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社區藝術

Cultural history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你為何參與其中?— 訪觀塘後巷美化計劃參與者楊美琼、Sautel Cago、郭達麟

【部分圖片來源:Thei Advertising Facebook、Runourcity Facebook、Sautel Cago Facebook、SOCIA】

負責督導和監察九龍東發展為核心商業區,發展局轄下機構起動九龍東,於今年 3 月實行觀塘後巷美化計劃,與全城街馬合作,邀請藝術家與院校參與,引起不少爭議,被懷疑是一仕紳化項目,目的在於加速觀塘重建。重建的代價包括:工廈使用者(當中包括藝術家)及居民須承受租金飆升,小店、街舖將化為酒店、商場,人們最終將失去生活的社區。

那麼,為何藝術家與院校會參與其中?在起動九龍東牽引的計劃下,每位參與者都是獨立個體,參與是他們的選擇;而驅使他們參與的,是其對藝術和社區的想法。今次訪問了香港科技高等教育學院(Thei)設計學院副教授楊美琼、法籍藝術家 Sautel Cago 與本地藝術家郭達麟,說明他們參與計劃的緣由、經過和感想。

起動九龍東由於觀塘繁忙時間人車爭路情況嚴重,希望可將後巷融入整個行人網絡,使其充份地利用,為吸引更多人使用後巷,於去年 5 月開始了「觀塘商貿區的行人環境改善計劃 — 可行性研究」,而於今年 3 月實行的觀塘後巷美化計劃是其中一個項目。起動九龍東支持全城街馬請來藝術家與學生到後巷塗鴉、作藝術裝置,卻被社區團體批評以文化藝術包裝仕紳化項目。

觀塘區保育運動人士、獨立音樂人黃津珏指,由於發展使該區租金飆升,不少使用觀塘工廈的藝術或工業單位,均要承受這十年來以倍數計的租金升幅;發展計劃,不單破壞當地藝術文化原生態,更損害工廈使用者權益。「起動九龍東想將觀塘轉化做中心商貿區(CBD2),故其所有計劃都朝這方向走。在轉化的過程中,藝術文化有很重要的角色,因它可以將城市的價值提升,可謂一仕紳化項目。本來觀塘是一較舊且窮的區域,若想將地區變得較商業化、新穎、高雅,就很需要藝術家參與。」除了工廈使用者,5 千名居民亦同樣受物價和租金上升影響,或更需承受交通擠迫、空氣污染等問題。

當計劃涉及此面向,而觀塘居民與工廈裡的人都是社區的一分子,除了要持續監察起動九龍東的政策外,我們或有權知道、或應該了解,藝術家何以參與其中,協助計劃進行。

楊美琼:讓學生啟發創意

楊美琼曾於 3 月中旬,帶領 Thei 廣告系學生參與由全城街馬舉辦的「街後」街跑 x 街頭藝術社區計劃。活動內容包括請藝術家 Addison Karl 、4get 到該校辦塗鴉工作坊、又讓學生到駿業街遊樂場的後巷,在 Sautel Cago 與 4get 的指導下,親身嘗試在牆上塗鴉。

「如果有啟發學生的創意、落區工作、服務社群的機會,我們一定會支持。」楊指全城街馬是長期合作夥伴,這次活動也是全城街馬主動接觸他們:「全城街馬和我們的目標很接近,同是啟發創意、培育青年人。所以上次辦東九龍的跑步活動時,我們也有參加。」她認為是次活動能令學生大開眼界,故鼓勵他們參與:「以前塗鴉完全是禁止的,人總是要偷偷摸摸,你不能見到藝術家從零開始創作的過程。」於是她便在 Facebook 向廣告設計系的同學發佈活動消息,邀請同學報名參加:「他們對這活動的反應很踴躍。」而整個活動中,楊指自己其實多與全城街馬聯絡,很少與起動九龍東接觸。

學生未必完全了解觀塘情況

楊指雖然很多學生都參與其中,甚至住在觀塘,但其實不很了解觀塘的情況:「他們不過 18、19歲,要他們完全了解這社區是有難度的。」學生未必知道起動九龍東是何機構,亦有甚麼目的,楊亦刻意不加說明:「單從今次的活動,不能衡量到起動九龍東是對還是錯。我身為教師,我的責任是帶他們開眼界;但不能告訴學生誰是誰非,不能將偏見灌輸給他們,而是讓他們自己分辨。我覺得今次活動某程度上成功,乃因他們開始就問題尋找答案。」

