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New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回到最簡單的世界 — 馬丁.韋默爾「她們」

畫作是不是一定要看得透、說得明白才有意思?於北京定居 7 年的德國畫家馬丁.韋默爾(Martin Wehmer)首次在香港辦展覽,他的畫貫徹一種帶歐洲味道的抽象風格,再融合一點點中國文化,呈現他心目中的「她們」:「我畫的都是關於繪畫,一生人的主題都離不開繪畫。」即使眼前一對手套、一個拿著白卡的女人,也未必是真實的,而是源於一種聯想和對繪畫的執迷。

「因為到訪過韋默爾的畫室和他之前的展覽,他的風格很突出,仍然保留了一種歐洲的風格,你一看到是很鮮明的。他在中國住了好幾年,可能稍微受中國影響,現在沒有之前那麼抽象。他的作品內容各方面,中國人亦開始看得明白。」畫廊負責人李安姿說。

「她們」是人也是物

「『她們』有指『其他』的意思,用『她」是因為我的作品中有不少女性臉孔。同時也有一些物件,例如靴、手套、帽,這些都是『她』。」韋默爾說。因為在德語中,某些物件也會用上女性「她」作代名詞。

畫廊展出的作品全都以一件物件或人物做主體,並以淨色背景襯托。「例如你會見到一張作品叫 Listen ,所以我就畫了"Listen"。我的畫沒有刻意將焦點放在那個女人的臉上,當然你能見到她的容貌和表情,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聆聽這個主題。另一張畫,有一位女士手上拿著 3 張白卡,就像中國人說的『畫中畫』,背景也用上跟白卡一樣的顏色。」

以厚塗表現簡潔畫面

韋默爾定了題目後,會想像那個情景然後做資料搜集:「有時來自一張相,有時來自網上,因為在我們的世界中,我們每天用智能手機都會瀏覽成千上萬的圖象。所以相片、圖象和圖畫都已經太多,我們必須從中作選擇。」

每天我們從電視、廣告、社交網絡都會接收到不同資訊,資訊泛濫得令人透不過氣來。韋默爾希望透過繪畫盡量簡化事物,並著眼在繪畫的方法上。故此你會見到他的畫作用色較單一,並且以厚塗和簡單的色塊拼合:「我不能說簡單就更好,但如果繪畫能夠簡單而清晰地表達所想,已經足夠,不需要太繁複。我用厚塗來使畫面清晰簡單,而不是在顯示厚塗的技巧。我只是用這種厚度來鞏固畫面。」

後現代抽象畫

以《綠手套》為例,他說綠色是畫中的重要元素:「因為那張畫本身就是關於綠色。第二,手套的形狀就像一個 Y 字。這已經足夠構成一張抽象畫。」他選擇用較為抽象的手法表現,不想以很多線條來描繪細緻的地方:「我比較想知道甚麼是最美的筆觸,可能只用畫刀畫 3 條筆觸就能表現一隻手,或者用 5 條筆觸就形成了綠色手套。」 

「我畫的都是關於繪畫,一生人的主題都離不開繪畫。」韋默爾稱他的風格為「後現代抽象畫」,著重於繪畫多於實物本身:「我以一個畫家概念來畫畫,所以那雙手是不是真實和像真並不重要,最重要是明白繪畫的概念。」雖然他的作品仍然是從一個抽象的概念去出發,但畫面已較他以前的作品具象:「我畫很多畫都是關於抽象,然後在中國找到一個新方向。抽象本身源自歐洲,很難將它硬塞在亞洲,因為根本沒有連繫,而且不合理。在中國畫抽象畫會有點奇怪,因此我慢慢尋索一些新題材和新的繪畫方法。」他離開了家鄉 7 年,但他謂從沒有成為一位真正的中國人,反而是夾在中間一個很特別的位置上,擁有更大的自由度去創作。

馬丁.韋默爾「她們」

日期:17/9 - 18/10/2014

時間:10:00 - 18:30 (星期一至六)

地點:Contemporary by Angela Li(上環荷李活道 248 號地下)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馬丁.韋默爾 Martin Wehmer

1966 年出生於德國,於 1996 年獲得德國 Volksbanken 藝術獎。2003 年到英國愛丁堡及 2008 年到北京參加了巴塞爾國際交流計劃。自 2008 年起定居北京,曾擔任 2009 年北京 798 藝術雙年展的策展人,並先後在中央美術學院、中國美術學院和天津美術學院擔任教授,促進中國與德國之間的學術交流。他的作品曾於歐洲和中國廣泛展出,並被納入各地重要的收藏。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