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Movie

一種感性的電影論述— 羅展鳳《畫內音》及《畫外音》

有說盧米爾兄弟(Lumiere Borther)在放映火車進站的片段時,找來樂師在場內伴奏,有學者認為當時的音樂伴奏只為了掩蓋放映機運轉時所產生的噪音,填補放映時所發生的種種失誤、換菲林的時間等。但這種偏向功能性的論述,顯然未能解釋電影和音樂之間的演化,及其中所產生的化學作用。雖然我們已經習慣了電影要有配樂,甚至會喜歡電影的原聲,對一些經典電影音樂琅琅上口;但對於電影音樂的可能性,我們是否仍是停留在這種功能式的想像和誤解?

相對於剪接,鏡頭運動等電影部門,有關電影音樂的論述更是少之又少。羅展鳳是華文電影評論裡,少數專注電影音樂的影評人,「每一次書寫都想告訴讀者和觀眾,電影裡的音樂,絕不單止是感染畫面裡發生的事,更不是單純靈感的創作,每位配樂家付出了相當多的努力。」

在路上

十多年間在國內電影雜誌「看電影」專欄內,涉獵古今中外過百部電影,展鳳從無間斷地為她所喜愛的電影、導演、配樂家書寫,更集結成三本有關電影音樂的書——《電影X音樂》、《流動的光映聲色:羅展鳳映畫音樂隨筆》及《必要的靜默:世界電影音樂創作談》。假若你是她的老讀者,翻開今次所出版的兩本新作《畫內音》和《畫外音》時,必然會發現這些文章已經出版過,「今次這兩本書是《流動的光映聲色》的修定版,正如在書中的序言所講,這是我一直希望能夠重出繁體版本的書,相對於第一本的理論文章為主,和第三本書是訪談集,這一本無疑是我較為任性的一本著作。一分為二最主要原因還是之前的版本太厚了,需要重新編排過,並加入了四篇文章。《畫內音》是長篇的文章為主,而《畫外音》的文章較為零碎,這個編排對我來說也有意思,這些文章好像紀錄了自己那段時光裡的感覺,有些文章是因事而來,好像《一一》那一篇,無疑是因為楊德昌導演(在2007年)逝世時寫的,有些是因為自身發生的經歷而寫,到現在已經寫不到了。不過這些事,讀者未必能察覺到。」除此之外,在每篇文章裡頭也加上一張素描,「這是設計師提出的,因為書裡的文章和戲種也不同,我就想,需要有一個主題來串聯,令到兩本書的感覺較為統一。我想到匈牙利導演貝拉塔爾(Béla Tarr) 的一句說話而引起。」在貝拉塔爾的《殘缺的和聲》裡,男主角指揮著酒吧裡頭一群醉漢模擬行星運轉後,走入孤寂的街道上,這電影裡主角在路上行走的長鏡頭,街上的垃圾,葉子也隨風而起,好像永無止盡。

「人生就是一個旅程,這時候就想到『在路上』這個題目,後來再回看書中寫的文章,安哲羅普洛斯的《霧中風景》,還是奇斯洛夫斯基《十誡》裡的無名角色 ,他們都在路上行走,導演也借此表達深沉的感受。」

寫作就是一種了解

「我只是小時候學過樂理,但我寫的方法還是把電影音樂當做電影的一部份。所以一些本身有樂理根底的學生都會說,教電影音樂和其他音樂系老師教電影音樂又是不同,他們可能會說甚麼major(大調)甚麼minor(小調),從技術上去探討,其實這方面都是很有趣的,而我則會從電影敘事的角度去理解。電影音樂不是只有一種層面去理解,例如配樂家、導演為何會用那種樂器,那個樂團也是重要的信息。哥普拉在《現代啟示錄》的音樂為何用了有人聲的版本,已經代表著不同的意思了。」

「如果電影本身是用罐頭音樂,這個音樂本身就有它的象徵意義,例如寇比力克的《發條橙》,電影裡借用了《萬花嬉春》(Singin' in the Rain)的同名歌曲,歌曲本身承接著的故事,和《發條橙》的風格和主題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假如你手頭上有一隻《原罪犯》的原聲大碟,你會看到每一首音樂的名字都是對應著一部舊電影,創作人所選來的電影大都離不開犯罪、懸念、復仇與動作等元素,而且不少更是黑色電影,導演是有意地將音樂和某個段落作對應。」對展鳳而言,研究電影音樂至少有三個方向,時間、地點和故事,這種方式令人想到配樂家如何編寫樂曲的過程,配樂家的工作絕不比任何其他電影部分少,「這也是我在書寫裡想表達的一個立場,我所訪問過的配樂家都很勤力很仔細,背後用甚麼音樂,曲式類型樂器,音樂放在甚麼段落,和畫面的對位,何時停何時放大音量等,而分析也絕不只有一種。」