街坊的反應正面

楊指在後巷塗鴉期間,很多人都表示欣喜:「樓上辦公室有人下來街上,說也想一起塗鴉;又表示上下班經過這後巷時,心情變得較愉悅。旁邊車房的人亦和我們談了很久,說他對設計也很有興趣,又覺得計劃改善了環境。我覺得那面牆,能令他醒覺自己對藝術有著追求,這也令我很快樂——當場街坊的反應很好。我覺得若只是接觸那條街的人,這效果也頗令人滿意吧。直到後來被潑墨和寫粗口,我都不知為何,又感到很失望。」

而在壁畫被示威者潑藍墨以後,不同媒體報道了是次事件。楊認為各報道不夠客觀:「很多媒體都針對這事件,寫他們的版本,又沒來訪問我們,我們覺得不很公平。其實整件事情不是很差,我覺得很多媒體都抱持著偏見。」但楊亦讓學生閱讀不同的新聞,嘗試了解各種聲音:「他們也好奇為何人們有這樣的反應,會研究事情的來龍去脈。」

一次活動不代表甚麼

「我也很希望每區的藝術家,都有自己的發展空間。我和很多朋友都從事這一行業,那究竟應如何呢?很多互動媒體、廣告公司,最近都搬了去觀塘。基本上租金貴,就不單是觀塘一區的事。如說觀塘租貴,我家的租金其實也很貴呢!我覺得是整個政策的問題。

「整件事很複雜,香港亦處於一很複雜的年代吧。而我覺得不能單純因為這次活動,就能找到答案。很難說一個活動就會影響和決定到他們的未來,也不相信一次噴畫就會令他們加租,為他們帶來極端的結果。」另一方面,她認為是次活動帶給學生很好的體驗:「看回這次活動,若然學生沒有參與的話,真的有些損失啊!至少失去了走入社區、和藝術家互動的機會。」

期望有更多溝通

楊指認識的街坊與同事對活動的意見,與觀塘工廈使用者很不一樣:「我覺得一定要多些溝通吧,因我們始終是從外來者看這件事,不似藝術家實實在在於觀塘生活。」她指媒體的報道令她驚訝:「如事情真是這樣,那就是合作單位的人缺乏溝通。這活動本是一件好事,但原來有這樣多被壓抑了的聲音。」

她指從「街後」的籌備時間很短,使他們無法深入理解社區:「我們由 2 月中旬開始籌備、真正與全城街馬溝通,不到一個月就全辦妥。我們也不期望在這樣短的時間內,將各種知識塞到學生腦中。而參與今次的活動,也是他們了解這社區的起點。」她很希望下次有多些時間,讓她可作更深入了解。

她希望可請當地的工廈藝術家,來 Thei 與學生分享他們的想法:「最少令學生知道多一點。所以若未來再有類似活動,我仍會叫學生參與。因當天的體驗過後,收到的訊息才是最重要的。」而問到楊,參與在內會否代表鼓勵起動九龍東,在未來繼續辦文化藝術活動,楊回應:「對未來的事,我們很難預測。」

Cago:不知道觀塘的情況

法籍藝術家 Sautel Cago 5 年前毅然放棄正職、穩定生活,轉而環遊世界到各地塗鴉。現在他來到香港,被邀請到參加「街後」活動,在 3 月上旬至中旬的 3 個星期中,和 4get 一同繪畫駿業街遊樂場後的後巷。於 3 月 21 日凌晨,他們已完成的壁畫被人用藍油潑墨,並貼上了一些大字:「醒未」、「小心文化推土機」。Cago 對此事感到無奈且不明所以。

Cago 指,是經 4 get 介紹而得而參與是次計劃,其實他不太肯定是誰接觸他、誰又是主辦單位。他只知主辦單位對他的作品很感興趣,希望他能參與在計劃內。Cago 得到法國政府資助可漫遊世界各地創作,曾多次參與由法國政府與當地政府(如印尼、越南)合作的合法塗鴉計劃,而今次是他首次參與單由香港政府舉辦的活動。

他坦言對觀塘區情況毫不知情。他只知悉觀塘有重建計劃,但不了解詳情。他說自己參與計劃,除賺取收入外,是為了自己與使用後巷的人,並非想幫助政府加速重建。亦指由於起動九龍東所提供的牆壁很寬很大,且沒限制他創作的方向與題材,便因條件吸引而決定參與。他的作品全是即興創作,在下筆前未有完整構圖。

