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周慶輝《人的莊園》 戲劇化呈現人類幕幕困境

圖:la Galerie

動物園,是我們都十分熟悉的地方,人類把大自然的土地用作發展城市,然後把動物從大自然中放到狹小的籠子中觀賞,然而這些高度發展的城市,困住了動物,也困住了人類自己。周慶輝的《人的莊園》,便是在和兒子遊動物園的時候得到啟發,於是花了五年時間規劃、拍攝,並於2015年3月已率先在台北當代藝術館展出,而現時正於香港la Galerie展出。

《人的莊園》探討的是城市人的困境,當然也是香港的寫照。周在一次與兒子遊動物園時,看到無尾熊緊緊抱著樹幹,因而忽發奇想,覺得捷運上的城市人像極了無尾熊,深深依賴著手機,手就如放在那鐵籠子邊上,周看到了城市人被困在名叫社會的籠子裡,自己被困,也看著別人被困。

為了表達主題,周大膽向新竹市立動物園和高雄市壽山動物園借場地,在本應關著動物的籠子中搭景,讓模特兒化著舞台劇的妝容在佈景中擺拍,一如定格的電影,每一張照片都劇力十足。因為照片都放得很大幅,所以擺拍時每個細節都要考究,但動物園借出場地的時間也倉促,又不能太影響動物園的營運,所以全都要一次拍好,不能有失誤,周以電腦3D合成、方向和經緯度計算精確定出照片的構圖、佈置、太陽升起來的時間、光的強度和角度、模特兒的姿勢等等,整個規劃的過程用了五年,單是拍攝都用上了兩個多月,「太陽五點鐘升起來,四點鐘要準備好,太陽光怎麼跟(人工)光線融合,光怎麼射出來,你全都要知道。」回憶起工作量之大,「壓力很大,很多朋友都很好奇是怎麼做的,我常說講完了你都不想做,連我現在要再做一次都有點不想拍了。」

「我們也住在動物園裡,過著被制約的生活。

社會是一個籠子,而我們都笑著看他人關在裡面。」

既說是籠子,《人的莊園》中的每張照片都刻意把動物園籠子的邊界拍出來,加上照片龐大,觀眾站在照片前,就如站在動物園中觀察籠裡動物的情況,有部分照片也像在大樓的對面偷窺單位裡的情況,像真度極高的搭景出現在大自然景物之中,突兀的錯置感、戲劇性的畫面顯得荒誕、不可思議,如此魔幻的刻畫卻比真實更真實。周以台灣情況為藍本所探討的社會困境,例如資訊科技帶來人與人之間的疏離關係,人們通過手機能聽到看到對方的聲音、文字,卻找不著彼此;模組化的消費生活讓我們活在充滿化學品、塑化劑的罐頭、微波食物裡頭,把人都吃成了塑膠;不孕症不單是指身體上的問題,更是經濟、社會競爭壓力迫成的,讓已發展之地的出生率持續低落,這每一項都與香港人產生共鳴。

周對每個議題都有極其深刻的理解,在照片中也把他的觀點表現十分細緻,有關流行美學的標準,「一個女性的美,應該跟地區文化有關,比如楊貴妃胖胖的也是一種美,可是西方是穿篷篷裙,也是一種美,非洲的女孩子,耳朵長長的,這個也是一種美,可是現在的美變同一了,為甚麼同一?因為這些做時尚工業的精品公司創造了三圍要怎樣才是美,高度要多少,他們製定了美學的標準,透過雜誌來宣揚,美變成同一了,他們才能做成衣賣給你呀。」照片中,佈景是個女生的房間,裡面有時尚雜誌,也有無數雙鞋子,臉上流著血、貼著紗布的女生穿著內衣站在鏡子前迷惘,這不也像「港女」的寫照?至於健身又是另一種模塑身體的方式,「健身、美感,那是甚麼狀態?應該是說,我們要跟陽光、空氣、水,像是講奧運,都是在大自然中,可是因為現在生活很繁忙,下班才去運動,沒有辦法去郊外,只好一邊運動一邊看discovery。」他指從前健身都是因為健康,現在卻不一樣,「現在的健身廣告都是有一點點情色的感覺,其實在講身體的塑形,人體的美感。」照片中裸女的畫像、女生做瑜珈和男生的動作在鏡中的角度錯位反射都顯示出健身中性的暗示。

另一幅讓人印象深刻的是有關資本主義問題的作品,相中有三個人在畫畫,看著的是鳥籠裡的樓房、一桌子豐盛的食物和披著塑料袋的流浪者,畫出的竟是三幅著名的影像:安德魯.魏斯的畫《克莉絲汀娜的世界》、有關蘇丹飢荒的普立茲新聞照片和常玉的畫《粉紅裸女卧像》,而第四個畫畫的人,是個小孩子看著自己未來的世界,「這個小孩子看到這三個人,他發現就是錢跟權力的問題,飢荒、戰爭、居住正義,這個在講藝術市場其實是資本主義最高境界,沒吃飽但是去拍賣場買東西。」難以買樓的香港人看著那鳥籠中的大廈會不會心中絞痛?披著塑料袋的流浪者在香港街頭比比皆是,又是誰把這些情境畫成了「東方之珠」的璀璨幻象?

面對這許多困境,城市抑鬱症的個案也愈加增多、嚴重,周談到每幅作品都能看見的標記是一盆繞著鐵線的小樹,是一個抑鬱症病人在治療室跟醫生說覺得樹在痛的故事,「我們去(把盆栽)塑形是塑成我們心中對這個植物形狀的美,我們要扭曲它,它才能變成這樣子,那跟我用動物園來講籠子很符合,是種美麗跟哀愁的感覺。」整個系列的作品都充滿了復古的美感,畫面中常見美麗的碎花圖案,是周從歐文.瓊斯的《中國圖式寶典》取來的,而書中這些美麗的圖案卻是從中國傳統器物而來,提醒著的是中國文化被外國掠奪的民族哀愁,而照片裡頭的人如穿著旗袍窈窕婀娜的美女似乎都活在美好的過去,看看這浪漫而哀愁的都市寓言,香港人們有甚麼反思?

周慶輝拍攝《人的莊園》的幕後花絮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周慶輝 Chou Ching-hui

周慶輝在1965年出生於台灣,畢業於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兵役退伍後曾在《首都早報》、《新新聞雜誌》從事媒體工作。周一直對社會時事抱有莫大的興趣,他自1995年出道的作品都很有社會性。從事新聞記者出身的周慶輝,對社會種種的現象都非常關心,這也是他從事創作的根本。每一個周談討的課題都是他對社會的對話。他渴望透過相機講故事:「我想拍會敘事的影像,就跟文字一樣。」他曾獲得自立報系台灣新聞年度新聞攝影獎「圖片故事」類、金鼎獎攝影類獎項、台北市政府文化局美術類獎助等。

著名法國華裔畫家,本名常有書。畫風中西融合,常被稱為「東方馬諦斯」、「中國的蒙迪里安尼」 。 1901年出生於中國清朝四川順慶的富商家庭,1910年即與趙熙習畫,1917年入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就讀,少年時就讀上海美術學校,1919年赴日時在東京展出其書法作品,而獲當地雜誌刊載推薦。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