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雕文嵐女】曲終韻未散 布漂漬還在

本文轉載自2018年8月號(vol 84)《△志》

七月十四日八點,當壽臣劇院再度打開門之時,我已無懼無怕了,輕鬆上陣,一個小時後,收起最後一段絲帶,鋪在交織的線與繩之際,盡量掩蓋不捨之情,告別相處了三星期的劇院。

在這場,《漂》,沒有劇本的裝置表演作品中,作為創作者,我亦是引子,或是一把梭,引導觀眾透過各個角度去觀看、去理解主角:「一塊怎麼漂也漂不白的白布」。我是針亦是線,在觀眾、真實的工人、表演者和物件之間穿梭,並將眾人交織。這位主角是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簡稱:女工會)一眾為這次演出製作的白布幕。由她們把回收的白衣服清洗乾淨,根據我的指示,只拆不剪,鋪平後,回復布料剛裁出來的狀態,一幅幅方型布,再以建築式的交錯方式重新組成。因為不同女工理解指示有所出入,使每塊布的組合有所參差,建構出不同的「人物風景」,也是我每次期待的驚艷。縫製這塊布的人不少,兩年前我已有這個項目的雛型,當時是為烏鎮所做綉花圈內的單幅「漂白」布,縫製人是霞姐,拆衣人是阿敏。這次十米乘二十米的布幕,則由琛哥、寶麗、玉玲等人接力縫製。寶麗更是這次拆線的幕後功臣。而在演出時,琛哥和寶麗,夫妻兩人坐在劇院的兩邊盡頭,既是相離、相望,亦是相生、相連的關係,人物的安置恰好隱示了白布的原由。

我經常被問,那些布/衣服怎麼講得清楚女工的故事?事實上,那些衣服來自哪種經濟階層,從款式和布料已有所得知;要達到如何殘舊程度才被抛棄,亦是生活指數的指標。有觀眾說:「很喜歡其中一塊布上面有『Dignity』(尊嚴)這個詞,看著她的呼吸,再聽著女工學英文的錄音訪問,好感動。」坦白說,我沒資格替女工們講甚麼。日常對話中,只知道她們生活上的困難很瑣碎,例如中午吃隔夜菜,菜都黃了,不好吃;不知道如何填表申請政府的津貼;給老闆欺負不敢哼聲,清潔工不能戴手套而弄傷了手⋯⋯ 但是要在劇場講這些,是否太零碎無聊呢?想不到,那段女工阿晞和我閒聊以學英文來交換車衣工藝的錄音,聽了多少次都不厭煩,心底又哭又笑的⋯⋯

原來,劇場還真有點魔力。

這些白衣當年在女工會的二手市場中難以出售,因為大家都不喜歡那半黃不白的不潔感。我的心戚戚然之餘,總想著怎樣好好利用這些物資。很多觀眾問,那些是不是新衣服,因為看上去都很白,漂亮。我打心底高興,但也心酸,那是因為我們用了不同的燈光,在專人打點下,那些衣服看上去很有靈性, 也很有尊嚴地坐在劇院正中,好像打開雙手擁抱觀眾,回想當初沒有要「它們」……只能笑說命運弄物,物靠人氣。

有些觀眾埋怨我最終沒讓那塊布蓋在他們頭上,我只能笑說:「真蓋下來,你們會不會嫌髒?」 傷感的浪漫是要付出代價的。能掛在觀眾席上,已是打破劇院常例,好不容易的事!條例㡳線是不能讓觀眾伸手觸及,所有的防火設施更為嚴謹,除了防火噴霧,觀眾有否留意到四個滅火筒像哨兵般在觀眾席四角站崗,為此護航?

一塊布的誕生可真不容易呀!感謝一齊來見證的觀眾。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Jan 15, 2019

平靜下的無可阻擋的強悍——「賽馬會藝壇新勢力」壓軸呈獻「風平草動」

野草無比強韌、不畏艱難、在任何惡劣環境下均能生存、探尋一己空間的特質。在黎蘊賢策劃及監製的跨界演出《風平草動》中,將有一個令人意想不到的精彩...
Jan 14, 2019

永遠的相對──《短暫的婚姻》

「我的婚姻很短暫,只維持了60年。」這是《短暫的婚姻》電視劇版本中,主角Galen在一個葬禮上,聽到一位80多歲伯伯,其悼詞的首句說話。Ga...
Jan 11, 2019

打開生活的想像——「放浪城市」

記憶的城市 虛構的城市 從虛實交錯的角度,和大家觀察耳熟能詳的城市景觀及其聲音建築。藝術家將呈現如何以超編碼的方法,把有形與無形的平行空間置...
Jan 08, 2019

行得快就好世界?──梁基爵《順時針逆行》

置身時代巨輪中,社會氣氛充斥着「天天迫我上路」的氛圍,要進步、難避免捲入時代之中而加快腳步,正面說來這個城市相當有「動力」,但我們可曾停下來...
Jan 08, 2019

《六十分鐘「飛車黨」直播現場》:形式實驗有待改進

時至今日,蘋果公司的iPhone也推出了逾十年,目下再說「智能手機愈趨普及」,似乎會被人冠以老掉牙一詞。不少劇場工作者開始熟習利用手機呈現藝...
Jan 06, 2019

【太陽下的吞吐】政治劇場

出任比利時NTGent劇院2018/19劇季藝術總監的瑞士導演及作家Milo Rau,在2018年5月為未來的城市劇場擬定「Ghent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