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稿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三角關係 《Home/Sick 你有沒有見過我?》—— 強逼是病,強迫治療沒有的病是都市人突然發作的深夜「感性post」

圖:三角關係

在《Home/Sick 你有沒有見過我?》中,年輕會計師(張銘耀 飾)在社交媒體透過自拍影片,發放「尋人啟事」,尋找一個自己也不知道是誰的人。這片段假如在真實世界出現,也許不會如劇中引來如此熱烈迴響。然而,社交媒體上的貼文,可透過各種形式存在。可以是分享、可以是轉載、也可以是「感性post」。假如劇場也出現「感性post」,那麼觀眾的選擇除了可以是like, follow,嬲嬲,還可否有情感上的互動?

在90分鐘的劇場敍述中,編劇及導演馬志豪憑著清晰的故事推進,平衡發展了年輕會計師對家、我城、自我三者複雜關係的各自及互相掙扎,令觀眾投入於主角對尋人行動的不能自拔。其「知不可為而為之」的英雄精神令戲劇完整呈現。從主軸延伸出來與其他角色互動提供了主角在過程中產生心理變化所需的時間,讓戲劇發酵。不少畫面令人聯想到都市生活的遺憾。圍繞著這篇「尋人啟事」貼文,彷彿是《三角關係》創作團隊從社會時事引申出來的感觸,為戲劇加上了註腳,完成了一篇充滿社會責任的「感性post」。

治療是《你》劇的一大主題,究竟治療的本質是什麼?

 醫生與作為病人的年輕會計在演出一開始時像精神虐待般的互相質問為全劇語境設下了剛強格調。彷彿在挑戰語言上,治療者與被治療者之間身份可互相對換的可能性。他們的對話但求「速戰速決」,放大了現實中醫生與病人間例行公事式應有的冷酷,同時又無可避免,為了治病,必需要維持一定程度的溝通:兩者形成了「困獸鬥」般的根本性矛盾,在語言上角力,沒有空間插入多餘的閒話。這種又愛又恨的關係,成了自我與我城關係的寫照。編劇對此關係的準確觀察為戲劇性修辭奠定了基礎。兩者在以後每一幕的對話都像是昇華了的現實,聽起來瘋狂,但絕非無稽。語境為戲劇提供了跳板,釋放了時空的限制。有些畫面彷彿是病人自己與自己對話,只是透過醫生口中說出,反問自己;有時甚至是醫生自我質疑,卻又看似病人心態的投射,令人想像醫生代表了病人,又代表了自己,以及我城的大眾。沒有刻意指示,讓觀眾需投放想像力,保持神秘感,非常吸引。

與其他場景截然不同,診所裏的對話帶有私密的感覺。作為主角唯一能夠坦白的空間,每當他受醫生或自己的審問所影響,準備採取行動時,他的直率坦白產生了令人擔心他可能因行動失敗,徹底摧毀其弱小心靈的危機感。這種危機感令人對角色付出感情上的投資。亦也許因為這原因,主角的重要決定都是發生於與醫生對話的場景。這不禁令人問:這篇戲劇,如果只有醫生與病人的對話,也許仍然能夠發揮相同,甚至更大的戲劇效果?

劇中的其他角色為故事確立了現實世界觀。Uber、大角咀、網絡少女、三房單位。全部都指向現時的香港。分別對照了社會上不同的角色:不辭勞苦照顧家庭,尊重丈夫,面對是否生育的兩難仍然充滿耐性的妻子;願意為社會付出,專業的freelancer,相信多勞多得,努力賺錢,但從不違背良心的少年。編劇運用不少生活情節,以生活化的對話節奏製造了與診所場景反差的強烈對照。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銀行女職員的角色刻畫。為求「保住飯碗」銀行職員必須保持笑臉迎人,時刻以「曲線」回答或拒絕客人要求,為「五斗米而折腰」實不為過。在職業流動性高的年代,所有工作都是兼職。唯一的專業精神是「勇於嘗試」,試了但仍然不滿意,那就是客人的問題。角色短短的兩、三次出現,沒有與妻子和少年般的人物背景,卻因為點中了「眾生相」中的其中一個,不單只是銀行職員,更是打工仔的通用心態。編劇簡潔的文字,反而令觀眾更加能夠投入角色,同時亦釋放了演員(黃如妹 飾)大膽處理幽默、無奈情感時的自由奔放,甚至後期與主角在「角色扮演」的遊戲中踏進了戲假成真的領域,讓觀眾親身感受主角欺騙人的罪行 。另一個「眾生相」就是出現次數更少的網絡少女角色。其社會身份卻比其他任何角色更易認知。大概在出場後30秒,第一句對白還沒有說,就已經為故事開闢了一個新面貌。飾演少女的盧詠琪抓住了社會對網路少女透過性暗示把握權力的特質,以身體移動的質感和節奏表達角色性格,打破了只指向某某現實人物的限制,提供想像力上流暢的美感。

