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音樂劇

Theater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令人傷心的喜劇《夜鶯》──專訪溫卓妍

文、攝:梁蔚澄 . | . 本文轉載自2019年7月號(vol 94)《△志》

「一個令人傷心的喜劇。」音樂劇《夜鶯》編劇、作典、填詞、音樂總監及主演的溫卓妍如此說道。今年的《國際綜藝合家歡2019》,由唯獨舞台及光之劇場合力炮製一齣遊玩音樂劇《夜鶯》,其改編自愛爾蘭作家王爾德的經典童話《夜鶯與玫瑰》,故事本身以愛情為主,最後悲劇收場。我笑問,一個合家歡節目,對象就是孩子及家長,本地創作的《夜鶯》將有如何改動?會是一個完滿的快樂結局嗎?「《夜鶯與玫瑰》主要寫一個浪漫的愛情故事。但我會想作者為何要這樣對夜鶯?為何要寫出這樣的故事?於是故事來到我手上的時候,我要拿捏。我本身做很多藝術教育的工作,我很愛小朋友,但我的教育方法不是挑戰他們的底線,不會欺騙他們,如我認為他們承受到我便會寫出來。原著最難受的地方就是:She dies for nothing,這個版本是She dies for something。夜鶯與玫瑰對我來說絕對是一個悲劇,tragic hero係唔可以唔死。」

童話其實是給大人看

原著是夜鶯受到大學生對教授女兒的愛而感動,在寒冬下,決定以歌聲及生命換取一朵紅玫瑰,好讓他能與美人共舞,怎料對方違背了有紅玫瑰就可共舞的承諾,認為花的價值不如珠寶,大學生得不到垂青而不再相信愛情,玫瑰最後則被車輪碾碎。而這次,夜鶯受窮苦少年的孝心感動,讓病危的媽媽重拾生存動力。為何製作一套合家歡音樂劇?「這次我們的對象也是下一代及父母。很多人以為藝術永遠都只是在那塊餅切,藝術永遠都是based on education,如果小朋友在小時候無接觸藝術,爸爸媽媽不去睇、不去聽,這就連讓孩子模仿的機會也沒有。 我兒時喜歡聽音樂、閱讀都是因為爸爸的影響,模仿後漸漸變成自己的一部分,在成長途中,你不會覺得看書很悶,去展覽亦不會覺無聊。」

這次她認為最大的困難是如何把原著的八張紙,變成一齣接近個半小時的音樂劇。「童話有時是看象徵,有些地方是不用合情合理,但做戲一定要make sense,否則觀眾會鎅凳。你要說服小朋友及觀眾為何非作出犧牲不可,如果到某一個關頭,也只可這樣做……王爾德寫的東西是血色童話,其實是給大人睇的,所以我很喜歡他的故事,做兒童劇其實是希望讓父母能夠看到、思考如何教育小朋友,這是我最大的野心。」

故事中沒有說教的成份,她希望以音樂劇分享她的想法。「我覺得藝術其中一個最大的使命感是:藝術應該是社會的良心。這是香港劇作家張飛帆說的,很深刻的印象亦很敬重他。我們要提醒大家,原來這樣可以令世界更美;讓觀眾反思,有些情況出現,你會怎麼看?」

十年一劍 全方位挑戰

溫卓妍曾分享當年考入中大音樂系時面對考官的一番話,她說希望可以寫一個音樂劇,因此首先要了解音樂,如今她終於一手包辦音樂劇最主要的工作:劇本、作曲、填詞,甚至自己也投入演出。她坦言自己是要準備好才行動的人,經過多年的沉澱及有唯獨舞台的聯合藝術總監及是次的監製方家煌不斷鼓勵下,恰好2019年就是她入行10年的日子,決定把累積的東西一次爆發。這次作品共有9首原創曲目,溫卓妍自小學習鋼琴至大學期間先後主修鋼琴及聲樂,令她對音樂的美感及看法有很強的基礎,學過的樂理及知識有助是次作曲,因此「靈感到,寫得很快。」

筆者亦訝異於採訪時,演員已有完整的曲目來排練,亦能即場演奏以解釋如何創作曲目,她笑言:「音樂劇最重要的就是編劇、作曲、填詞, 這次三個角色都是同一個人,因為我最清楚哪一些位置是需要唱出來、哪些是需要講出來、哪些是需要用詞推進才最感人…… 因此省卻很多本身需要溝通的時間。」

