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從古玩之物,展示女性美學與生活趣味 ——兩依藏博物館「風華絕冠.東西匯流」

不知是否和女性藝術家在西方當代藝術市場日益活躍有關,這陣子不時有針對女性的展覽,前些時候就有藝倡畫廊特意為六位新生代女性當代水墨藝術家舉行聯展「女性 + 水墨 | 中國 + 香港」。而位於荷李活道的兩依藏博物館先於三月舉辦了主要關注學者和文人且大多為是男性的「菊與龍:十七至十九世紀中日東方藝術」展覽,今次則將焦點集中在女性日常用品,小件如箱、盒、托盤及文房等。它們雖小,可在生活中非常實用,可以放在桌上盛裝雜物,或者放在床頭櫃處。及至大型傳統中式家具,如和閨房相關的鏡臺、衣架和架子床等。展覽題為「風華絕冠.東西匯流」可見不止是探索性別和身份在東方社會下構建的表述,還研究當西方觀念、道德和思想傳入後,對傳統儒家文化、男尊女卑概念的衝擊及影響。這個展覽將展出逾250件的明清古董,更將中國和同期日本的女性服飾,以及傳統文房及家具共冶一爐,使得兩層展場裡都瀰漫著一股幽幽典雅的氣氛。

展廳一共有兩層,走入第一層,不同的展覽空間內有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筆筒,也包括不加修飾、素淨簡樸的筆筒。一般認為於明末開始盛行,主要是欣賞木質及當中紋理和色澤的分別,其中有黃花梨、紫檀及烏木,烏木比前兩者較重。還有,於乾隆時期盛行的仿造風格,展出的有黃花梨仿竹、松樹或攀藤。更有刻上書法銘文的筆筒,以及超大型筆筒,除了有黃花梨和紫檀外,還有楠林製的。又或是雕滿紋飾如花卉或遊龍,甚至鑲嵌了不同且複雜的材料。此工藝稱為百寶嵌,在明朝漸見流行,嘉靖年間揚州的漆器工匠周柱製品尤為上品。半寶石、珍珠母、珊瑚、象牙及漆是明清盛極一時的鑲嵌材料。嵌上百寶的盒子一般會被用來放置小件物品,如印章和墨餅,以及女士的化妝品,登場的展品裡便有一對十九世紀蓋面鑲玉的粉盒。

另外,在一樓展廳裡最顯氣派的是放在中央大堂的一組四件黃花梨櫃,櫃面上飾有繪上三國演義的大理石。櫃子收納量大,估計是收存四季衣裳。其後被一名美國海軍官員收藏,更在櫃裡鑽上好幾個小孔用來收納電線,以作存放高級音響。在這櫃子的抽屜上都不太看見把手,這顯然是礙於美觀的考量。在此套櫃前擺放著的則是一棕橙色的架子床,床架可隨意拆卸,配以細緻紋飾圍子。床可說是最能代表女性的家具,是其嫁妝中至為重要的一部分,尤其能象徵她在家庭的地位,不論是婚後離異或寡居都歸她所有。這展廳大堂裡佈置的大多是文房的格局,皆因在那時候一般認為時間都應該是花在書房裡,故文房多會比起居寢室都要大。

可見家具是明代居室中的必需品,以至於家中進行的焚香禮佛與禪修等活動亦皆配有特色家具以供使用,而且明代社會階級分明,不同的家居擺設可以體現出不同的身份地位,從中一窺當時的生活景況。明代文人士大夫愛把個人的理想抱負傾注於生活中,家具亦成為他們以物言志的途徑,與追求日常生活趣味的經營一脈相承。事實上,以前中國人多席地而坐,至宋朝時才有椅子,並開始重視家具設計。經過逾四百年演進,家具製造及款式越趨成熟,到明末時更達至巔峯。全因當時明朝因環境所囿,玻璃還未進入中國,故那時的房屋未有玻璃窗。工匠無法在採光較弱的環境中細看家具上的木刻圖案,致使他們唯有著力於重視其線條美。明式家具指明至清前期材美工良、造型優美的家具,款式亦完美多樣化,而且講求人體力學。例如椅子配合人體休息時的最佳姿勢,椅背呈弧線形,坐面多用富彈性的藤編織,符合現代力學。顯然其吸引力在於線條高雅簡潔、手工細緻,毋須用釘或膠水接駁,就算有釘,亦只是竹針。若有金屬釘,代表家具曾作補修或是仿製。只以入榫方式裝嵌,巧製的卯榫,如陰陽結合。不同形式的榫口的接合位更留有冷縮熱脹位,不怕會迫破家具。貴重的家具木質堅硬耐用,紋理漂亮,散發香味。黃花梨木的質地尤為堅硬緻密、紋理生動多變,是極為珍貴的硬木材料。蜜糖色的紋理,在燈光下變化多樣,有陰陽色,從不同角度看,好比綢段。明式黃花梨家具以其線條簡約流暢、色澤溫潤清雅、工藝精湛奇巧,廣受喜愛。

說是聚焦女性的展覽,展場中除了有小裝飾盒、存放衣裳的大櫃,以及作為嫁妝之一的大床,自不然都會有衣著用的家具如鏡臺、梳妝、衣架以供掛褶袖袍等用品。古代衣架用於搭放衣服,多置室內床榻兩側及背後,又可靠牆而立,以便使用。衣架多只能用來掛幾件衣裳,所以後人多嫌用處不大兼阻礙空間運用,故拆開當柴火來燒。所以,傳世品不多。最後為「東西匯流」點題,自然要展出館藏超過八百件、來自歐洲世界頂級品牌如卡地亞 (Cartier)、寶詩龍(Boucheron)和梵克雅寶(Van Cleef & Arpels)等製作充滿東方色彩的上海式得寇 (Art Deco)風格的華麗化妝盒和珠寶粉盒,所屬年代跨越 1880 年代至 1960 年代。二十世紀初期,歐亞名媛出席晚宴時會攜帶珠寶盒去收藏銀包、香煙,甚至方便記下當晚舞伴情況的小型筆記本。1920年代大量東方藝術品隨著貿易流入歐洲大陸,富有東方味道的設計於當時大行其道,巴黎的工匠們便將翡翠、瑪瑙、珊瑚、方形切割鑽石及中國字配以幾何裝飾藝術鑲嵌於珠寶粉盒上,他們超凡的工藝和想像力為當時的設計開拓新里程碑,盡顯東西文化的交融。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