今次工作使他認識到在附近工作的人,有時街坊會與他分享食物與糖果,而 Cago 亦將在這後巷結識的新朋友畫到壁畫上去。而在後巷繪畫 3 星期間,除了一次有 3 人到來,攻撃他的膚色和批評後巷美化計劃外,未有人直接跟他說這計劃存在問題。他又指網上不少批評圖文不符、缺乏說服力,故他並不認同網上對計劃的批評。

他說尊重人們的示威自由,只是不滿示威人士潑油漆到其壁畫上。他認為若示威者針對起動九龍東,直接到其辦事處抗議,或透過繪畫更多塗鴉來對抗,可能較有建設性。他對在完成計劃以後,才知道人們的想法而感到無奈。並表示若有更多人早一點直接跟他說計劃有問題,或者他會中途改變主意。

而當他知道在後巷認識的朋友,未來或會受重建計劃影響,則沉默良久。大致了解情況以後,他指自己 caught between two stools(抓兩頭不到岸,網上的批評令他感覺被憎恨,自己又真的接受了參與計劃的報酬,彷似墮入了一陷阱:「我不喜歡這種感覺,太疲累了。可能下次不再來香港了。」

郭達麟:著重學術面向

「是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社會創新院(下稱 J.C.DISI )邀請我參與的。在整個計劃中,我可謂純粹只與他們接觸。」郭達麟說。他曾於 J.C.DISI 任副主任,曾在總監葉長安帶領下,和學生一同研究觀塘的街道和後巷情況。事實上,J.C.DISI 與起動九龍東已合作超過兩年,在該區進行研究和設計。而是次「街後」乃 J.C.DISI「貫通九龍東」計劃的一部分:「我們參與在九龍東作為城市成長的計劃裡,想用另類方法令地方能成長。」他形容 J.C.DISI 的研究很學術性,研究發展的各種可能。其後他離開 J.C.DISI,成為自由工作者;直到今年 1 月中旬,葉長安邀請他加入「街後」計劃,製作一些 public intervention(公共干預)的作品,他遂參與其中,在 3 月上旬至中旬於開源道至鴻圖道的後巷做作品。

純粹喜歡後巷的模式

「我重視城市本身的結構,認為每個小區都有其特色。我覺得城市需要成長而非發展,應留下地區本身的語言。觀塘的後巷是很重要的,如果剷去整個社區和結構,這些道路便不復見,變成商場駁商場,所以我覺得要盡量保住後巷——觀塘的後巷與九龍灣的不同,相當密集、遍佈整區。」他指改善後巷的意念,乃由 J.C.DISI 提出;而當梁振英在 2015 年施政報告提出以九龍東作為試點,研究發展「聰明城市」的可行性時,郭其實很驚訝:「我對後巷的想法,與其是否『聰明』並無關係。」

他指期望製作作品的花費,最後能回到納稅人手上,所以其作品是一盞盞以港式俚語為題材,於每天晚上 7 時到翌日清晨照亮後巷的霓虹燈,用光線回饋市民。他指後巷一直多人行走,反而是夜晚太黑難行走,故認為加入光線很重要:「今次藝術品,我是真的想令後巷燈火通明的。無論是觀塘人與否,夜裡走過後巷不會心慌慌,不會遇到危險。我特地找來觀塘的師傅製作霓虹燈。他甚至還在觀塘的工作室裡製作。所以,對於我的部分,其實覺得做得還不錯吧。」

太重起動九龍東,是輕視了藝術家

郭認為如執著於起動九龍東在今次計劃的角色,其實輕視了藝術家的獨立自主:「我覺得自己是幫理工大學的教學團體工作,在我的立場而言,我認為這是個學術性的方案。」他說自己只是贊成 J.C.DISI 的導向模式而已:「我認為我的作品是 J.C.DISI 策展的,我不做任何塗鴉作品,因那與理大策展方向不同。」並指不認同起動九龍東的做法:「我對塗鴉沒認識,但我覺得有很多方式會比塗鴉更全面。」他又強調 J.C.DISI 的策展角色:那策展人不是為討好起動九龍東或政府,而是為了這作品能在該區發揮作用。那獨立性很重要。然而,今次的獨立性的確不足。」

此外,他認為不能將整個計劃的結果,全歸到起動九龍東之下:「我覺得單單一個組織,不能做到所有事情。沒有 J.C.DISI、藝術家的想法,我覺得它未必做出甚麼成果。」郭在這計劃一直很少與起動九龍東溝通,若起動九龍東對郭的作品有甚麼意見,都是透過 J.C.DISI 轉述;在計劃進行過程中,起動九龍東的角色頗低調。反而在 3 月 6 日的新聞發佈會上,區潔英卻高調發言且介紹計劃,令郭頗意外。「如他把所有的功勞都攬在身上,輕視了作品是藝術家的創作,那我沒有辦法控制。但它究竟有否這樣做,無法由我一人定斷,要透過公眾的批評、回饋才知道。」

