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在你看不見的地方有詩:莊志偉「移動的微妙」

文、攝:阿度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10月號(vol 97)《△志》

我從來沒想過談日常是奢侈。在法國兩年,期間發生了三次恐襲,雖然身處的小城離巴黎、尼斯甚有距離,但末日感從未如今天般沉重。城市在沉淪,法國人當天告訴我:回復日常,是對恐怖份子最大的反抗。不要害怕上街,不要害怕穿甚麼顏色或樣式的衣服,不要害怕說甚麼、寫甚麼、聽甚麼、想甚麼,對欲以恐懼控制人心的邪惡勢力來說是最壞的發展。日常,是最微小卻又強靭的反撲,像野草一樣。在一般人視而不見的地方,經歷著個人的高低起伏,散發著微弱卻持久的光芒。

新加坡藝術家莊志偉在1a空間的展覽「移動的微妙」,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這樣。生活沒有甚麼大道理,但堅持下去有其價值。生活中的悲歡離合也許只有自己一個人關心,但並不代表沒有拿上枱面被欣賞的價值。相反,即使是再微小的生活細節,也有詩意存在。

故事只在留白

散落的物件,每一件都暗示著背後的故事。一張顯示曬傷背部的照片,藏著一次絢爛陽光下的出行,題目《一個溫暖的印記》令故事更覺曖昧——那天的同伴是誰?做過甚麼了?我們無法得知。只得在太陽留在皮膚上那橙紅紅的猜度一二。

地上遺落倒插在地面的乾枯玫瑰(《等待》)、穿過肥皂的刀(《視野轉變》)、生銹而重疊的鐵餅(《相等的》)、七彩繽紛的爛木條(《自豪》)。這些各自分散的作品,看似在暗示各自的故事:花在等待誰至死亡?柔軟的肥皂被菜刀穿過,是否暗示了家庭內的暴力?鐵餅與木條經過時間摧殘,一身破落,剩下的是否自以為安穩與自豪?明明喚作「相等的」鐵餅,偏偏有一塊的一個角落被削走,讓另外一塊能自以為平等地享受這種所謂親密,又是否一種諷刺?

被磨蝕的報紙(《永遠(香港 I & II)》),會否記載著一些我們應緊緊記得的甚麼?但如同記憶中的事實,看著這份報紙頭版竟仿如霧裡看花,看不出個所以然。只剩下模糊的色塊沉入記憶的迷宮裡。明明昨日發生的事件,卻似是遠古。對藝術家來說,是事件重要?還是日期重要?作為觀眾,我們大概永遠也不會得出一個所以然。

我想,這些看似隨機的物件,會否嘗試在跟我們說一個故事?也許一對情侶一同度過美好的午後,剩下的卻是無盡等待、痴心錯付。一個人總是記得,另一人總是遺忘。在付出與接受的不均等中,他們維持著表面的和諧。親密的傷害更傷人。口說自豪,心卻早已傷口滿佈。

一條新簇鎖鏈貫穿展場,名為《視野轉變》,把不同隔開。陽光、玫瑰、報紙,是一個人的執念;鐵餅、肥皂刀,是另一個人的埋怨。兩個人眼中的故事,是否又完全不一樣?這是一場沒有案件,只有證物的羅生門。在兩邊牆上鏡的碎片錯落分散(《安全空間》),記載著看不見的情感與事件。

故意讓你發現的詩

牆後,是一把鐵梯,梯內空隙藏了許多止痛藥、感冒藥及維他命(《摔倒》)——呼應著羅蘭巴特的《戀人絮語》:戀人戴著墨鏡掩蓋哭過的眼睛,同時渴望對方留意到他的不一樣。藥丸、咳藥水、維他命丸也許不過是日常人人都會吃來醫病的東西,但精心藏在梯內的藥丸又或者故意灑落地上卻欲言又止的湯匙與咳藥水(《真正的安慰劑》),卻絕非來自加班工作的頭痛或季節性流感。故意藏起來的情感,只有戀人才能解讀的符號,必然有其特定觀眾。也許是爭吵後引起的頭痛,一次寒風中對峙遺下的感冒。那個他,會否看到?

最後的展品,藏在看不見的角落,喚作《視線之外》。隱密得連我去看展覽時也錯過了,卻是整個展覽中意思最明顯、也最戲劇性的物件,還是留待觀眾親自去看才有意義。

以上種種解讀,其實也不過是我作為一個觀眾腦內的各種小劇場。日常中的物品,與我的生活經驗結合,成為各種可能的故事。作品還是尤自靜靜躺在地上,散發著安靜的詩意。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莊志偉 Daniel Chong

莊志偉(Daniel Chong, 1995年生於新加坡)致力於研究唯物主義與情感,並擅利用和加劇不同物料固有的特質進行創作。為此他創作既保持靜態但又不至於無聲的作品。於新加坡拉薩爾藝術學院藝術學士畢業並參與過多場展覽。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