯有出來覓食,然後你們又大叫著要射殺牠們。」人類其實真的很橫蠻無理,動物的棲身地是人類破壞的,迫得動物走近民居又要喊打喊殺。「牠們已經受驚,人又用各種裝備束縛著牠們,牠們更害怕,掙扎之間弄傷了人,好啦,獸醫又能人道毀滅牠們了,收工。」所以,Suki的一大心願就是要教育人們和動物和平共處,讓人們不要一看到動物便立即趕盡殺絕,反而知道如何冷靜面對動物,保持距離,也不大驚小怪。「這個世界,本來人和動物就是共融的!」

為了宣傳這些訊息,Suki除了辦插畫展,還舉辦分享會,之後甚至計劃到學校舉辦教育講座,而這一切都是她個人自發的,沒有團體資助,繪畫、搬運、佈置場地,甚至到處貼海報作宣傳,她都親力親為,最多只能靠朋友間中幫幫忙,重點是她還要兼顧好自己的正職。「是有點辛苦的,但我覺得辛苦做出來的事能傳揚訊息給更多人知道,我便很高興了。」她通常都是晚上處理畫展、分享會的宣傳工作,每天也只能睡數個小時,第二天早上又要上班去,但為了她所愛的動物們,一切疲累她都甘之如飴,然而在辦這些活動的過程中,她也獲益良多,從不擅辭令,到現在能跟別人聊天、談自己理念都應答如流,全因想宣揚尊重生命的心,而能在展覽中吸引客人主動要求買她的作品,更叫她雀躍。

爭取動物權益

雖然這一切都是Suki自發作出的行動,但她的朋友們也在這些活動中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例如今次插畫展,本要找一個合適的展覽場地殊不容易,幸好Suki的朋友、Lala Mama’s Café的老闆阿寶願意借出Café作展覽場地。而阿寶願意借出場地的原因,全因南丫島的居民大多都對動物都有一份愛,各自都會自發為動物做各樣的行動,包括爭取成立動物警察。阿寶一談到有關動物權益的事,都顯得十分憤慨。原來南丫島先前發生了一件事,有一個外國女人,收養了很多流浪貓,養在自己花園,都被一個外國男人毒死了,後來阿寶的朋友所養的幾隻狗也被他毒死了。「那時大家都知道這個男人有點古怪,有一陣子這男人經常到我朋友花園附近徘徊,所以我朋友便安裝了閉路電視以防萬一。後來閉路電視拍到那男人隔著花園拿了些不知名的液體噴狗兒們的眼睛,之後又丟了些東西進花園,毒死了三隻狗,有一隻不貪吃才沒事。」大家知道這事後,報了警,把閉路電視的片段都呈上去了,卻竟然都徒勞無功。「警察說沒有人證親眼目睹那男人餵牠們吃東西,要看著那男人把東西餵到牠們口裡才算毒死,閉路電視的片段不算證據。」阿寶感嘆狗命不如人命,不值錢,閉路電視的片段就不算證據了,阿寶還說這正是需要成立動物警察的原因,而且應該加重虐待動物的罰則。「現在毒死狗之類的,只是罰點錢,監禁的刑期也不長。」根據香港警務處的網頁,香港警務處聲言在「動物守護計劃」下全方位打擊虐待動物案件,並呼籲巿民舉報虐待動物行為,而最高罰則為港幣200,000元及監禁3年。

現在愛動物的人們爭取成立動物警察不成,自己動物只能自己救,還是常有無辜動物被毒死、虐打,到底Suki筆下人和動物一家親的真正大同世界何時才能實現?


展覽日期:2016年4月16日 - 2016年8月31日
展覽地點:南丫島沙埔舊村27號地下(近兄弟雜貨店)
開放時間: 9:30 - 18:30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