批評、對話令社區成長

「我支持活動的本質,而非其發展方向。而是想了解有沒有另外一種方式,能夠保留這地原有的語言和模式。而這大概當多些人知道、討論才能找到。事實上,現在事件後更多人討論後巷這議題。所以在學術方面,我認為這計劃有正面影響。城市是否發展了,我不知;但它的確成長了。」他亦樂見有反對聲音出現:「我覺得有各種聲音是好事,批評是令社會成長的力量。」

不認為是壞事

總括而言,郭認為這活動不完全負面:「一件事不是二元分立,不是完全對或完全錯的。我覺得當中有好的東西存在。我不熟觀塘的居民,也沒到現場去問居民對這事的看法,不知當地居民有沒有參與其中,如有的話,這也屬一正面的事。」

當地的藝術家與郭想法不同,他們拒絕一切與起動九龍東有關的活動,為求減低發展速度。郭並不認同這種方法:「這是一刀切的說法。我覺得這一定會對某些人不公平,會有某部分的持份者是被遺忘的。能理性關注是重要的。若認為事情純粹全對或全錯,兩種看法都會很不健康。」他又舉例說,每年區議會在各區花費不少公帑舉辦晚會:「我不喜歡那些晚會,覺得不應辦太多類似活動。但有沒婆婆得益呢?終究是有婆婆能享受的。」他認為若活動舉行後,有對話存在,「整件事也不是太差」。

對於起動九龍東發展計劃對觀塘的影響,他認為可以接受:「起動九龍東現正慢慢地行進,大概可令社區更好。至少不是一刀切,將所有東西都剷起吧!從前囍帖街那將地方全都買下、剷除的模式,並不理智。現在觀塘汲取了囍帖街與其他地區的慘況,業主沒那樣容易賣出。這令政府還是發展商,都要用另類的發展方式去做。」他認為政府需要聆聽更多聲音,平衡不同人的需要,亦認為人們都要關心這議題,多表達意見,才能找到觀塘成長的方向。

參考文章:
拒絕藝術,當它為生活帶來不完美 — 觀塘音樂人黃津珏回應後巷計劃參與者
起動九龍東美化後巷計劃 反對聲音不絕 「活在觀塘」原人:「不要聰明城市,要開明城市」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藝術類型: 樂評人
黃津珏 (Ahkok Wong)

獨立音樂人,喜歡散步,喜歡掃地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18, 2017

讓爵士帶領深入音樂新層次《Wong Way Down Jazz Symphony》——香港小交響樂團、Nate Wong、Wong Way Down

香港小交響樂團推出創意音樂會系列《Beyond Good Music @ The Fringe》,聯同不同領域音樂精英合力演出,打破不同音樂...
Sep 18, 2017

21st Century Art Incubator- OPEN CALL FOR CURATOR (Asia Pacific)

About 21st Century Art Incubator:  1a space aims to provide emerging a...
Sep 15, 2017

《與藝術的歷史對話》新書發佈會暨 「與藝術家蕭勤對話」——蕭勤

香港藝術中心及蕭勤國際文化藝術基金會共同舉辦《與藝術的歷史對話》新書發佈會暨「與藝術家蕭勤對話」,於9月12日香港藝術中心舉行。是次發佈會上...
Sep 15, 2017

第一屆香港國際指揮大賽 入圍名單揭曉

由香港小交響樂團主辦,第一屆香港國際指揮大賽公佈18位入圍初賽的參賽者名單。是次比賽報名反應非常踴躍,大會共收到310位來自49個國家或地區...
Sep 14, 2017

WMA大師攝影獎2017/18-「過渡」 現正接受作品提交

以香港為基地,從社會議題出發,每年舉行的WMA大師攝影獎,現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攝影師提交作品。今年攝影獎的主題為「過渡」,提交的作品必須與此...
Sep 13, 2017

陶藝家訪談——張煒詩、羅士廉、陳思光 倫敦START藝術博覽會

巨年藝廊近年來積極推廣陶藝,為本地當代陶瓷藝術及國際優秀陶藝作品提供展示平台,對香港陶藝界影響甚大。在9月份參與了歐洲舉行的兩個藝術博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