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平靜下的無可阻擋的強悍——「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壓軸呈獻「風平草動」

文:林琬娸 . | . 圖:香港藝術發展局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呈現。該節目是香港藝術發展局「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內的壓軸活動,集結四組不同範疇的藝術單位,於本月25-28日在大館的監獄操場內演出。黎蘊賢首先分享說「我並不是一開始便擬定了議題,才找來各表演單位創作以切合主題,我認為這籌劃的方式缺乏互動及信任。無論是表演團體或其形式都是透過不斷地溝通,交流彼此在同一時期所關心、憂慮或興奮的事情,例如對社會、自身、周遭的限制規範,以及尋覓生存意義等,各自坦蕩面對及承認纏擾內心深處的表述。在大家的想法裡找一個串連位、共通點,再想一個適合的主題來命名。」故《風平草動》實是結合了各參與者的所思所想才確立。此標題無疑令人聯想到風吹草動或風平浪靜,加上偌大的大館建築空間予人安穩平靜之感,與各表演藝術家按捺不住潛藏於心中的焦躁不安形成強烈的對比。「小草給人看似是柔弱,實際是堅強無比,就算在絕處也可以逢生。其頑強的生命力,以及拼命掙扎求存的鬥志,望能寄語和鼓勵各藝術家永不言棄的精神。」

展現按捺不住的生命力及創作精神

野草,亦予人難以控制之感,與藝術從業員何其相似。揀選大館作為演出場地,除了以上提到細密的感情配合外,實際的考慮決策更是非它莫屬。「大館作為一級歷史古建築群,在完成修復重新開放後,給人興奮期待的感覺,其寬敞舒適的空間能容納多達150人在操場觀賞表演。有別於過去兩年我獲委約策劃的兩個戶外項目,分別是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舉行的『大觀圓』— 洪強 x 張藝生的歷驗式裝置與演出,以及於中上環街道發生的『游山行』系列。這個游走在城市街道的活動團,只能在兩個週末舉行,團員人數也限制在三十名以內。在如此有限的情況下,效益實不能說得上顯著。然而已蔚然成為打卡熱點的大館,其觀眾流量自是不用擔心。所以,作為統籌所顧慮可不只是概念,從行政到實際操作也有著千絲萬縷的考量。」

演出場域突顯現實的荒謬

和其他三組演出單位不同,劇目《恨鐵不成鋼》由綠葉劇團的黃俊達一人作主導,他解說「有別於論點十足的《狂人》在探究到底甚麼才是瘋狂,今次在回應身邊所發生的種種奇聞異象時,我希望在心平氣和、不那麼緊張的氣氛下平靜地展述。就好像現今新聞已不能用常理去理解,那我們又可否試圖合理化不合邏輯之事。既然現今世道充滿框架,在不癲狂、不暴力的主張下,又能否苦中作樂,在抗衡下尋回失去的笑點和樂趣。故今次旨在塑造畫面,開放對話,沒有絕對的故事情節。」演出其中一段的背景為操場內的一幅大牆,黃俊達最初的構思是一行人中有人能成功爬牆逃離現實,唯意念未能實行。吊詭的是這和主題所表達想走卻又走不到何其吻合,現實確是更為諷刺。「既然未能飛天,那就試圖遁地吧!我現正想像放一塊布在地上,從而表現出脫離的狀態,而當中不一定是肉體的掙脫,也可以是靈魂的獨立」黃俊達今次安排全女班上陣,望能展示女性剛強堅毅的一面。事實上無論是表演者或參觀者在前身是監獄的大館內自由地遊走,這當中不是滿佈了矛盾與衝突嗎?權力從來不是重點,人性才是。」

