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60’s(5)

本文轉載自2018年9月號(vol 86)《△志》

日本六十年代繼反安保條約運動之後,另一場戰役是反成田機場的興建。

二次大戰後的日本,百廢待舉,政府希望發展大型基建振興經濟。1962年自民黨決定興建另一個國際機場,以經濟發展為意識形態核心。1967年日本國會沒有通過廣泛討論,便貿然決定千葉縣成田市三里塚和芝山町一帶為新機場的選址。為甚麼是三里塚?因為那裡住了一班貧窮的農民,當年他們被强逼徵召入伍參軍作戰,付出了寶貴的青春。戰爭完結後,又被政府號召到這裡開墾荒地,為解決戰後糧荒出力。這裡本來是塊貧瘠土地,但經過他們廿多年刻苦復育,才令土壤回復生機。政府以為有信心說服這班農民搬遷,順利收回土地,可惜在收地過程中,忽視了跟村民好好協商,在沒有甚麼諮詢的情況下,推土機已駛到家門口。這種大石砸死蟹的粗暴徵地手法,顯示出官僚的傲慢和「打完齋唔要和尚」的心態,惹來農民強烈反彈,他們覺得受騙,被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嚴重傷害了他們的自尊心和侮辱了他們的人格,而且更剝奪了他們基本的謀生權利。

這班農民不是省油的燈,他們當過兵,上過戰場,怎會輕易就範。他們立即連結村民,分成各個行動小組,預備打一場硬仗。這一刻正值安保條約運動消退之時,全國各地的熱血學生得以轉移力量,投入另一場抗爭。他們蜂擁前往三里塚支援農民,跟當地人成立一條聯合戰線,守護土地。就從這一刻開始,展開了漫長的20年抗爭史!農民和學生用木頭和竹枝在村口築起「鐵馬」、挖地下洞穴、製造竹矛、石頭和屎尿袋,後來更有氣油彈,抗爭行動非常暴力。在運動早期,政府與農民曾爆發了多次大規模激烈衝突,其中一次試過有5,300個機動隊員對抗5,000多個示威者,這就是史上稱為「東峰十字路事件」,結果是3名警察死亡,475個示威者被捕,150人受傷。其後,一名青年行動隊隊員三之宮文男自殺抗議,緊張的氛圍又再提升到另一個台階。

50年後的今天,仍有兩家「釘子戶」住在機場裡,忍受著每日航機升降的強烈噪音,他們被施壓、被控告,政府更借封鎖道路為藉口,給他們的生活製造諸多不便,但他們仍誓死留低,守護土地!這些私有土地散佈在機場內,共3.2公頃,從候機室遙望,仍然見到鮮紅色反成田機埸的標語。其中一位拒遷戶解釋,培育農田就好像養育孩子一樣,搬不走便得留低照顧。另一位則堅持繼承祖先家業,爺爺自明治時期已在這裡開墾耕地,一直不離不棄。今天他們從事有機耕種,以無毒的蔬果回饋社會。近年日本政府希望擴建機場,正在打附近鄉鎮的主意,那即是說,抗爭仍會繼續下去。

曾經講過,每次有大型的社會運動,總有藝術家介入,今次是一位紀錄片大師小川紳介,他為了拍攝整段抗爭過程,搬到三里塚跟農民一齊生活,一住就是八年,目的是要跟被拍者拉近距離,最後共拍了七部經典電影。小川的紀錄片美學,啓發了無數的後來者,成為重要的學習對象,香港錄影力量的鄭智雄和影行者的主事人李維怡,都深受小川影響。

Profiles Block

小檔案

Related
Information

日本紀錄片導演。小川和土本典昭被視為日本紀錄片界的兩大巨人。

......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Dec 07, 2018

極簡主義的政治抵抗及美學表現

最近香港卓納畫廊帶來了四位代理已久的「極簡主義」(Minimalism)美國藝術家,分別是唐納德.賈德(Donald Judd)、弗瑞德.桑...
Dec 03, 2018

【太陽下的吞吐】中國水危機

2000年,聯合國邀請了來自95個國家1300名科學家,開展了一次對全球生態環境的評估,他們共花了5年時間蒐集海量資料,並於2005年3月發...
Nov 29, 2018

香港居住空間的無限聯想——《可以居——想像寮屋》

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推出,「可以居」計劃的第一部《可以居——白沙澳鄉》集中在說一條村裏人際關係的不同故事,今年推出...
Nov 26, 2018

【雕文嵐女】舊物與創作

最近有一個我喜歡的展覽,叫「張三李四收藏展」,以收藏舊物為基調,再將收藏物/收藏精神的意義延伸。舊物舊景,本身就是城市記憶的一部份。攝影師劉...
Nov 22, 2018

【創作雜記】日本live house

上一篇講過日本有很多賣樂器、樂譜和唱片的地方,可說是音樂愛好者的天堂。除此之外,日本更有很多大大小小的音樂表演場所。除了大型的音樂廳之外也有...
Nov 21, 2018

以行動做藝術——阿斯葛.瓊「沒有邊界」

策展人將丹麥藝術家阿斯葛.瓊(Asger Oluf Jorn) 和美籍德裔藝術家 Charline Von Heyl作雙個展似乎有種不同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