運用「眾生相」聯繫觀眾的想像方法常見於布萊希特劇場上的經濟學,有效地增加流暢性。如《灰闌記》中的客棧老闆,及《四川好人》中的警察——他們都不是主要角色,也不及主角般「有血有肉」,沒有什麼大志,像是過客,在布萊希特的作品中,這類型角色佔了大量。相比起90年代美國音樂劇Rent,其中討錢的女人、唱聖誕歌的流浪漢、愛滋病病人分享會的參加者都是此類角色——但同時「有血有肉」的角色就不只一個。可說是布萊希特經濟學在現代戲劇中的進化。兩類角色出現在同一世界能為故事增加色彩,比例多少是分量的喜好。在《你》劇中,筆者樂於觀賞銀行職員及網絡少女與主角的互動。妻子和司機各自都沒有一副屬於「眾生相」的嘴臉,但又沒有足夠的意識及需要達到的目標成為「有血有肉」類型的角色。某些對話,如妻子提及粉紅色房間最初鬆上粉紅色漆油的原因是為了生孩子,本來很有空間讓角色設立目標,一個明顯與主角有分歧的目標,為角色提供意志;又有如少年以記者身份採訪,臨走前偷拍夫婦一張溫馨照片,也許他希望幫助主角修補人際關係的目標能透過更多實際行動貫穿全劇?這些都是很值得角色大膽伸延意志的路向,可惜只是曇花一現。一些本來可以好好發揮的戲劇場合,例如夫婦對出租房間作Airbin的拉鋸。由於文字沒有角色目標的輔助,沒有一個來自意志的態度:究竟妻子是個怎樣的妻子?是單純的無知?是攻於心計?還是把一切啞忍?文字上沒有一個連貫的方向。相比《推銷員之死》中的Linda,雖然她的情況同樣被動,但清晰的立場讓文字保持動態,不至於一踏入討論,觀眾已經像到達了終點,能預知對話的結果。這些曇花一現的小動作十分含蓄,不夠決志,是令人可惜的感觸:就像社交媒體上的遺憾只能留下一個「感性post」以作紀念。

以編劇的視野和實力,《你》劇絕不應只停留於紀念遺憾的狀態。罪、身份認同、共存等重大議題在劇中出現,表明了主動產生改變的意志。筆者希望《三角關係》能從「感性post」中提煉出感性的精華,注射入戲劇中。憑著已有穩固的結構,繼續挑戰難度,擺脫「病人」身份。不必強制治療,只求強身健體、活得精彩。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三角關係 (Trinity Theatre)

三角關係 TrinityTheatre

......
馬志豪 (Ma Chi Ho)

三角關係TrinityTheatre劇團藝術總監,文化研究碩士。 70 年代香港出生,被 80 年代流行文化包圍中成長,年輕時的志願是當唱片騎師;90 年代香港演藝學院電視/電影系畢業,做過幾年廣告公司,之後一直主力從事劇場創作;1995年成立三角關係 Trinity Theatre,兼任藝術總監,主要負責劇團大部份演出編劇及導演工作;主要作品包括:《拾香紀》、《快樂無罪》系列、《勁金歌曲》、《二十出頭》、《二人餐》等等; 近年更積極舉辦各類型生活戲劇工作坊,與年輕人分享創作經驗。

......
張銘耀 (German Cheung)

「一路青空」的創團成員及藝術總監。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系學士(榮譽)學位畢業,在學期間以優異成績榮獲多個獎學金和獎項。畢業後正式投身演藝工作,與眾多個專業的舞台單位、教育機構及和中小學校等合作,包括:香港話劇團、中英劇團、春天舞台、演戲家族、三角關係等,擔任演員、導演、戲劇導師等工作。 2009年正式成立劇團「一路青空」,全力發展教育和戲劇演出這兩方面的工作。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Sep 20, 2017

記下雙城的美麗與消逝——劇場空間《雙城紀失》

「這是一個台南年輕女孩派駐香港,及一個香港中年女子意外移居台南的故事。」劇場空間導演余振球回溯《雙城紀失》的創作源起,自從2015年劇場空間...
Sep 19, 2017

我們也是擱淺了的秋鯨 ——三角關係《秋鯨擱淺》

活在深海中的鯨魚,離開水面擱淺地上,承受自身巨大的重量,費力地呼吸;如同異鄉人,離開故鄉前往異地,承受對故鄉的巨大思念,費力地求存。《秋鯨擱...
Sep 15, 2017

有一種距離叫親密——orleanlaiproject《親密》

四個創作人,各自對劇場有不同的想法與執著,這次走在一起合作,可說是對劇場一次質問和試驗。 這似乎是近年劇場界的走向,再不滿足於講好一個故事,...
Sep 06, 2017

展現舞台上的無限可能——「多媒體無限」系列

跨媒體藝術包攬不同的藝術表現形式,不同媒介的互動配合及牽引下亦拼發了出奇不意的創作火花。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主辦的「多媒體無限」系列,將於9月...
Aug 29, 2017

世界的蜷川:華麗的東方元素下的馬克白

自2007年開始邀約,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終於在今年為香港觀眾帶來揚名國際的《蜷川馬克白》。不巧,導演蜷川幸雄在一年前離世,這次已是追悼巡演。謝...
Aug 25, 2017

每個地方也是《中轉站》——施標信

每個旅程裏總會有中轉站,即使風景多美好,也不會是遊人的終點,只是個稍為停留,等候啟程往目的地的地方。人生就有如旅程一般,每個階段也只是一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