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逃之夭夭,卓卓其姸】疫情下重踏舞台:城東舊事

上年年底提早了回港,也就在決定行程時一口答應了音樂總監的邀請,回來主演《城東舊事》音樂劇音樂會。怎料途中打擊重重,進出了醫院好幾次,也在身體最壞的時候要處理媽媽離開的事實,更何況是疫情下一系列讓親友不能團圓的政策,讓人身心交瘁。曾經一度擔心自己真的要倒下了、真的應付不了,指揮和團隊卻是萬分信任和願意給我空間和時間,實在感謝所有人的包容,演出到最後順利進行並得到優秀的拍攝團隊為之記錄,在這種內在和外在環境下,對我來說有如奇蹟。

《城東舊事》以舊香港的東區作為背景,從計劃、籌辦、創作、排練、演出到後期製作,一直在疫情下波折重重。要知道全世界的表演藝術界自疫症起已經長期處於冰河時期,有不少創作、演出和教育的工作幾乎忽然歸零,有經驗的要不是靠積蓄活著,可能被逼轉行,白白流失人才。《城東舊事》的製作陣容龐大,各崗位依然是一直硬著頭皮賭下去,賭我們能夠順利演出,賭整個團隊的包容力和應變力,就只為了說好一個故事,也為了整個團隊的飯碗。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這種每一刻都不能確定甚麼的環境壓力下,集體啞子吃黃蓮之餘,保持信任保持希望保持清醒。

還記得有一晚,在排練室串排的時候,我忽然心悸和暈眩得厲害、關節也咯咯作痛(後遺症真即興),由於串排的機會買少見少,我還是強撐下去,結果沒有人看出我有甚麼奇怪,事實上我差點就要倒下來,但撐過去之後,自己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噢,原來這種情況下我還能唱歌,那麼我不擔心演出了。」非常變態。演出過後,還是要積極就醫。

不幸中的大幸是,臨近演出日期,而製作單位還在苦苦覓尋容得下如此龐大表演人數(光是現場管弦樂團已經人山人海)的拍攝場地,青年劇場趕得及在最後的幾天重開了!在根本來不及宣傳售票的情況下,至少演出得以順利進行高水準拍攝,讓香港以至世界各地的觀眾都能免費欣賞,沒有白費主辦機構、創作和製作團隊的一番心血。

重踏舞台的那一刻(上一刻已經是2019年尾,出發往巴塞隆拿前的最後一個音樂會,也是和同一製作單住合作的《孤星淚》),出奇地一點都沒有生疏或緊張的感覺,沒有陌生也沒有掛念,就像呼吸一樣自然舒暢的感覺。我笑了笑,心裡想,媽媽大概一如以往,像漆黑中的某點亮光,聽著我唱歌。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