而另一個強大助力是邀請香港著名音樂創作人伍卓賢擔任編曲,因為兩位也是於中大音樂系畢業,溫卓妍稱他為伍師兄。他給予這位後輩甚麼意見呢?「曲詞都是你自己編,那麼音樂總監當然是你做啦,我問音樂總監是做甚麼?主要就是決定成套戲你想聽到甚麼聲音及甚麼風格的音樂。」最後她選擇了久石讓的風格,如喜歡久石讓的音樂,大家可不妨期待一下。

無名的犧牲是最值得敬重

「我覺得夜鶯就是你。看畢編劇的話後,我更確信自己的想法。」溫卓妍會心一笑,然後闡釋:「夜鶯不只是代表我,我想把當中的訊息帶給不同的觀眾層,在這個亂世中,無名的犧牲是最值得敬重,我希望大家記得這一件事,不是為了名成利就才做。當然在排練的途中,一些社會事件令我十分感觸,歷史不斷循環,人在糾結中生活下去。」在另一個層面,夜鶯就是藝術工作者。夜鶯在夜間唱歌,歌聲雖然動聽,但羽色並不絢麗,「夜鶯在這個世界上好像不需要維持甚麼生態平衡, 有點多餘,藝術家對社會來說從來都是多餘,尤其是在金錢掛帥的社會,無人會認同他們的價值,但這雀仔卻觀察到一些別人不能察覺的東西,於是出手做一點事,夜鶯不只是獻上藝術,甚至獻上生命。」

她感激這次的演員組合能助她在劇目中錦上添花,把創意放在劇本內,令她察覺角色可以更豐富,也可以用另一角度呈現,笑言在排練過程時很過癮。不過怎樣才是令人傷心的喜劇?「這班演員都是喜劇王,一定會令人發笑,你要笑著及幽默,才可在一些尖酸及嬉笑背後,有力量面對一切。」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溫卓妍 Jarita Wan

香港大學英文系榮譽碩士(主修創意寫作)及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榮譽學士(主修聲樂)。

愛爾蘭作家、詩人、劇作家,英國唯美主義藝術運動的倡導者。他於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創作了多種形式的作品,其後成為了十九世紀九十年代早期倫敦最受歡迎的劇作家之一。如今他以其短詩、小說《道林·格雷的畫像》及戲劇作品聞名,他的牢獄生涯和早逝也是人們關注的話題。

張飛帆 Cheung Fei Fan

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及電視系,香港舞台及電視編 劇。現為劇場空間市場總監、楚城劇團創作總監、楚城文 化有限公司創辦人。 

方家煌 Henry FONG Ka-wong

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導演系,師承鍾景輝、毛俊輝、陳敢權、Colin George 及李銘森等戲劇界前輩;其後亦以優異成績畢業於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電影電視與數碼媒體藝術碩士學位,主修電影編劇,師承吳昊。Henry 歷年任職於多間傳媒機構,並活躍於劇場,除專注導演工作,亦長於編劇、作曲及填詞。近年為電影編寫劇本,並執導多齣微電影。

伍卓賢 Ng Cheuk Yin

音樂創作人、笙演奏家、SIU2發起人。香港小交響樂團首位駐團藝術家、合唱劇團「一舖清唱」聯合藝術總監、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首位駐校作曲家。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音樂系並於荷蘭 Codarts 修讀爵士樂作曲。 2012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年度最佳藝術家獎(音樂)」。2009年及2013年分別憑合唱劇場《石堅》及雙笙協奏曲《在這城崩壞之前》取得CASH金帆獎最佳正統音樂作品獎。

唯獨舞台 The Only Stage

唯獨舞台旨在透過舞台上不同的表演藝術,呈現人性的真善美,也把世上唯一真理的價值觀,有力地展現出來。劇團一直以不同的創新視覺與舞台構建,結合多元嶄新的舞台表達手法,希望把主題信息帶給觀眾之餘,也令觀眾在每個作品中有耳目一新的視聽覺感受。 
 

......
光之劇場 Theatre Hikari

HIKARI是「光」的意思。本團相信通過戲劇藝術的形式,與不同的教育機構、慈善機構和社會服務團體合作,以製作每一個關愛生命和追求公義的故事,能成為一股溫暖而有力的光芒,感染每一個參與者和觀眾。本團希望透過戲劇藝術喚醒每一個人,去關愛無論遠近的每一個生命,不論是人或動物、甚至比我們更早存在世上的天空深海花草樹林,我們都有責任在世界忽略它們時為它們發聲。我們希望每一個人都像光一般,在黑暗的地方,用自己的力量來照亮世界。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文化北歐:生活哲學篇

鄧智文(文化九公) Sep 15, 2019

文化北歐:音樂篇

鄧智文(文化九公) Sep 02, 2019

紀錄劇場經典作品選讀

一條褲製作 Aug 08, 2019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