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民談

ArtManTalk

Facebook icon
e-mail icon
Twitter icon

【太陽下的吞吐】藝術與自由(1)

本文轉載自2018年2+3月號(vol 79)《△志》

近日「深港城市建築雙城雙年展」其中一件巨型畫作《時差》被禁展出,皆因法藉華裔作者胡嘉岷及妻子Marine在這幅大畫中畫了一張空櫈,櫈的設計款式就像諾貝爾頒獎台上的櫈一模一樣,教人聯想起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的已故文學家劉曉波先生。後知後覺的地方政府怕揹鑊,連隨重新審查所有參展作品,但凡有領導人名字、或者包含敏感的符號、詞彙和文字描述等,通通被抽走,一件不留,寧枉勿縱。過了兩天,這幅畫在關帝廟外牆上的《時差》最終被藍色油覆蓋了,變成了一幅藍色畫,似足1960年Yves Klein的大作《International Klein Blue 191》,不知道住在裡面的關二哥是否喜歡西洋畫?擁有刀槍大炮的當權者,竟然怕一張空櫈的圖像,為甚麼?說到底,它只不過是一件藝術品,有夠諷刺嗎?同時,旁邊還刻意安放了一座「治安執勤亭」看管住它,怕觀眾行近這幅藍色牆,OMG !  真是匪夷所思,崛起的強國,你究竟怕甚麼?

同一時間,在北京宋莊另一個名為「思想——後代藝術展」,同樣遭到審查,在偌大的展場,只剩下一件題目為《半條被子的牽掛》的作品,其他創作全部被強行帶走,無得留低。這展覽籌備了半年,臨開幕前兩日,當局要求撤銷整個展覽,理由是藝術品很「敏感」。在威權統治下,大班警察、便衣來到展場,堵住各個入口,不准觀眾進場,在這種境況,試問一班策展人和藝術家們可以做甚麼?奇怪的是:為甚麼這件一半被子被懸掛在天花,一半放在地上的作品不被帶走?作者吳玉仁猜想他們不認為這是一件藝術品吧,他們帶走的全都是傳統的雕塑和繪畫。其實,《半條被子的牽掛》的意念來自習近平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大會中所講的一個故事:「共產黨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人。」但記起一個月前,北京「低端人口」在嚴寒的天氣下被趕出家門,任由他們在舖滿白雪的街頭自生自滅, 《半條被子的牽掛》就是在這情境(context)下出現,它竟然遭禮待,沒有被沒收,只因它不似藝術品。這個美麗的誤會,真有意思!

假若我仍未退休,必定將這些審查藝術品的最新消息,帶入班房當教材,從歷史角度向學生們講解獨裁者如希特拉、毛澤東、列寧等人如何看藝術?他們怎樣對待藝術?學生肯定有興趣聽。然後我會試問學生一個問題:倘若你是這班藝術家其中一人,你會有何感受和反應?可從表達權利、高壓禁制、政治藝術、人權自由、公民責任、社會現實、藝術價值這些角度去思考……你將如何反抗?從這些問題開始,批判思考就由此展開,這不是很貼地的教育嗎?誰敢再說學藝術史很悶?權力與美學,這個富爭議性的話題,永遠有說不完的故事。可惜,這些機會不再。

 

Facebook
comments

ArtNews Related Article

相關文章

Related
articles

Aug 15, 2018

重塑時間與記憶——白立方作品與文獻展

白立方畫廊為慶祝成立25年,特意在香港於即日起至25日舉辦紀念展「溫故而知新:作品與文獻回顧」。畫廊挑選了超過30位藝術家共展出36件作品,...
Aug 13, 2018

荷蘭與佛蘭芒黃金時代

五月尾香港蘇富比在其金鐘藝術空間展出一系列荷蘭與佛蘭芒油畫鉅作,展現了西洋藝術史其中一段重要時期的珍貴作品。十七世紀的荷蘭正值黃金時代,無論...
Aug 04, 2018

懷念及延展「丁公」 慷慨精神 「筆墨留情——丁衍庸與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門生友好的藝緣」

被譽為「東方馬蒂斯」及「現代八大山人」的丁衍庸,既是西方現代藝術傳入中國的先驅,亦為中國水墨開拓新風的功臣。適逢丁公辭世四十周年,他的學生兼...
Aug 02, 2018

如果城市可重來——“Post-Industrial Landscapes 5.0: Urban Scan”

那天我走進Osage的白盒子,看見了一個感覺陌生的景色——展場裡有一個個捲成圈圓的圖畫,上面有對內、對外的一幅幅城市景象。彷彿你擁有走進去,...
Aug 02, 2018

共存的意義——馬玉江「夜未央」

才踏入「夜未央」馬玉江個展展場,就教人感到有點壓迫。空間小小的,三面牆都貼滿了黑黑白白的紙,上面依稀印有些模模糊糊的字。望向左面的白牆,寫著...
Jul 30, 2018

【太陽下的吞吐】60’s(2)

每次世界發生大型社會運動,藝術與音樂都從不缺席。1968年法國學生運動,出現了大量精彩海報,而音樂人亦以音樂回應。 就以2014年香港佔領中...