綠葉劇團的《恨鐵不成鋼》,黃俊達以作品回應身邊發生的種種奇聞異象。

由黎蘊賢撮合的Jabin Law和陳冠而事前並不認識,是最後才成隊的組合。《樂園 (終章)》並不含敍事性質,Jabin用音樂來顯示狀態,而陳冠而則以形體來展述。大家關係互動,互相探索磨合。在構想的過程中,彼此坦誠相見,說出困惑煩擾心中之事。陳冠而語氣堅定地表示:「概念末日感十足,自己都被荼毒到全身負能量,好像開心不起來。人類既深知末日已到來,卻又無能為力去反抗,甚或可能是期待它的降臨。無論是現時身處的資本主義,還是步向摧毁滅亡的生態環境,或是令人喘不過氣的社會常態,我希望都能在節目內展現這無力感。操場內有四棵大樹,除了Jabin外,另外還有三位音樂家各據一棵樹下演奏結他、低音結他及敲擊樂器。兩位舞者在當中穿插表演,訴說的可不只是靜止一幕的狀況,而是探索內心的音樂體驗。」Jabin認同着說:「大館就像是滿佈金光璀燦的末日,酒客歌舞昇平、熱鬧地幫襯着營業至凌晨的館內酒吧,如此有今生沒來世、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態度,不正是感召到末世的來臨嗎?整個建築物又好像是主題樂園,過度的裝修粉飾,大大地限制了想像。眼看這麼奢華寫意的地方,再細想它從前是一個怎樣立足處世之地,想來不是可笑至極嗎?於世上嘲諷之事確實無其不有、見怪不怪。」

 

《報告1》是林俊浩在腦海中醖釀多年的作品,去年黎蘊賢邀約合作時,他赫然發現這作品與外在環境如此吻合,演出場地更是非大館不可。(圖為綵排照)攝影:Darwin Ng

林俊浩的《報告 1》改篇自卡夫卡短篇小說《為某科學院寫的一份報告》。「這個想法於六年前已在腦海裡發芽,但那時自覺未是合適的時候。」他解釋說:「所以不是因為黎蘊賢找我才去創作這個節目,而是先有作品,當中的上文下理更是和外在環境不謀而合。例如小說中提到被捉拿監禁的猿猴,這不就和曾經是監獄的大館一致嗎?」於是置身牢獄的觀眾,無不相信作品的真實質感,他也不用再搭建監房,觀眾自身已半空踏入自我催眠的狀態,奮身投入環境,無疑更能集中欣賞故事的內容。「故大館可謂不二之選,不單牢房貼題,其活化,更帶給觀眾新鮮有趣之感。在構思初期曾有想過回到劇場演出,唯場地空間充滿習性,了無驚喜生趣,所以不想重複。其後再構想在博物館內表演,及至去年初黎蘊賢邀約演出時,赫然驚覺非大館不可。」李穎蕾補充說:「我們強調自然而為,着墨的不只是大自然或其運行的生命軌跡,還有依據演員們的個性及特質,讓他們以最舒服自在的方式表演。在撫心自問檢視到底自己是一個甚麼樣的人的同時,窺探對方又是怎樣的一個人。憑著他們最自然的慣性動作,即時反映及知道文本該如何寫下去,章節如何發展才是最適合、理所當然,這大大提高創作的效率。」

 

楊浩解說《浩浩傳奇》為半自傳式敍事,細數他頭二十年在內地成長,及後移居香港十年的文化衝擊。他想與觀眾分享在港掙扎求存的心態,及對身份認同的疑問。(圖為演出中會播放的錄像截圖)

最後一對在黎蘊賢穿針引線下互相認識的胡境陽和楊浩,大家一拍即合、頗有相逢恨晚之感。楊浩還在思考用詞時,胡境陽已如他肚裡的蟲一般,知曉他想說甚麼,幫他完成餘下的句子。胡境陽認為「棟篤笑當然是要由表演者按自身體驗親自去撰寫文本,要不然演繹起來就沒有貼身、親歷其境之感,那觀眾也難以投入、缺乏共鳴。故我只是以觀察家的角度,從選材至結構上給予意見,如這議題火爆,觀眾定必有反應,可加以表述。題目命名為《浩浩傳奇》是楊浩強烈要求的,眼看他那麼堅持就這樣吧!」楊浩解釋說:「這表演為半自傳式敍事,細數我頭二十年在內地的成長,以及其後移居香港十年的文化衝擊。除分享如何在港掙扎求存外,對身份的認同也充滿疑問。棟篤笑由自己的所見所聞出發,帶嘻笑怒罵的自嘲、欲哭無淚的無奈、看自身的矛盾,卻又自覺擔心不是一個很强的主題,故引用傳奇二字望能帶出內容極其震撼的錯覺或假象。將當代舞結合棟篤笑是希望能打破普羅大眾認為舞蹈必然是抽象難明的迷思,因為這樣才顯得有深度、內涵和氣質。運用棟篤笑這一貼地的媒介,望能成功地和觀眾聯繫起來。」


