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以行動做藝術——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文/攝:何阿嵐 | 本文轉載自2018年10月號(vol 86)《△志》

策展人將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Asger Oluf Jorn) 和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作雙個展似乎有種不同時代之間對話的意味——Von Heyl 在影像過盛的當下環境以隨機的方法將圖像組合,反對一切有意義的目的,還有高辨識度的創作風格,對於何為藝術家和藝術創作提出質疑;至於阿斯葛.瓊也同樣提出對藝術創作的質疑,甚至意圖以藝術介入社會。

不久前於漢堡舉行的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ASGER JORN WITHOUT BOUNDARIES)個人展,精選了他其中60件作品,包括阿斯葛.瓊的早期作品,這批作品也受到Paul Klee,Joan Miró和 Max Ernst的影響,場內亦展出他的陶瓷作品,及他最具代表性的畫作。

「眼鏡蛇」

要了解阿斯葛.瓊的作品,確實與他身處的年代及藝術思潮密不可分。出生於1914年丹麥一個小鎮,這位被公認為廿世紀丹麥藝術史上具特殊地位的藝術家,早於二戰前已開始創作。他在戰前到了當時歐洲文化中心巴黎,成為旅居法國的俄羅斯籍畫家和美術理論家康丁斯基的門生,1937年又於建築師柯比意(Le Corbusier)的工作室工作,並參與了同年的世界博覽會。他更是第一位將卡夫卡著作譯成丹麥文的人。阿斯葛.瓊不僅是知名畫家,同時以雕塑和陶藝創作,及至後期出版刊物成為作者,可說百足咁多爪。二戰後他與當時幾位前衛藝術家,包括比利時畫家Joseph Noiret及荷蘭藝術家卡雷爾.阿佩爾(Christiaan Karel Appel)等組成「眼鏡蛇」(CoBrA)這前衛畫派組織。該名字以藝術家不同出生地組成:由哥本哈根(CO)、布魯塞爾(BR)和阿姆斯特丹(A)這三個城市名字開首幾個字母所組成的單詞正好是「眼鏡蛇」。

只要是一切主流、具權威、受歡迎的畫派也與之抗衡,如原本有反叛色彩的巴黎學院派,或當時知名荷蘭畫家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所代表的幾何抽象、資產階級繪畫(或布爾喬亞藝術)、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等等,他們用上兒童筆觸,加上受超現實主義無意識「自動書寫」的抽象創作風格啟發,又混合了政治意識、文字與圖像、影像與大眾文化、兒童塗鴉與精神病患的創作風格,嬉戲十足,卻又不失精緻。他們的行動更不局限於藝術上,除試圖重新定義藝術家身份,更將藝術家所涉獵的範圍擴大。阿斯葛.瓊其中一張重要作品,也是在「眼鏡蛇」時期所創作的兒童畫作,至死後才發表的《給兒子的信》(Lettre à mon fils, 1950),是一張送給50年代出生的兒子的禮物,畫中涉及了家庭和童年時期,全畫總共有十二個人物,看似鬆散地描繪出每個人物,但各至連結出無以名狀的壓迫感。

阿斯葛.瓊這一時期的作品也涉獵不同題材,卻未到完全抽像,直白點說他帶有兒童塗鴉色彩,嘗試在畫面上製造做出不和諧效果。一張名為《怯懦的人》(Le Timide Orgueilleux),即興畫作旨在將自己的作品從壓制的資產階級慣例中解放出來。雖然這幅畫是在解散後創作,但它一貫的童趣風格體現了藝術家內在的掙扎,從標題名顯示出阿斯葛.瓊對藝術二元論對比的矛盾想法,藝術作品中的張力是既消極又積極、令人厭惡卻又具吸引力,醜陋又美麗。他曾提過,如果其中二元對立關係被移除,創作會變得無聊。

雖然整場運動只短短三年 ,但無拘無束地處理素材、創作想像力自由奔馳,都撼動了舊有文化體制。他後來的畫更無法簡單言說,你無法一時分清畫中發生的事,但又被其中的神秘色彩吸引著。

 

情境主義國際

「眼鏡蛇」解散後,阿斯葛.瓊遇上了法國哲學家居伊.德波(Guy Debord,1931—1994)一同創立了「情境主義國際」(Situationist International)。居伊.德波也是一位多面手,集馬克思主義理論家、字母主義國際成員、電影導演多重身份,更曾是左翼組織成員,在60年代領導情境主義國際,影響了68年法國學生運動,當時的參與者更是每人手上拿著影響後世甚大的著作——被視為現代版《資本論》的《景觀社會》。該組織目的是針對藝術家可在藝術領域以外發揮更大作用。相信景觀社會理論的人認為當今社會傾向了景觀化,事情流於表面,同時這表層卻令大眾以為自己已獲得了有用的信息,但事實上卻無法由事物表面反映出核心的信息,更無法傳達給大眾。根據他們的說法,「景觀化完全是個幌子,它處心積慮地揣摩著人們的心思,獲得人們的認同,誘騙並奴役著大眾。之所以說奴役,是因為甘於停留表象而無意探究本質的人在今天顯然比以往要多。比如鋪天蓋地的商業宣傳,以影像形式廣泛傳播,而它們正是割裂表象與本質的手段。」

在景觀時期的阿斯葛.瓊一如兒童塗鴉,在寫實主義的風景畫上,可能塗上一隻一點也不寫實的鴨,或是畫出不合比例的人形,顏色強烈,作品風格變化更大,有時抽象,有時是明顯的圖形讓人識別。同時他的創作領域不局限於紙上,書籍設計、陶瓷作品都是他傳達信息的方法。

是次展覽可說是對阿斯葛.瓊整個藝術生涯一個整體的展示,作為一位重要但華文地區較少了解到的藝術家,無疑是很好的入門課。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