書寫電影音樂的困難或許在於每個人所聽的音樂,背後的感受也不一樣。觀眾最直接的感受往往是好與壞之別,但那個好壞又是否這樣分得清。「我覺得其實沒有好壞之分,像有一些電影可能用上了舊電影的音樂,像《一代宗師》再運用梅林茂在《其後》裡的配樂,如果觀眾看過《其後》,那觀感也必然不一樣。這就是做分析時有趣的地方,當然這也和觀眾的觀影經驗有關的,未必有好壞,但會透過寫作去了解背後的原因。」

「業餘者」的快樂

「讀者總是希望我寫某些電影人的作品,比如是雲溫達斯(Wim Wenders), 活地亞倫(Woody Allen),而閱讀過我所寫的書的讀者,也會發覺到我的喜好和選擇那一些電影,有些是非寫不可,也要看自己當下對那部電影能感受多少。」她說最開心的,就是收到讀者也寫下有關電影音樂的文章,「正因為這個領域很少人觸及,我更希望有多些人來寫,一個人的力量很少,不能書寫每部電影或導演,有更多人參與,觀眾也慢慢會更理解電影音樂的重要。」展鳳的書寫,總令我想起薩依德在《知識份子論》一書中提到「業餘者」的概念,若非如此喜愛電影音樂,珍視電影藝術,又怎會在工作以外的時間,保持著最大的熱情,孜孜不倦地書寫?除了有關奇斯洛夫斯基的文集外,她一直以來記錄和書寫了有關香港電影音樂和配樂家的種種,「香港大學有一位外籍教授是專門研究香港電影音樂,也開辦了有關電影音樂課程,但一切都只是起步階段,我們在這方面的研究,留下的記錄不算多。」她揚言將來有一天,要將這些文章結集成書。

「那會是甚麼時候出版?」我不禁要問。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退休之後吧?哈哈。」羅展鳳還很年輕呢。


羅展鳳 小檔案        

畢業於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從事傳媒工作多年,2010 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香港藝術發展獎——年度最佳藝術家獎(藝術評論),現任香港公開大學創意寫作與電影藝術講師。著有《映畫x 音樂》,《流動的光影聲色》、《必要靜默:世界電影配樂創作談》。最新著作《畫內音》與《畫外音》為《流動的光影聲色》的修訂版。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台灣電影導演,廣東客家人,與侯孝賢同為台灣新電影代表導演。

羅展鳳 Angela Law Tsin Fung

羅展鳳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副修哲學及性別研究),同校文化研究文學碩士,現為該校文化研究系博士候選人。

她的研究興趣包括文化研究、電影研究,中國現當代文學、創意及文化工業。另專研電影音樂,為華語世界少數研究此領域的研究者。先後在香港及內地出版九本有關電影及電影音樂的著作,分別以不同角度諸如文化研究、作者論述及文本分析等工具切入探討。

活地亞倫(英文:Woody Allen,1935年12月1號—),係美國電影導演、編劇、演員,出名作品包括《安妮荷爾》(Annie Hall,1977年)、《曼克頓》(Manhattan,1979年)、《姊妹情深》(Hannah and Her Sisters,1986年)同《情迷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2011年)。

史丹利‧寇比力克(英語:Stanley Kubrick,1928年7月26日-1999年3月7日),美國的電影導演,著名作品《密碼114》、《2001太空漫遊》、《發條橙》、《閃靈》等都是電影史上的經典之作。他是一位全才,除導演外還常常擔任電影的製片、剪接、攝影、音效等工作。寇比力克在完成最後一部作品《大開眼戒》四天之後去世。

古茲托夫·奇斯洛夫斯基(波蘭語:Krzysztof Kieślowski,1941年6月27日-1996年3月13日),又譯克日什托夫·凱希洛夫斯基,是一位具有廣大影響力的波蘭電影導演、劇作家,因他的作品《三色》和《十誡》聞名世界。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Delta Zhi Recent Articles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