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usic

唱出歷史與人民心聲 — 亞洲藝術文獻庫「抗爭之歌」

六四晚會中,我們唱《血染的風采》;6 月 13 日反東北發展示威中,示威者一同唱著《國際歌》。抗爭或社會運動中,音樂總佔一席位,無論是於香港,還是世界哪個角落,它似乎具有一種團結人們的力量。在亞洲藝術文獻庫的「拼湊亞洲」項目下,印度歌手 Sumangala Damodaran 於 6 月 13 日,與香港的樂手合作,在 Spring Workshop 唱出「抗爭之歌」。樂曲旋律或許陌生,語言未必相通,但樂曲中的精神、當中所揭示的問題、人們對未來的渴望——大概能跨過國界與時代的障礙,在歌聲中共同分享。

 

從歌曲找尋昔日歷史痕跡

「抗爭之歌是亞洲藝術文獻庫『拼湊亞洲』活動的一部分。」 亞洲藝術文獻庫的創辦人徐文玠,提及是次活動的源起:「這活動最原初的設計,是重新收集印度於 40 及 50 年代流行但現已被遺忘的歌曲。」徐認為,那些年代裡發生的歷史事件,對模塑今天的亞洲有著重要影響:「那段日子,很多地方的殖民時代告終,新的國度建立,二次世界大戰後冷戰展開序幕……我們還活於這些事件遺留下來的影響。而那些邊界的確立,即便到現在仍存在緊張感。」

今次亞洲藝術文獻庫邀請了來自印度的 Sumangala Damodaran 作為主唱,亦請來 Pritam Ghosal、Mark Aranha、Neelambari Bhattacharya、香港創樂團的許裕成及迷你噪音的孔繁強參與演出。原來 Damodaran 專門研究 7 至 14 世紀的黑奴貿易歷史,其中從亞洲、非洲到歐洲的音樂流傳情況,徐認為 Damodaran 對兩者關係的理解,正是「拼湊亞洲」計劃想要強調的。而她在歌聲中的力量,也是徐邀請她的原因:「我初次在印度聽見 Damodaran 的歌聲時,吸引我們的不只是那些抗爭音樂中表現的普世性,而是當中潛藏著對歷史事件的理解……抗爭音樂是一特別有趣的形式:我們試著專注聆聽某一歌者的聲音,它卻轉化為一能團結群眾的表現形式。」

多樣化的抗爭歌曲

Damodaran 指出,印度抗爭歌曲當中有著古老的傳統,有於 1940 年代反殖民統治的印度社會運動中誕生的,亦有關於饑荒、戰爭的。「它們不只是關於印度的,其他的地方均有著一樣的處境。所以,當我們被邀請到香港去表演,我要思考用不一樣的方式去演繹,讓香港的觀眾能夠理解這些抗爭音樂,引入更多元化的元素。」

於是今次所選的歌曲,當中包含不同語言、時代、主題。如有關 1919 年北印度旁遮普邦阿姆利則千人大屠殺的《浴血的歲月》、40 年代以馬拉雅拉姆語譜寫的南印度喀拉拉邦的情歌《噢,綠色的小鸚鵡》、有關二次大戰,以印度斯坦語編寫的《給遠征的士兵》等。此外,亦有關於後殖民時期下的貧窮及失業、工業化、移民問題的各類歌曲,它們或是情歌、傳統船歌、宗教歌曲,都被 Damodaran 歸類為抗爭音樂:「在印度的傳統之中,有很多具精神性的歌曲都是情歌,也有用愛情來說社會狀況的歌曲,人們能容易就能對它們產生共鳴……而一些印度宗教音樂,都成為社會運動的一部分;貧苦大眾會用其蘊藏的宗教力量或思想,去對統治者表示抗議。」

抗爭音樂的口述歷史

Damodaran 致力搜尋不同年代的抗爭音樂,過程並不簡單。她從一些幾乎已無法發出聲音、遺忘了不少記憶的老人口中,左拼右湊希望重組舊歌曲的原貌:「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因為當中紀錄了很多重大的歷史事件。現在印度的失業率依然高企,貧窮問題仍舊嚴峻,所以那些在 1940 年代譜寫的歌,仍然與今天處境息息相關。」

