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本文轉載自2018年10月號(vol 86)《△志》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智聰的新舊相片重組,吸引我的不是構圖,而是那種不經意。像是意外地按下快門的影像,才會使人駐足細看。那是推敲的樂趣,像是偵探在兇案現場發現一張看似無關的相片,卻成為破案的關鍵。當然,從他相片得出的結果不一定是激情的故事,不震撼,也沒有嘩然的異象,只是淡淡地述說著城市中,平凡人的故事,回味中帶著點清甘味。

喜歡他的作品也許和我本身的喜好有關。回想以舊物創作多年,常用舊箱板木、舊雨傘布、舊白衣。然而,舊物對我到底有何意義?影響我深遠的師父張義先生,在離港前的三年(1996-1998年),我有幸一直陪伴左右。幾乎每天中午,在陸羽茶室喝過茶後,三點到五點都在中環士丹利街「神州圖書」打滾。書店的每一個角落插了哪本書,玻璃櫃中哪件物件是新放進去的,我們都知道。有時別人送來的舊物,還沒寫上價錢,我們已「幫忙整理」,順手就買了。 現在看來,那時所買的物件就變成了我回憶師父點滴的容器。

回想當時所謂的「整理」,其實是我一邊看著那些奇怪的書和物,一邊和店主歐陽先生攀談:這個主人是誰?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藏書?那件東西是甚麼?要猜一猜它的用法;或是這件東西不齊全,是否缺了一部份?那個銅器是西藏的?還是印度的?還是仿的?因為來往的顧客穿梭著,師父和歐陽先生總是似答非答,沒頭沒尾地各講各的事。當時我照單全收,像海棉似地吸收著物件的餘韻:未知的「留白」,歷史片段與實物之間,相關但空白,讓我牽掛著的空間。

2008年,我參與「尋找麥顯揚」展覽,營造了我和麥顯揚的「夢工作室」。我在他生前不認識他,只從書本上看過他的相片和作品,總是完美無瑕。透過參展計劃,我從他的親友中得知他的生活習慣,摸著他的遺物,總覺得那和我想像的「他」有很大落差,也許那就是傳世口述和物件之間的距離。我不知道應該如何填補,只能嘗試代入。透過當年的政府棄物處,低價買了不少八十年代傢俱,加上平常在工廠區撿的舊工作枱櫈,再滲入日常舊用品,做好佈置,投入角色,最後才能徹底重塑,我心目中的「阿麥」。那是一件透過「舊物件」來重組還原「人物」的作品。當時,很多人還真以為我曾與他「共住」過。

事隔九年,2017年我在三棟屋博物館的裝置展覽,陳設的物件不多,但是透過舊人記憶以及歷史文獻記錄的誤差,用傳世資料和想像去填寫那個無法得知的事實空白。作為歷史文物的呈現,如果沒有記錄者的想像,單靠傳世物件,能否傳神演繹,引起觀者的意欲去作更深刻的了解?我不是博物館管理員,但對野史、傳說和神話有興趣。那些故事人物代表不同的時代社會背景,由於年代遠久,很多空白的個人背景,都成了我的創作靈感,此起彼落地交叉編織,成為新的歷史肌理。

使用舊事與舊物創作,何止以上種種,將來有機會再談。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from the library

劉智聰 Lau Chi Chung

1976 年生於香港,現居香港長洲。畢業於英國 The Surry Institute of Art & Design University College 室內設計系學士,8年電視廣告美術指導工作後,投身天比高創作伙伴,擔任製作總監至 2014。劉氏的工作包括:製作電視廣告、微電影、MV、演唱會影像投影、商業攝影,亦兼任不同工作坊導師。早年拍攝獨立短片、創作裝置藝術,之後專注於攝影創作,作品於多個國家、博物館展出,並得博物館和私人收藏家收藏。

張義 CHEUNG Yee

張義,一九三六年在廣州出生,曾出任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主任。張氏很多作品都從古代中國哲學中汲取靈感,利用龜甲等充滿中國古典色彩的物品作為主題,創作出別樹一幟的新原始風格。張氏早期作品以浮雕為主,材料多為木與銅;後來創作立體雕塑,近期作品則為體積龐大的銅製立雕,海內外多處公眾場所、大型銀行以及各類型機構均有陳列張氏作品。

麥顯揚生於菲律賓,出生後一個月與家人移居香港。父親麥康是畫家及平面設計師。受父親啟蒙,自小習畫。1971年至1975年於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藝術系專修繪畫,獲一級榮譽獎及迪里加斯獎。其後於倫敦大學史里特藝術學院深造,專修雕塑,並於英國皇家藝術院學習青銅鑄造。八十年代末期,麥顯揚赴美國紐約Johnson Foundry研習最先進的銅鑄技術及著色方法。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