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共存的意義——馬玉江「夜未央」

文/攝:木瓜 | 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號(vol 84)《△志》

才踏入「夜未央」馬玉江個展展場,就教人感到有點壓迫。空間小小的,三面牆都貼滿了黑黑白白的紙,上面依稀印有些模模糊糊的字。望向左面的白牆,寫著「How Heavy is the Night」——這的確是個沉重的展覽,因為其裝載的是藝術家和麥難民的相處。

需要想像力的展覽

鋪滿展場的,是馬玉江用一年時間,於夜深時分從麥難民收集而來的單據。它們有的早已因年月消逝而褪色,惟還能隱約看到上面的字,不是一個新地、就是一杯可樂、一個漢堡包,往往只有一個item,比普通的單據來得短小。在初初搜集時是有困難的,但跟他們混熟後,他們甚至會主動提供單據,雖然不知道馬玉江會將它作甚麼用途。馬玉江用磅量稱這些單據,發現它們只有0.3-0.5克,那是他們一晚的重量,再加上即將消逝的字跡,確是輕盈得沉重。

坦白說,我初初是有點驚訝的。我有時坐進麥當勞,都沒有買食物,連一杯可樂都沒有。這一群會夜宿麥記的人,有部分卻是會消費,會對在這裡待一整晚而感到不好意思;所以即便捉襟見肘、沒有能回去的家,他們還是會付出一點金錢(但可能對他們來說不算是一點),以換取在這裡渡過一夜,當中是一份尊嚴。

共存的執著

唯如果抱著一個觀看視覺藝術展的心態而來,可能會感到失望。因為展場裡除了單據、就只有兩張小小的相片、一些文字,還有可供坐下的軟枕。這裡幾乎沒有一些能吸引人的視覺元素,即使是最能令人親歷其境的攝影、圖像媒介,都展示得非常節制;要僅憑單據去聯繫麥難民的情況,需要一些想像力。惟當看到馬玉江場刊中的訪問,才發現這是他的刻意安排:「用攝影,這手法太重,太刻意。相機把我們切割成兩類人,帶有窺視、獵奇的意圖。」因此他摒棄了這種做法,犧牲了吸眼球,目的是為維持共存的互信關係,特別是不少麥難民不太想暴露於鏡頭前。

為保持這種關係,馬玉江可說是下了不少功夫。當中不只不把對方捕入鏡頭內,還避免向他們施予具體的援助,如買食物給他們。馬玉江覺得這樣會冒犯他們的尊嚴、破壞其主體性,他盡量避免抱有一雙由上而下的眼睛。但藝術家是對這些靈魂抱有關心的——當有人對無法付錢卻要坐進麥記而不知所措時,他會無聲而低調的示範一次做法,好讓初成為麥難民的人有例可循,是展現他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的立場;即便背景、到訪麥記的原因就已顯出馬玉江與麥難民身份的差異,他還是想盡量令彼此關係平等。

拒絕有用的藝術?

唯在場刊的訪問中,馬玉江認為藝術不是慈善、不屬於人所制定的道德,藝術是拒絕回報、拒絕有用。那麼人們不禁問這展覽的意義是甚麼,無用的藝術有何價值?而何以有用處會令作品的價值被拉低?但即便馬玉江希望否定藝術之「有用」,但無可否認「展覽」本來就有其功用,即為向觀眾推廣一種訊息、或提高大家對某議題的關心——像「夜未央」,也許非他所願,但還是具備一種「提高大家對麥難民的關注」的功能。拒絕有用,或許是一種徒勞。

這展覽未必具體、未必客觀,但卻呈現出藝術家的一種態度——花時間與麥難民共處、尊重他們的意願、維護他們的自尊——提供了一種與他們相處的方法。馬玉江這展覽的立場鮮明而令人印象深刻,也清楚表達出他對這族群的善意,唯接下來要討論的就是:無法帶來實際改變、拒絕「慈善」的藝術,會不會是一種孤芳自賞?其實有沒有其他的方法在不損害他們的自尊下,能更顯示出與他們的共存?如果藝術如馬玉江所言是「救贖」,令人不免思考,得到救贖的,究竟是誰呢?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藝術家-影像
馬玉江 (Ma Yujiang)

馬玉江於中國山東章丘出生,畢業於北京中央美術學院,現居香港。自幼成長的農耕經驗,使他偏好以自身行動作為媒介,在日常情境中從事當代藝術實踐。一方面使作品在長時間內自發生長,一方面探求時間、重力等本質問題。常常以「輕」的手法,改變世界形態,又通過「做生活」揭示日常詩意。現定期於《明報》「星期日生活」發表作品。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1, 2019

打開生活的想像——「放浪城市」

記憶的城市 虛構的城市 從虛實交錯的角度,和大家觀察耳熟能詳的城市景觀及其聲音建築。藝術家將呈現如何以超編碼的方法,把有形與無形的平行空間置...
Jan 08, 2019

行得快就好世界?──梁基爵《順時針逆行》

置身時代巨輪中,社會氣氛充斥着「天天迫我上路」的氛圍,要進步、難避免捲入時代之中而加快腳步,正面說來這個城市相當有「動力」,但我們可曾停下來...
Jan 02, 2019

藝術不藝術,重要嗎?——小克「Affordable Art Like」

藝術是甚麼?這問題很難答:為甚麼畢加索的作品一定是藝術,多啦A夢的漫畫稿卻不是?為何新晉藝術家掛在畫廊裡的作品是,但在公開考試裡拿5**的作...
Jan 02, 2019

藝術是靈性的修煉——朴栖甫「描法 1967−1976」

白立方香港在這個冬季帶來被認為是韓國現代、極簡和抽象藝術奠基人的朴栖甫(Park Seo-Bo),三年前他已在香港舉行其首次個展。今次追溯他...
Dec 31, 2018

【雕文嵐女】時勢造藝術?

在最近的策展講座中,我以“Social Transformation”(中譯:社會轉化/轉型)為主軸,請來四位講者:黃國才、張怡敏、盧樂謙和...
Dec 24, 2018

面對災難,藝術家如何自處——森美術館15周年記念展:災難與藝術展

不論是天災還是人禍,災難亦是藝術創作其中一個恆常主題。 當災難和危機往往讓人們感到絕望,藝術也為我們記下人面對災難時的情緒、痛苦,甚至以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