而「迷你噪音」的孔繁強,亦補充紀錄抗爭音樂的重要:「有些很重要的東西,很容易會流失或被遺忘,或者被其他東西蓋過了。特別是抗爭歌,它們不會好好地被紀錄。很多時唱過就算了,或過十年廿年就沒有了……若我們回溯現今社會上的一些變化,70、80年代時的事件其實與此很有關係。當我們嘗試提出新的視野或方向時,如我們對現在當下的情況的理解,都存在一些空白,其實我們可能會重蹈覆轍,或是跌進一些我們不知道的老陷阱。」而音樂,大概可填補當中的罅隙。

音樂作為抗爭的一部分

有人或會覺得,遊行、靜坐、絕食等行動才是有效的抗爭,音樂抗爭效用不大;然而 Damodaran 卻認為:「音樂有一種轉化的力量。在我個人經驗中發現,人或會花上無數時間去作演講、花很多資源作宣傳工作;但其實有時候,你只需一首歌便能傳達出訊息。」她指出音樂是人們對時代作出反應的其中一種方式,它能反映人們對土地、事件及當下時代的感受,故於社會運動中常被使用:「它能突破語言障礙,連結起不同的文化族群。所以,我希望在這裡也能產生這種聯繫。人們能對歌者有所回應,即便他們不明白那些語言,音樂就有著這種潛力。」

「以前我想得比較簡單,例如想吸引多些人注意,大家唱的時候很起哄,就可營造一種很團結的感覺。」孔繁強補充道:「但這幾年我會思考多些,因為音樂不單是這樣的……在行動現場以外,其實作為一個社會運動的參與者,有很多感覺是需要整理、反思的。我覺得音樂在這個部分,也可以發揮一些作用……寫歌有時除為加強行動力量外,也幫我們整理出對社會的想法;或者當我們面對一些挫敗、挫折、壓力,我們如何幫自己『企硬』。而音樂在這些位置,我覺得是更為內心的東西,而不只令拳頭更『實淨』。」

分享抗爭音樂的必要

今次除了演出印度的抗爭音樂,還加入了由孔繁強所唱作的《多麼美好》:「Damodaran 想把印度能夠經歷過的、感受過的帶來,香港的人應該去聽、去感受它。但我的音樂或參與,是嘗試在她創作的氛圍裡面,加入一些香港的元素,令大家都感覺到這些事情都是相通的——可能你沒有去過印度,或你不知道印度掙扎的是甚麼、追求的是甚麼。但從它的音樂中感覺到的訴求,那種迫切的感覺,或某一種的呼喊,其實和我們自己在香港內心很想表達的呼喊,其實是相通的。」

這大概就如 Damodaran 所說的:「雖然香港比印度發展得快很多,但這裡亦存在著失業、貧窮問題。」不同地方的抗爭音樂,即便所反映的歷史事件有差,但是其實都表達著人民對現況的不滿、對新世界的渴望、對希望的追求——這些,似乎都是世界上,每個受壓人民想要發出的聲音。無論是在遙遠的過去,還是當下或未來,每首樂韻都滿載人們累積下來的痛苦與抑壓,伴著時間之河,他們藉音樂發出的呻吟與呼喚,以歷史與情感把人們連結在一起。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許裕成 Simon Hui

許裕成於 1987 年加入香港管弦樂團,於該團工作了 20 年。同年他成立寒山樂隊, 演奏具爵士及世界風格的原創音樂。由 2 0 0 0 年至 2 0 1 3 年,許氏擔任香港城市室樂團首席低音大提琴手,自 2010 年起加入香港創樂團。

徐文玠 Claire HSU Man Kai

徐文玠女士為亞洲藝術文獻庫(「文獻庫」)之聯合創辦人及行政總監。文獻庫爲獨立運營的非牟利機構,旨在全球語境下記錄當代亞洲藝術的資訊與促進有關的研究及評論。文獻庫85%的館藏來自捐贈,被廣泛視為全世界最具價值的亞洲藝術公共資源之一。除了免費的圖書館及向全球使用者開放的「線上館藏」,文獻庫更擔任一個積極進取的平臺,促進對話及評判式思維,增進人與人之間的交流,並將此豐富資源推廣至不同層面的觀眾。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