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從日常到超現實——植田正治 回顧展

文:何阿嵐 | 圖:網上圖片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1月號(vol 87)《△志》

「不要過度思考,只要在日常生活中發現一個主題後持續不斷拍攝,這就是『攝影』的實踐方法。我也就是這麼嘗試的。鑽研某一種東西的過程通常如此:最具普遍性的東西一開始吸引了我們,進入這個領域之後,隨著逐步地接觸,我們會發現那些吸引我們入門的最簡單也最淺顯的東西,反而是最耐人尋味,這個道理放之四海而皆準。這句話聽起來很假,但在攝影界的確是個真理。」── 植田正治

日本攝影師植田正治最有名的作品都是關於他的家鄉鳥取縣,特別是在沙丘上拍攝的《爸爸、媽媽和孩子們》、《孩子》 系列等等,在距離他屋企只有5分鐘車程的一處沙丘,成為了他攝影生崖最重要場景;一個地方與攝影師形成了一種特殊的關係,形成了攝影師鮮明的世界觀。沙丘上沒有文明建築,沒有人的足跡,它既自然又不自然,每一下定格都是永恆,因為下一秒又會有所變化。在看似簡單的線條卻為構圖提供了無限可能,加上充滿舞台效果的人物組合, 植田正治強化了畫面中超現實的矛盾感,造就本身獨特的鏡頭語言。他另一有名系列,攝下三名西裝男子,原本只是隨行的朋友,是植田正治即興要求他們入鏡,相片彌漫超現實的風格,都是在鳥取實地拍攝。在他的大部品作品中,亦沒有很多知名人物,取而代之是一些穿和服的女士、學生哥,趕上班的男士,但正因身處沙丘,你會一時間連時代感也無法辦認,是錯愕的,就像在實驗室顯微鏡下看見人物的行為,但觀看的人又能代入其中,因為植田正治不作分析,反而是溫柔地親近了被攝的對像,因為他們就像在舞台上被照射著,等待觀者發現背後的故事。

植田正治自謙是一位業餘攝影師,對於攝影的見解,也似乎要打破攝影師的獨特身分,「業餘攝影師是不靠拍照過日子的人,攝影只是他們的興趣愛好」在今天人人都可以隨時隨地攝影,他的說法並沒有過時,「攝影中的技巧都是些化學操作,所以對現實中存在的事物的反應與感覺,才是最重要的。東方觀念中常常說的爐火純青,不過是一種自我滿足,很難服眾。 攝影師亦不同於畫家。不管攝影師處於哪個年齡層,一旦他涉足過去就意味著消亡。我認為攝影師是必須立足當下,放眼未來,如此一來,才能保持年輕的心態……關鍵是要有新鮮的感覺,土門拳先生在年輕時曾說過:徹底完成的攝影作品,只是嘔吐物而已。我覺得這話說得一點兒也沒錯,即使如今也是絕對的真理。」

他最難能可貴的地方在於不斷在熟悉的人和事物當中挖掘獨特的視角和觀點。與張狂情慾的荒木經惟,又或者要深入城市不透光處的森山大道,植田是將平常變得抽像,從家鄉身邊人出發,發現日常生活和人性中的趣味,用畫面結構、光影佈局創造純粹性。「攝影之所以出現是因為想要正確留下事物的外形,也就是以記錄作為首要目的。即使從今以後,攝影會用於可以稱之為藝術的高層次表現手法,但無論在任何時代,其根本理念,以後作為大前提的明確信念始終不變。但所謂記錄,並不是胡亂地記錄,而是針對有趣的事物,有必要的事物,用鏡頭加以記錄,因此,人物攝影是攝影世界永遠的課題。」

最早教授他攝影的是城裡唯一一家照相館的老闆,從中他學到一些攝影技術和繪畫史的構圖法。他認為好的照片就是要單純,很多時候我們面對眼前的畫面,總是不知道要如何入手,因此最好就是從背景開始做省略,背景越單純則越能夠強調主體。也所以當我們看他在三四十年代拍下的作品時,構圖仍有很強烈的前衛感,如果不看描述,很難憑照片看出相片的年代和出處。他拍攝的人也保持著這一份單純,他有很大部份的作品都是以小朋友當主角,他曾在一個訪問中表達了對拍攝小朋友的觀點。「剛開始拍攝小朋友時,時常想要拍到小朋友們自然地玩耍的照片,後來發覺,這個想法根本是自欺欺人,因為在那個相機還沒被普及的年代,小朋友一旦意識到有人想要拍他們時,必定會望著鏡頭,那我就索性直接告訴小朋友要替他們拍照,讓他們直直望著鏡頭也不錯。」對於植田正治來說,拍照是一件簡單而快樂的事情,正如他一直都居住在家鄉鳥取,並經常在沙丘取景拍攝照片,簡單的構圖、創意的想像擺拍設計,簡約極致的拍攝風格,光影之間觸動的是自然,拍攝的主題多屬於人像,一如他說始於人像終於人像,對於家鄉日誌的記錄,沒有錦上添花只是留白,就像詩歌題材中所表達的意向,言有盡意無盡,表現在植田正治的黑白攝影圖片亦是如此。 

「攝影作為一門藝術,隨攝影家的風格變化而變化,有甚麼是絕對的呢?而一個攝影家則應該堅持自己的風格。否則,只能迅速被時代拋棄。」不同於日本同時期一些攝影家,表現出激烈、反抗的風格,植田正治的作品優美、平和又別有內涵(但他不是因此反對這些作品)。特別當二戰結束後,全世界也掀起了一股現實主義風潮,攝影師要走入社會現場捕足、觀察、介入社會現況,作品都表達出攝影師熱烈地擁抱社會上種種現實問題,透過攝影作出見證,也反過來影響觀看的人,要他們關注這些問題。雖然像植田正治這種前衛現代主義手法當時遭到很多人批判,但時間又為他平反,他的畫面超越了時代性,到今天看來依然恆常,將生命的質感,以平滑、豐滿和有機的畫面表現出來。

1913年出生的植田正治被公認為與荒木經惟、森山大道同等級的攝影大師,同時也是第一位榮獲法國文化藝術騎士勳章的攝影師。他在2000年離世,留下了過萬張照片。


植田正治 回顧展
日期: 即日至25/11/2018
時間:10:00-18:00 (星期一休館)
地點: 三影堂攝影藝術中心 (北京市朝陽區草場地155號A 100015)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攝影師

Shōji Ueda (植田 正治) was a photographer of Tottori, Japan, who combined surrealist compositional elements with realistic depiction.

......
藝術類型: 攝影師
森山大道 (Moriyama Daido)

大阪府池田市出生,日本攝影師;以強烈風格的黑白城市街頭攝影聞名。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07, 2018

極簡主義的政治抵抗及美學表現

最近香港卓納畫廊帶來了四位代理已久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
Nov 29, 2018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
Nov 26, 2018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
Nov 21, 2018

以行動做藝術——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策展人將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Asger Oluf Jorn) 和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作雙個展似乎有種不同時代...
Nov 19, 2018

重現香港村落今昔好風光 《香港村落——江啟明畫筆下的鄉郊歲月》

自言「一出世已識揸畫筆」的江啟明是香港土生土長第一代畫家,自學成才的他幾十年來畫遍香港大大小小不同角落,從街頭巷尾的生活實景及人情世態、建築...
Nov 15, 2018

他把身體借給了世界 ——香港國際攝影節:中平卓馬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40年前對影像的批判,今天看來依然擲地有聲,特別是在資訊、影像爆炸的時代,他提醒我們影像所無法觸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