賽馬會藝壇新勢力:「風平草動」系列

報告 1(林俊浩 x 李穎蕾)
26.01.2019 | 18:00
28.01.2019 | 19:30
浩浩傳奇(楊浩 x 胡境陽)
25.01.2019​ | 19:30
27.01.2019​ | 18:00
詳情:​https://bit.ly/2CVR5u1
樂園 (終章)(Jabin Law x 陳冠而)
25.01.2019​ | 21:00
27.01.2019​ | 20:00
詳情:​​https://bit.ly/2Ff3lbM
恨鐵不成鋼(黃俊達@綠葉劇團)
26.01.2019​ | 20:00
28.01.2018​ | 21:00
詳情:​https://bit.ly/2Azh4WG
地點:大館監獄操場

第二屆「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由香港藝術發展局策劃、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助支持的「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已於9月再度開鑼。這個為期五個月的大型本地藝術節,以「Our Talents, Our Pride 創意人才,成就香港」為題,進行一系列多元化藝術節目及超過一百五十多節的社區和教育活動,讓大家認識到本地優秀藝術家,欣賞他們的作品,並為他們為香港爭光,引以為傲。
網址www.newartspower.hk 手機應用程式搜尋「JCNAP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策展人
黎蘊賢 (Orlean Lai)

黎蘊賢成立orleanlaiproject,以強調「混雜協作」(hybridity in collaboration)作為策動跨域合作計劃的核心。探索不同展現方式的混種可能,拓寬藝術型類框框,與及的分野。

......
藝術類型: 劇場導演, 演員, 編舞
黃俊達 (Ata Wong Chun Tat)

導演、編舞、演員、電影肢體戲劇指導及戲劇導師。2005 年畢業於演藝學院舞蹈學院 。2008 年赴及巴黎賈克.樂寇國際戲劇學校,成為少數完成該校兩年課程及動作研究所課程的華人 。於歐洲期間曾參演彼得.布祿克及西門.布祿克聯合導演的劇場紀錄片《走隱形鋼線的人》、艾雲娜.布祿克導演的《小飛俠》等。 2010 年創立綠葉劇團,以揉合東西方的身體訓練為基礎,創作多元化的巡演作品。

......
藝術類型: 音樂人

「來自香港的年輕唱作歌手Jabin Law,自中學生年代,Jabin沉迷於搖滾、藍調與民謠,深受Bob Dylan, Neil young 及Leonard Cohen影響下,跟隨著他們的音樂足印,歌詞精細琢磨 像詩篇一樣,亦步亦趨,似乎一直在尋找生命的答案。」

......
陳冠而 (Chan Kwun Fee)

跨媒介創作者,獨立藝術家。

......
藝術類型: 編舞, 舞者
林俊浩 (Chun-ho LAM)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及舞蹈學院現代舞系文憑課程。其後赴荷蘭鹿特丹舞蹈學院進修當代編舞,獲舞蹈藝術學士學位。個人編舞作品曾於香港、鹿特丹、海牙、烏特勒支及阿姆斯特丹發表;近期編舞作品有《站在延續線》中的《候 . 話》、康文署「舞蹈新鮮人系列」《27》、短編作品《Awakening》及《27 Scenes》等等。

