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覺藝術

Visual Art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以攝影細察田間眾生 — 「食得唔好嘥」收成節

藝頻:潘德恩

生活館農夫及工作坊導師李俊妮曾說:「田,是很激烈的。」究竟有多激烈?「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於去年 9 月開始了「重建食物版圖  讓食物支配生活」耕種及攝影工作坊,而經過 5 個月時間,終在3月2日來一次大總結。學員渾身解數,細心思考如何運用各種藝術形式,呈現他們對田間生命之觀察。如果參加工作坊是播種,那實踐就是施肥、澆水。而隨著學員所栽種的已成熟,他們也就迎來了「食得唔好嘥」收成節,摘下香甜的粟米與薯仔之餘,也得來滿滿的攝影收成——藉著創作,欣賞田裡煥發的生靈,反思人與土地的關係。

觀察堆肥之中生命的醞釀

其中兩位學員林芷琪和許康民,曾參與製作堆肥過程,對昆蟲、微生物等在發酵腐熟的廚餘中活動、分解之情況非常感興趣:「就在交替堆疊乾濕廚餘的過程中,會有些發霉及微生物產生。加上昆蟲們的協助,通過牠們吃和拉的循環,製造能量發熱。待它變回如泥土一樣的肥料,便能將之放到田中。」

然而他們表示,平日製作堆肥需用木板、布料覆蓋,無人能夠看透肥料箇中奧秘。於是,他們便創作出裝置作品《堆肥週記》,用透明膠箱裝載肥料製作物,以便觀賞昆蟲們等微小生命,在廚餘中活躍的動態︰「我們很想觀察,便把它重現在這透明的箱裡頭;好讓我們可近距離地知道它發生甚麼事。而我們亦會每星期為它作紀錄。」二人指,作品尚未完成,要待它化成堆肥,回歸田裡才大功告成。

藍印:用陽光進行的攝影

收成節當天,田裡插滿了藍色的旗幟。它們隨風飄動,布面上映照著各式農作物的姿態——這些都是工作坊學員的「藍印」攝影作品。項目助理關朗曦說:「田裡的植物是最需要陽光的。又因我們是攝影及耕種工作坊,我們就想,有甚麼是直接用陽光去進行攝影的呢?結果就想到藍印。」藍印攝影,是一種必須使用日光才可進行的原始攝影方法,能夠紀錄下攝影對象的輪廓。關指,田中雜草叢生,一般情況下難以仔細看清植物的形態。然而在藍印攝影下,一棵棵植物的形狀都能清楚地被紀錄,我們得以聚焦在它們的輪廓上,重新認識它們。

蹲下用紅外線看「自養戶」

學員許康民,因被田所觸動,而興起拍攝田野念頭,創作了《在眼底跑過的自養戶》系列。他採用了紅外線攝影方法,以配合植物的特性:「人們以前會用紅外線攝影來找植物的病理……如一些死的植物,它們在紅外線下,會被拍得深色一點。」紅外線拍出的黑白照片,朝氣勃勃的植物會呈現白色,反之則愈來愈暗。簡而言之,紅外線可感應到植物進行的光合作用,並真實地展示它們的生命力。

《在眼底跑過的自養戶》分上下集,兩集所採用的攝影視角有差:「一開始是像旁觀者般,比較遠的去眺望那田。但拍完一筒菲林後,才發現自己一直只站著拍照,於是我便想,不如蹲低一點吧。」於是許便蹲下來,嘗試擺脫人由上以下的觀察角度:「如這樣,只會看到花的部分,但看不到葉、莖等等。但我想,我們是時候要用跟它們一樣的高度,去看它們的結構、形態及和環境的關係。」他補充說,或許植物與環境的關係,不能在照片中呈現出來,這是因為攝影能做到的事情有限。然而他認為最重要的是,蹲下拍照這個行為:「攝影是關於我們的行為,多於我們究竟在拍甚麼。」

而作品名稱中的「自養戶」,其實就是指植物。雖然許有參與耕作,但是他認為自己並非促使植物生長的主宰:「我們學員只是每星期來一次,做到的東西很少,只是間中施肥、澆水。而在雨季,我們甚至不用澆水,它們都能自然生長。他們其實是自己在泥土中運作,用它們自己的葉、根及莖去成就自己的生命。 」而在眼底跑過,就指涉著人從來都少留意視平線下,那些蓬勃成長的植物。

除了裝置藝術、攝影作品,學員還和詩人廖偉棠一同為農田寫詩,詩作在田間小徑裡展出。雖然節目與工作坊業已結束,但公眾仍可期待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於8月舉辦的「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展覽,當中將再展示今次收成節的部分展品。未來,「憧憬世界」亦將再度與生活館合作,但工作坊內容或會有所更改。


相關文章:耕田是一種創作 - 耕種及攝影工作坊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李俊妮 Jenny Li

生活館農夫。受菜園村事件啟發,開始對務農感興趣。其餘時間從事攝影教育。

生活館 Sangwoodgoon

生活館生於反高鐵護菜園運動。現為新鮮蔬菜及新社群模式的生產基地,深信有機耕種之於社會運動及推翻平庸政府的激進意義。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