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回憶電影最純粹的感動:《星光伴我心》

文:阿度 | 本文轉載自2018年5月號(vol 81)《△志》

你還記得第一次進電影院時,是興奮,是驚嚇,還是目定口呆?我的第一次是《小魔怪》,五歲時跟家人看的——其實也不過看了十五分鐘,在醜陋的變壞小魔怪出場後我便大哭不止,累得全家要跟我一起撤離現場。我想電影的魔法,大概在於它能夠把幻想變為真實,把人完全吸進另一個世界裡頭。觀眾在個多小時裡經歷現實中沒有的悲歡離合,對深切動人的各種情節感同身受,讓電影牽引著我們或笑或哭。意大利導演Giuseppe Tornatore 1988年的《星光伴我心》(Cinema Paradiso),把看電影神奇又迷人的共同經驗,寫入這個單純直接的成長故事之中。

一個關於成長的故事
在意大利西西里一個小鎮,性格鬼靈精的小男孩Toto(Salvatore的暱稱),自小把家鄉的「Cinema Paradiso」戲院當作自己的遊樂場:替神父審查電影中「意識不良」的接吻鏡頭,又遇上疼他如親生子般的放映師叔叔Alfredo,在他身上學習各種電影知識,又躲在放映室裡偷看人們的各種反應,每天沉醉在光影故事裡留連忘返。對小時候的Toto來說,電影院真的就是天堂,是個為沉悶小鎮注入生命力的樂園。

Toto日漸長大,銀幕上的愛情故事已不能滿足他對世界的好奇,於是他戀愛了。他愛上了鎮裡的富家女,一個眼神明亮清澈的美麗女孩。他在她陽台外等了九十九天,只期望伊人能看他一眼。她是他的初戀,或許也是唯一一個他以真心相待的女孩,然而像所有初戀一樣,這段感情無疾而終。在Alfredo鼓勵下,Toto下定決心離開家鄉,追求自己的電影夢。許多年後,已成為著名導演的他回到Cinema Paradio,回到這個陪伴他度過童年與少年時期的樂園,這個見證他快樂與悲傷的地方。為了成為今天這個「Salvatore」,他離開了親愛的Alfredo,放棄了他心愛的家鄉,錯過了許多他能擁有的幸福⋯⋯這一切值得嗎?反過來說,留下又會否抱撼終生?這是人生必須經歷的取捨,成長無可避免的痛,也許亦是導演本人的夫子自道。

導演Giuseppe Tornatore同樣出身於西西里,後來到羅馬當攝影師,並開始投入電影工作。《星光伴我心》是他第二部作品,一面世就奪得多個大獎:康城影展評審團獎、 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等等,讓意大利電影再次活躍於國際舞台。他的經歷與戲中Salvatore有太多重疊之處,總令我想像也許這亦是導演自己最切身的成長故事,也許他人生裡確實有個亦師亦友的Alfredo,真的有段叫人扼腕的真摯愛情。

一個關於電影的故事
但《星光伴我心》能感動世界各地如此多觀眾,還是因為大家對戲院的情意結,讓人回憶起第一次踏入這個潻黑卻奇妙的光影世界時,內心源源不絕的驚喜和感動。不論是小Toto對電影魔法的無限嚮往,還是中年Salvatore從電影尋回最初的美好,我們都能夠從中找到共鳴。 戲中的「天堂電影院」,不只是Toto在無可替代、見證他成長的樂園,也不只存在於西西里,也存在於世界每一個角落,是影迷們因為迷上電影而度過無數時光、留下不少腳印之處。

小時候對戲院的記憶,叫人太深刻,也難怪會不約而同在各種電影裡出現。杜魯福《四百擊》(400 Blows)中,主角Antoine有一對不太愛他的父母,唯有三人一起上戲院的時光最快樂。《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開頭,真基利飾演的男明星嘴上說著編撰出來之優雅童年,觀眾卻看到他與好友小小年紀在街上混,不買票潛入戲院看戲等頑皮片段。到《天使愛美麗》(Amelie),雖然主角愛美麗已不是小孩子了,但仍最愛把時間花在電影院裡,偷看其他人對電影情節的樣子與反應。

其實電影面世也不過123年。當初人們要看電影(或者它的前身——影畫戲),唯有在街頭巷尾看投射在牆上的影像,或者像看馬戲團一樣在帳蓬中觀賞放映。在雷米埃兄弟發明電影錄像/放映機(Cinematograph)之初,電影只不過是一種娛樂,以會動的影像帶來驚喜,內容都與日常生活有關:工廠下班、火車進站、吃飯、風景、舞蹈⋯⋯但人們竟能把這些會動的影像,變成故事的絕佳載體,不管是發揮天馬行空的想像,還是反映現實環境,或是探索複雜人心,通通都放進這個發光的屏幕上,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影院裡,牽動觀眾的一笑一顰。而人們會為《星光伴我心》而感動,也許正是因為戲中的Toto天真單純的情感,觸動了他們回憶中那些遙遠的快樂時光。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Oct 05, 2018

2018台灣月——混台灣 讓港台一起鬼混玩耍,消磨美好時光

每年到了十月,香港總是有琳瑯滿目的藝術節目,這當中不得不提由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的台灣月。繼去年以豐富色彩的台灣俗民文化的「艷台灣」,今年的...
Oct 02, 2018

當女人變成中女——《論盡爆煲媽咪》

正所謂「做人阿媽甚艱難」懷胎十月終於等到寶寶到來,媽媽日日夜夜照顧初生嬰兒,作息時間完全給打亂,每每一躺上床合上眼就被哭聲吵醒,生活完全圍繞...
Aug 08, 2018

一幀一道風景——《廿四格》

伊朗電影大師基阿魯斯達米(Abbas Kiarostami)2016年與世長逝,終年76歲。連法國新浪潮大師高達(Jean-Luc Goda...
Jul 09, 2018

用好奇的眼睛看世界——《眼睛相旅行》

法國新浪潮大師艾麗絲華妲(Agnès Varda)不只是法國電影新浪潮中唯一一個女導演,更是最初的新浪潮導演之一—杜魯福的《四百擊》(The...
Jun 12, 2018

艾麗絲華妲:人生只需要電腦、攝影機和貓

法國新浪潮大師艾麗絲華妲(Agnès Varda)不只是法國電影新浪潮中唯一一個女導演,更是最初的新浪潮導演之一—杜魯福的《四百擊》(The...
May 11, 2018

回憶電影最純粹的感動:《星光伴我心》

你還記得第一次進電影院時,是興奮,是驚嚇,還是目定口呆?我的第一次是《小魔怪》,五歲時跟家人看的——其實也不過看了十五分鐘,在醜陋的變壞小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