......
藝術類型: 文字創作

是奧匈帝國一位使用德語的小說家和短篇猶太人故事家,被評論家們認為是20世紀作家中最具影響力的一位。卡夫卡的代表作品《變形記》、《審判》和《城堡》有著鮮明的主題並以現實生活中人的異化與隔閡、心靈上的兇殘無情、親子間的衝突、迷宮一般的官僚機構為原型。以及有著對人物角色恐怖的追求和使角色發生奇異般的轉換在小說中都有所表現。

......
藝術類型: 劇作家.編劇
李穎蕾 (Lee Wing Lui)

現為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研究所編劇系二年級學生。四度參與新域劇團《劇場裡的卧虎與藏龍》。首個編寫作品《愛之初體驗》獲邀成為2012年第40屆香港藝術節演出劇目。2011年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榮譽)學士學位,主修表演。2012年開始公演編劇作品,包括:香港藝術節《愛之初體驗》、新視野藝術節 x 鄧樹榮戲劇工作室《舞.雷雨》、天邊外劇團《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2013年分別於澳門戲劇農莊黑盒劇場演出及計劃第六屆台北藝穗節及第二屆香港藝穗民化節上演首套自編自演獨腳戲《殺獨》。

......
胡境陽 (Wu King Yeung)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電影電視系。自由身編劇,於2013年成立劇團「胡境陽房」。

......
藝術類型: 舞者
楊浩 (Yang Hao)

楊浩生於重慶,現居香港,1998年入讀北京中國歌舞團藝術學校,畢業後加入中國歌劇舞劇院、廣州歌舞團,2005至2007年為廣東現代舞團舞

......
綠葉劇團 (Theatre de la Feuille)

二零一零年於法國巴黎成立,現以香港為創作基地。綠葉劇團的創作演員來自不同背景,由劇團提供有系統及持續的訓練,遂發展成具身體表演力和創作力的團隊。劇團以揉合西方賈克.樂寇及東方傳統藝術訓練為基礎,創作多元化並適合巡演的作品,曾受邀於法國、義大利、克羅地亞、臺灣及中國等不同城市演出。劇團除了製作高素質的巡演作品外,也經常為國內外不同組織及院校提供演員訓練。

......
香港藝術發展局 (Hong Kong Arts Development Council)

香港藝術發展局(藝發局)於1995年成立,是政府指定全方位發展香港藝術的法定機構。藝發局的使命為策劃、推廣及支持包括文學、表演、視覺藝術、電影及媒體藝術之發展,促進和改善藝術的參與和教育、鼓勵藝術評論、提升藝術行政之水平及加強政策研究工作,務求藉藝術發展提高社會的生活質素。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Feb 19, 2019

一場意義不明的仗:試論《傾城無方》編劇視野與實踐的落差

《傾城無方》試圖通過呈現香港保衛戰中的七個參與者,折射社會動盪時代社會上不同人士的價值觀和取態,當中又以「本土」和「保衛」作為要旨。同時,編...
Jan 29, 2019

【創作雜記】一首歌的命運

每一首歌都有他的命運。從他出世到出街,有的很順利,有的很曲折,也有很多永遠被埋藏。我和很多音樂朋友都寫歌,有時是有感而發,有時是為了某些歌手...
Jan 24, 2019

點睇當代舞?「賞‧識」連結劇場與學校

現今社會重視藝術,然而我們與藝術的相遇未必那麼順利,若找到入門方法,或許能讓我們更易發現箇中之美。相比芭蕾舞與民族舞,現代舞的動作、服飾,甚...
Jan 17, 2019

再「知天命」的發光旅程 ──《Almost 55喬楊》

常言道「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可對舞者而言,年歲彷佛是一種限制,尤其多年來習舞在身體上累積的傷害,又或體能下降等原因,大多...
Jan 15, 2019

平靜下的無可阻擋的強悍——「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壓軸呈獻「風平草動」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
Jan 14, 2019

永遠的相對──《短暫的婚姻》

「我的婚姻很短暫,只維持了60年。」這是《短暫的婚姻》電視劇版本中,主角Galen在一個葬禮上,聽到一位80多歲伯伯,其悼詞的首句說話。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